面對分離「焦慮」

文︱盧玲穎            圖︱Photo by Charles Deluvio on Unsplash

我的小孩唸的是「協力幼稚園」(co-op nursery)。這類學校有自己的教育理念與課程設計,提供小孩自由選擇各種活動。家長則是輪流參與,協助課程進行以及陪伴小孩。

我一直很喜歡他們處理家長與孩子分離的各種做法。

小孩黏你是因為深愛你

首先,當小孩無法與家長長時間分開家長也擔心時,他們歡迎家長留下,但會讓家長協助各種任務,例如幫忙推鞦韆、擔任不同學習站的幫手,不是讓家長直接跟在小孩身邊,而是讓孩子有自己探索的空間。

有些小孩只要眼角餘光撇到爸媽,就可以放心去玩,但有些孩子,需要比較多的時間適應。我家小孩剛入學時,只要我在學校裡工作,他們就會像小蜜蜂一樣在我身邊圍繞,他們想去別的學習站玩,或想去盪鞦韆、騎腳踏車時,就要拉著我一起去。我當時頗為困擾,一來是我有任務在身,二來是自家小孩這麼不獨立,難道是我給他的安全感不夠?

這種種疑慮,沒想到老師只說了一句話就被消解了。當時老師看到小孩黏著我時,說:「wow, you are so loved.」(你被小孩深深愛著啊。)這句話裡沒有任何擔憂,也沒有「家長應該還可以做得更好」的要求,他們只是清楚地表達,你是深深被愛的,這就是小孩的真實表現。提醒了我,把焦點從自身離開,回到小孩身上。

如果要離別

學校也盡量協助健康的分離。一開始,學校要求家長每次離開時,都要鄭重地跟小孩表示自己要走了、要去哪裡、以及多久以後會回來(即使幼稚園小孩不是很有時間概念)。在爸媽跟小孩說掰掰時,老師或其他家長,都會在旁邊牽著小孩的手。這是重要且能增加安全感的心理準備,讓小孩能夠預期父母不在現場,但也預期他們能夠回來。我遇過一位想要偷偷溜走的媽媽,被老師看到,立即被請回來跟小孩說掰掰。

家長走後,老師就會鼓勵或陪著小孩到各個學習站或操場去玩。這種時候,就可以看到co-op的好處,尤其在小小的兩歲或三歲班,教室裡或操場上,隨時有其他大人幫忙看著陪著。另一個有趣的事情是,我發現,當兩歲小孩看到爸爸或媽媽幫忙照顧別人時,也會很幫忙地讓自己的爸爸媽媽去照顧別人,他們反而能有勇氣自己去探索。

有的時候,家長會不理解小孩的某些反應,例如,「小孩在我離開時哭,但怎麼看到我回來接他時也大哭呢?」學校老師對家長說:「他好高興看到你回來。」他們的解讀是,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小孩又想爸爸媽媽、又想玩,看到大人回來時才頓時意識到,原來自己與家長分離了這麼久。所以,一邊能自在地玩、一邊又有點焦慮,並不是什麼衝突的事情。

學校也很清楚這是一段學習過程,並不會因為小孩有幾天不易分離,就覺得有什麼大問題要處理。有一次,我家老大自己上學,但她那天不是很開心,所以助理老師一直陪著她。我到學校接小孩老師看到我時,是跟我說:「她今天很想你」(She missed you.),並沒有再多說許多。我當時想,老師這種穩定的、幫助小孩表達真實心情的態度,其實也大大撫慰了媽媽緊張的心情。

如何鼓勵探索?

當然,學校的老師與家長們都會鼓勵小孩去嘗試學校提供的事情。例如,在不同學習站的家長,會招呼小孩來,解釋這個學習站正在進行的事情,在操場的家長,會問小孩要不要盪鞦韆、騎腳踏車、到沙坑玩、玩泥巴廚房、或者是玩老師每次架設的體能攀爬設施,大家都是採用「努力說明這件事有多有趣」的方式來邀請。

有個令我很意外的,是他們也鼓勵小孩學會好好拒絕的語言。我家老大一開始因為不知道怎麼拒絕,每次一有人來邀請她,她就大哭。後來,老師和家長一看到她表情不對勁,就跟她說「Maybe later?」(讓我想一想,或許等一下)她就先學會用這句話來拒絕。老師也教她說,如果不想接受邀請,就好好地說:「No, thanks!」(謝謝你,但是我不想玩。)有趣的是,小孩學會這兩句話以後,跟大人的交流更自在了,他們有清楚的語言去表達要不要去某個地方玩、以及什麼時候去玩。

我後來思索,小孩會因為這兩句話而突然更自在,是因為這小小的兩句話,就讓小孩對於自己的行動有了更多掌握,這種能夠自己掌握的感覺,其實就是獨立與自信的開始。當然,老師與家長們的態度也功不可沒,他們的邀請總是很和善,總是讓小孩自己決定,加上課程與活動本身就很有意思,小孩就能自在地選擇與享受。

健康的依附

許多人在談「分離焦慮」時,是以一種負面的態度討論。好像分離焦慮應該是要被消滅的東西。但事實上,適度的焦慮,一直是人生中面對新挑戰的健康反應。所以,無論是家長離開或回來時的小孩的哭泣,都不需要被壓抑,老師與父母更不需要過於緊張。

而「分離」,又是另一個重要的議題,甚至是人一輩子的功課。孩子要能健康的分離並充滿信心地去探索,需要的是足夠的安全感,而這可以由周遭的成人一起來創造。這包括,疼惜孩子的表達、理解孩子的心聲、坦誠地與孩子說明分離的原因、提供讓孩子自在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