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之型:說「台語」的政治性

文︱石牧民          圖︱Photo by GR Stocks on Unsplash    【全集中 Làu台語】柒之型:說「台語」的政治性

2021年4月22日,網路媒體《表演藝術評論台》刊登葉根泉撰寫的〈因果輪迴的奈何橋上一瞥《十殿》〉。該文評論「阮劇團」以全台語演出的新作:「阮劇團所強調的幾乎全台語台詞,雖是阮劇團的特色,逆向操作於台灣現代劇場百分之九十以上華語為主的生態,但獨尊台語亦會形成語言的霸權,產生排他性。」

誰是霸權?

葉根泉的評論,並不獨特。它是大多數人不假思索就脫口說出的話,也和街談巷議一樣,漏洞百出。這個論調自相矛盾:第一,「台灣現代劇場百分之九十以上華語為主,」是不是一種華語的霸權呢?第二,「但獨尊台語亦會形成語言的霸權,產生排他性」依據前半句話,台語在台灣現代劇場中佔比顯然低於百分之十,如何被「獨尊」呢?難道他的意思是,台語產生的排他性,讓華語只好佔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台灣現代劇場?!

葉根泉的立論完全經不起檢驗。但我們仍然不能夠忘記,他畢竟是絲毫沒有批判思維地,抄襲了街談巷議的語言。這個自相矛盾的論調,言外之意似乎是:佔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華語,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是霸權。使用華語評論的葉根泉則示警,劇場使用率不到百分之十的台語,將會形成語言的霸權。

就讓我們先順著葉根泉的思維,當作台語的確會形成(或成為)語言的霸權好了。那麼,最壞的發展,不就是台語和獨佔百分之九十的華語爭霸嗎?華語願意讓不到百分之十的台語同它爭霸嗎?葉根泉顯然是不允許的。華語不准自己「被爭霸」。

它怕什麼?獨佔百分之九十語言市場的華語,竟然會怕台語?答案就在歷史裡。

華語為什麼怕台語?

一九四五年,中國國民黨以同盟國身分武裝接管台灣,當時台灣的語言環境和今天我們面臨的環境恰恰相反。除了前任殖民者的日語之外,台語是台灣最通行的語言。國民黨武裝佔領者南腔北調的華語,聽得懂的台灣人恐怕也不到百分之十。幾十年之後,語言環境發生了激進的改變,台語、華語的地位倒轉:華語獨佔百分之九十以上,台語瀕臨死亡,客語瀕臨死亡,各族原住民族語瀕臨死亡。

即便如此,葉根泉仍然要警告瀕臨死亡的台語:「你有形成語言霸權,產生排他性之嫌。」他在怕什麼?這警告內蘊的恐懼,就來自華語在台灣取得壟斷地位的歷史:以武裝、政治性的力量獨尊華語,藉以形成霸權,進而對其他語言產生排斥。和中國國民黨懷疑他黨做票,懷疑政府對疫情蓋牌一樣。原因無他,他們從前一向是那樣做的;他們對於別人,唯有小人之心。

葉根泉的論調反映了一般人對當前台灣語言環境的認識——缺乏歷史性及政治性的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