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後,你想做什麼呀?

文︱陳培瑜        圖︱Photo by Lisanto 李奕良 on Unsplash 

專欄/欸!這個月看什麼

原本我是一間書店的老闆,但大家太常來找我「問事」,尤其是關於爸媽不懂我或小孩不聽話,架上一本本書就成了我為他人解惑的藥方。漸漸的,我除了開書單外,還有各類好作品也在我的處方籤上,也漸漸的,大家除了找我「問事」之外,其實最想問我的會是「欸!這個月看什麼」!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83期

「會考後,你想做什麼呀?」

國九生說他也還沒想到耶,不過總之會找好玩的事情來做,想要自己寫程式、做網站,還想把爸爸很久沒打開來的3D印表機翻出來做好玩的東西。

我繼續問:「考完後到畢業典禮前,你們還是要上學,但是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學校會安排什麼活動嗎?因為聽說有的學校就沒再上課了,就是會在學校一直看影片、開同樂會、看漫畫⋯」

哥哥回答我:「還沒聽我們老師說耶,正常來說的話考試後,應該沒有人任何人想要上課了吧?不過我有聽我們社會科三個老師說,他們會堅持到底,會跟我們分享更多社會科的內容,老師說不是為了考試的社會科有更多好玩的東西可以學⋯⋯」

我的確也這麼認為,曾經在國中教國文的我,如果可以在考試壓力以外的時間跟學生分享更多好看的文章、一起討論更多文字裡外的奧秘,那豈不是身為老師最開心的事情之一?

這讓我想到奇異果文創出版的一系列國文課本,它們有通過國家教育研究院審定,是可以真的在課堂上使用的課本。但是這套課本的選文內容和編輯脈絡,不僅可以讓教師和學生共同在「自我、他人、社會、世界」的同心圓架構下逐步擴大語文能力,還能以此為媒介,產生更多對於語文學習的內在動力。

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

多年來,除了當時的聯考是在畢業後舉辦,後來的基測和會考,都有了多達將近一個月的上學空窗期,很多家長說,學生整天放空甩廢,在浪費時間。

但是教育部和學校老師又是怎麼想這件事情呢?

查看了許多網路上的討論,可以發現大家這件事情的發言通常都是「在什麼位置說什麼話」。像是很多校長和教師也很希望延後考試,不然最後一個學期的課程不夠完整,學生也多無心上課,只想埋頭拼分數拼升學。

但對於主辦升學報到業務端的學校及試務中心,則認為目前的考試時間安排得當,因為一旦延後考試,那麼相關招生期程和試務工作就會太過壓縮,對考生也不見得是好事。

我問了許多國九生,多數的他們也認為「早考早輕鬆啊!」畢竟多數在體制內的學生已經習慣為分數而念書,甚至也只念學校裡的課本,會說出這樣的回答,一點都不足為奇。

不過我也看到聽到許多不同的答案。

有的學校老師說,如果有心也有能力,其實在這一個月裡真的可以跟這群「準高中生」談很多好玩的、有意義的事情呀!平常被考試和升學追著跑的每一天,真的很難給學生更多,就算有心也可能被家長或是其他老師認為是「不務正業」!

有位任教於台中的老師就說:「孩子在八年級時不是都做了性向測驗嗎?我就請孩子根據這些測驗的結果,開始進學校圖書館找相關的書來看,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這些領域的潛在能力發展?或是如果已經知道自己的興趣和未來想要走的路的小孩,我就讓他們盡情帶自己想看的書來學校。」

我跟她說:「這樣的『閱讀課』和『性向探索歷程』感覺起來好多了呢!而且如果有機會也有時間的話,也可以讓同學之間彼此討論和分享嗎?畢竟閱讀是一個人的事情,但透過整理過的分享資料,不僅可以拓展彼此的視野,還可以讓學生更理解自己和他人。你覺得呢?」

這位我的好朋友老師也認為,這樣的確可以讓畢業前的這一個月,有些不同的可能和樣貌了!於是我順勢介紹了幾本好書給她,希望她有機會跟學生分享。像是《你都沒在聽:科技讓交談愈來愈容易,人卻愈來愈不會聆聽。聆聽不但給別人慰藉,也給自己出路》、《拒絕當「乖孩子」的勇氣:克服罪惡感,擺脫父母的干涉、束縛與攻擊》、《午夜圖書館》。

對我來說,用閱讀陪伴自己度過這一個月不得不去學校的日子,沒有別人安排好的課程,也沒有一定要交的功課,更沒有非得要高分的考卷。這樣的日子,看起來是把生活和生命的決定權利,漸漸拿回自己手上,過程或許有些艱難和辛苦,甚至感到沒有方向,卻也仍是一個不得不走的人生方向。

雖然,當我這樣跟我家的國九哥哥說的時候,他只是微笑,然後轉身繼續做考古題去了⋯⋯


 

本月我們來讀:

  • 《普通型高級中學國文》1.2.3.4,奇異果文創出版
  • 《你都沒在聽:科技讓交談愈來愈容易,人卻愈來愈不會聆聽。聆聽不但給別人慰藉,     也給自己出路》,大塊文化
  • 《拒絕當「乖孩子」的勇氣:克服罪惡感,擺脫父母的干涉、束縛與攻擊》,世茂出版社
  • 《午夜圖書館》,漫遊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