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年的週末,這些作品與你度過

文︱陳培瑜
【問事書店】疫情年的週末,這些作品與你度過

有位讀者臉書私訊問:「培瑜,為別人介紹這麼多書,那妳自己都讀嗎?或者妳有哪些書不讀呢?」

不讀的書?都說是不讀了,怎麼回答呢?但是說說過去這一年的閱讀書單,倒是一種紀錄時間的方法。

多數的人可能是以一月份做為新年新計劃的開始。對我而言,忙完農曆年的種種瑣碎,再陪小孩一起過完寒假迎接開學,我心中想著的新的一年才算到來,那通常是三月初的時候。

二〇二〇的三月在閱讀社群裡最多人談起的書是卡繆發表於一九四七年的《鼠疫》。小說裡描述了奧蘭城在鼠疫蔓延之際的種種狀態,像極了二〇二〇年世界各地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擴散無法遏制的真實生活。

是預言還是寓言?有人這麼問。這本書多年前我已讀過,平順的故事情節,沒有過度激烈的情緒變化,就連故事的結局也是淡淡的。其實這本書是卡繆寫來暗喻二戰時遭到納粹蹂躪下的歐洲,只是到了二〇二〇年竟然成為現實。

但日子還是得過,在書友的推薦下讀了《2月20日的祕密會議》。書中寫的故事和納粹有關。原來希特勒的崛起不僅只是因為他的野心,還有來自數十位秘密政治人物和企業人士的金援和支持,讓歐洲從奧德合併開始,走入了傷痛永遠不可磨滅的深淵。但他們的支持卻也僅只是為了滿足個人私慾及相關利益,這樣的場景看起來怎麼和眼前的臺灣相似?經濟發展與統獨之爭在這本書的作者艾希克.維雅筆下以歐洲二戰的史實現場再現讀者眼前,看了不禁心驚。作者是位史學家,他用寫歷史的方法把故事寫的精彩好看,不僅讓人有重回現場的錯覺,也總停不住的邊看邊想著現今的臺灣。

我跟兩個小孩提到這本書,九年級的哥哥覺得歷史總是會不斷重演,如同他在學校課本上所看到的那樣。他說:「好像只有一直不斷重讀歷史,再看著眼前的事情,或許才能躲過同一個洞,只是不知道下一個洞又會在哪裡?

*如欲瞭解更多培瑜推薦教養繪本,請點擊下方連結訂閱本期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