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份不無聊的暑假書單吧!

3132115_m
文︱陳培瑜
 

閱讀是需要學習的技能

好朋友小慧為了小學四年級兒子的暑假生活安排,來信問我:「培瑜,暑假要到了,很多人都說要多閱讀,但是閱讀真的會讓功課變好嗎?我不太確定閱讀和成績之間的關係耶!」

其實我也不確定閱讀多了,成績就會變好。但「閱讀,是需要學習的」,光是把書拿給孩子,大多數的孩子沒有辦法直接享受閱讀的喜悅,甚至還會覺得無聊、呵欠連連。因此在討論如何為孩子選書之前,家長和教師們對於閱讀的想像,必定要從這裡開始。

簡單的說,近年來針對大腦的研究發現,閱讀時必須牽涉到複雜的大腦機制和相關迴路,並非大腦的單一區域就可以處理的。也因為在閱讀過程中所接觸到的不同屬性的訊息會激發的大腦區域不同,所以它們之間必須發展出互相連結的迴路。舉例而言,文字包含了字形、字音、字義訊息,以及這些訊息彼此之間的連結。大腦必須能夠及時且有效的處理這些訊息,人類才得以順利的完成閱讀,也才有可能透過閱讀進行學習。反之,如果大腦閱讀神經迴路發展的過程當中,只要任一區域本身運作不順暢或是區域間的連結不完整,就有可能導致閱讀的困難。

而多數的孩子在這個部份,或許沒有先天發展上的問題,但後天的生活環境和文化資源,卻也是影響孩子能否順利閱讀的重要因素之一。例如,主要照顧者對於閱讀的能力和興趣,展現在日常生活中,對於孩子來說如果就如同飲水和呼吸一樣的常見,那麼孩子就比較有機會順利學習閱讀,並且能夠從閱讀的文本中開拓視野、累積智識。

講到這裡,妳或許已經發現,學習閱讀和透過閱讀學習智識並不是一件人類天生就會的事情!就如同讓孩子在教室裡天天都要乖乖坐好仔細聽一樣,這也是需要學習和鍛鍊的能力。因此這也是為什麼累積閱讀經驗和多元的閱讀有助於學校的學術性科目學習,像是國語科、數學科…。

因此,我也會跟孩子一起挑選與學校科目有相關的書目,最直接有助於孩子理解學校教材內容。因為課本裡都只是知識大海裡的一小部份,並不是全部的世界,因此從更多的讀本裡所累積的知識,當然可能有助提升學校考試成績。

像是《故事臺灣史》、《地震100問:最強圖解X超酷實驗》、《生物變變變: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壽命圖鑑:從人類到宇宙萬物的生命圖鑑》這些書裡,就有滿滿的好看易懂又適合孩子認知能力的相關知識,我家小讀者就曾經說:「讀這些書不只比讀課本好,還可以感覺自己好像變得比較認識這個世界…」

持續累積閱讀的意義和方向

「那,國中生也有可能透過加強閱讀增加學習動機嗎?或是提昇學習成績?聽老師說一○八課綱裡面有好多議題導向的內容,就是要鼓勵學生廣泛閱讀?而這也是升高中的會考不僅限於課本內容的原因?」

在回答如何為國中生選書之前,我想先分享我家哥哥的國中生活。

我就算一點壓力都沒給,也拜託他早點睡覺、出門運動,但是哥哥的導師其實還是給了超級繁重的考試壓力。因此,在可以放鬆的時候,他還是和一般孩子子一樣,似乎更容易被3C所吸引,至於閱讀則是擺在更後面了。

但說實話,這個情況也不只存在於青少年的生活裡,身為大人,我們不得不承認,身邊的朋友連同自己,在許多時候也忍不住會以追劇或是滑手機做為打發休閒時光的方法。

所以在為哥哥這樣的國中生選書的時候,我絕對會避開直接訴諸於增進學業成績的書目,對他們來說,考卷、講義、參考書、課本和作業已經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了!所以我極度推薦《臺灣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國文開外掛:自從看了這本課本以後…》和《製造文明:不管落在地球歷史的哪段時期,都能保全性命、發展技術、創造歷史,成為新世界的神》這類型有知識又有笑梗、寫作文采又極好的作品,對於國中生來說,這才是在休閒時間願意讓他們放下手機、離開電腦遊戲的更好的選項。

而哥哥自己則認為《胡思亂想很有用:吉竹伸介的靈感筆記》這類型的書很適合國中生閱讀,他說:「我們雖然才只是國中生,但是我們想的事情真的很多,有時也很混亂,我們想要找答案,又不想要只是找大人時,自己的胡思亂想其實很重要,而看到有作家跟我們一樣會胡思亂想,感覺滿好的…。」

我想,哥哥的選書正提醒了我們大人:閱讀並不能只是為了增加知識或是提升考試成績,更重要的是「樂於閱讀,並且能在閱讀中感受到充實和喜悅。」

閱讀過後呢?

「閱讀學習單怎麼辦?每次老師將它成為功課時,小孩都很痛苦…」這是另一個關於閱讀的難題。

這讓我想到《山姆和瓦森:只要我長大》和《山姆和瓦森:我有自信》這兩本書,書裡的孩子用對話討論的方法,和身邊的人討論令他們感到困擾的事情。像是「成長」和「自信」這類一輩子都要持續探究的人生功課。而對話持續到書末,讀者再仔細回想,作者像是給了很多可能的答案,但卻也提出了很多問題,於是這樣的書就成了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書。

對於閱讀學習單變成作業,我正是用這個方法陪伴孩子共同完成:我請他試著回答書裡提出的問題,或是請對作者、對故事、對繪本裡的圖畫提出問題,然後把這些許多不見得可以立即找得到答案的問題寫進閱讀學習單裡。也就是說,「閱讀心得」變成了「閱讀提問」,同時也讓孩子在提問的過程中,理解到一件重要的價值,那就是「學習是為了提出更多的問題,保持對於世界的探索和好奇心,而不只是為了回答問題。」

這樣的學習單寫作方式,或許較為廢時,但相信我,孩子一旦想到老師面對閱讀學習單上的問題都不一定答得出來的時候,「原來大人也有不會的難題啊⋯」小孩看待老師的角度,肯定又會讓小孩有能力提出更多問題呢!

而這不正是閱讀與學習最重要的價值嗎?

 

陳培瑜/凱風卡瑪書店創辦人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3期

【看見兒童性侵】如何評估機構環境兒童性侵的風險

兒童性侵害防治是一項複雜的工程。我們不但需要理解加害者的犯罪手法、物理環境的危險因素、各種情境風險、兒童的脆弱性、兒童揭露性侵的考慮等,我們更需要認知上述的風險因素並不是獨立運作,而是會產生累積的效應,甚至在不同類型的機構場域中互相增強。

【民主的滋味】民主路上的那些經典點心

對於多數臺灣年輕人來說,民主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公民選舉權更是成年後的第一件成年禮物。若提到臺灣選舉文化,現時年輕人想到的可能就是各個公眾人物的「雞排祭品文」,光是二○二○年總統大選,就有「館長」陳之漢、國民黨台南主委謝龍介為不同陣營的候選人發出請雞排的承諾,成為網路話題…

【看見兒童性侵】包庇還是疏失?〉從校園兒童性侵害思考制度性缺失

澳洲皇家調查在二〇一七年發表的機構兒童性侵調查報告,透過與受害者會面、舉辦多場公聽會及個案調查,理解受害者與家屬的經歷和觀點,發現了很多過去學校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時的盲點,例如環境因素、加害者與受害者的關係及互動、通報系統的失靈等。這些因素在加害者或學校教職員的觀點中,常常會被刻意遺漏或忽略。

【特別企劃】近距離觀看兒童權利

人們的慣性,對兒童施暴的加害者當然應被課以重罰,然而除暴力外,對兒童的作為都儘可商量,沒什麼絕對不行的──不然,怎麼「管教」小孩呢?
這就是為何即使兒權里程碑已立,兒權風景仍然沒有大變。以管教當神主牌,就能推倒兒權里程碑嗎?十一月二十日,是世界兒童人權日。近距離觀看兒權,看出其現況、困難,以及迷思。請您,一起來看。

【民主的滋味】監獄中的豬肝湯

若單純從物資分享來看,也許只會覺得柯旗化老師就是一個善良的好人罷了!但若同理政治犯置身於白色恐怖下,那種險惡環境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鬥爭,就會發現那一碗豬肝湯,乃至於各種營養品、食物與金錢的分享,都是難能可貴的人性光輝在作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