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遭到言語暴力時>父母的支持,是最好的療癒藥方

當孩子遭到言語暴力時>父母的支持,是最好的療癒藥方
文︱李庭芝
當孩子遭到言語暴力時>父母的支持,是最好的療癒藥方
 

「言語暴力」施加在孩子身上的影響比較幽微,不像肢體暴力(體罰)容易造成肉眼看見的傷害,加上孩子說自己被老師罵的時候,大人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往往是自己孩子不乖而受到老師責備,等到發現原來是不當的語言暴力時,孩子多半已經默默承受好一段時間了。

家長該怎麼應對孩子的狀況呢?東華大學諮商與心理學系副教授翁士恆說:「重建內在支援絕對是最重要的。」在前面的文章有提到,孩子會花多久的時間進入習得無助、放棄的封閉狀態,取決於他的內在支援充不充裕。如果孩子已經感覺到受傷,內在支援──例如來自父母的陪伴與支持──就會是復原的重要養分。

父母的支援很重要

儘管孩子可能是在一開始犯了某些過錯,才會受到不當的對待,即使如此,爸媽也應該要全盤考慮孩子所在的整體環境與狀況。例如他可能在教室裡已經受到過多的矯正或責罵,這時父母再加入責罵的行列,很容易讓小孩子更感受到自己的孤立無援,對周遭的人更失去信任。

「家長無論如何在第一時間都需要去想到的是,這時候小朋友他所能擁有的內在支援,可能是很缺乏的。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重建跟小朋友的連結,就是讓小朋友覺得在情緒上面是受到支持的。行為上面不一定支持,但是情緒上面是受到支持的。傾聽發生了什麼事情、瞭解孩子因為這件事情形成了什麼樣的情緒,我覺得就會是家長很重要的工作。」

也有一些事情是可以提醒孩子自我復健的,「我們可能心理學上就會說『防止他自己內在的結構毀掉』,內在結構就是自己對於自己的理解與信任。那對自己的理解包括是自己有喜歡的人、喜歡的事情、喜歡的經驗,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事、覺得自己可以做得很好的東西。這些就象徵了自我結構的強度。」

「那這些東西可能會在很強烈的辱罵中,有被威脅、甚至破壞的可能性,所以針對小朋友自身的話,我們就是要防止這種內在破壞的事情發生。」例如提醒自己有能夠做得很好的事情,提醒自己值得擁有品質好的食物、音樂、人際關係等等,爸媽可以肯定孩子所擁有的這些認知與美好事物,是他本來就有的,外在辱罵的聲音並不會破壞這些他原本就有的東西,藉由這樣的方式,先鞏固孩子內在的穩定性。

看到同學受害,也可能會形成「目睹創傷」

除了正在受到言語暴力的孩子之外,如果是在公開的場合,那麼在旁邊看著同學受到不當對待的孩子,也有可能會形成「目睹創傷」──雖然自己並不是被施暴的對象,但還是陷入恐懼的狀態,擔心自己就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面對這樣子的情況,還是應該優先處理孩子自身的狀態,翁教授說:「目睹的孩子,其實是進入的是一種,我們叫做『妄想式的恐懼』裡頭,就是雖然被攻擊的不是自己,但自己其實在那個可能性裡,所以我覺得應該要先處理的是他的這個恐懼。」爸媽可以透過鼓勵孩子說出自己的心情,是不是感覺到被威脅?感覺到什麼樣的狀態或經驗?孩子可能會需要重複確認自己的安全,就像是做惡夢,爸媽會安慰他那是想像的,其實並不會真的發生。但是必須要有第一步是把事情說出來。

說出來之後,就可以和孩子確認,是不是害怕這會發生在你身上呢?和孩子保證自己會盡量不讓恐怖的事情發生,如果不幸發生了也會和他站在同一邊。在孩子自身的安全感確認之後,可以跟他談談還可以做什麼,「剛剛說過受暴者可能會進入被孤立的負向循環裡頭,所以會需要去鼓勵目睹的同學,如果他願意成為受暴者的支持,用他們覺得可以的形式,然後去支持他的連結。可能就是班上傳個小紙條,或者下課去說一句話,這樣子。」

為什麼老師要這樣做?

不過,如果想從根本解決言語暴力的問題,難免會好奇,老師為什麼會想用惡毒的言語來傷害孩子?關於這個問題,翁教授表示,這可能很難有確切的答案,但是在華人文化當中,例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慈母多敗兒」等俗諺裡面,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其實在我們文化裡面,一直有種很根深柢固的關係就是:『你對孩子嚴格,就是對孩子好的一種方式。』但是,他很可能會過當。」翁教授說。也就是說,我們眼中的施暴者,很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甚至會覺得這是在為了小孩好,因為自己也是這樣才長成一個夠好的大人;或是認為小孩沒有抗壓性,而自己正在透過這樣的方式訓練他。但這樣做的老師常常沒有注意到,並不是每個孩子的內在支援都足夠強健,足以讓他撐過這樣的「訓練」。

另外還有一個可能性是,這樣做可以在管理上面比較方便。前面提過的寒蟬效應、殺雞儆猴,犧牲一些孩子就可以讓全班恐懼,進而易於服從、守秩序,在過去學生權利不彰的年代,尤其是許多老師喜歡使用的管理手段,現在仍可時不時看見。

想讓老師或成人改變辱罵的行為或習慣,是目前一個很困難的挑戰。「我覺得要停止辱罵的行為持續形成孩子的壓力,會需要很多倡導,就是跟老師說,你這樣的言語可能對小朋友形成什麼樣的影響,他們可能會必須要去知道。會習慣用語言暴力去面對別人的人,他可能也經歷過很多語言暴力,那他可能會覺得這種語言暴力真的是他成長的標準。」

要改變這樣的風氣,可以分成從上到下與從下到上。從上到下,可以藉由定期的提醒、宣導,教師的輔導知能研習去強調言語暴力對孩子的自我造成什麼傷害;從下到上,老師的朋輩、同事之間能夠彼此有所提醒、有共識的話,也能夠藉由形成正向風氣,來彼此支持。

翁教授也提醒,就像學生會藉由封閉來保護自己,老師口出惡言也可能是基於同樣的心情,「我覺得老師會想要去攻擊,其實相當程度也反應出了自己的內在當中,也有一定隔離跟孤立。那如果我們同樣用剛剛討論學生的態度,去看這個老師的話,他勢必也有那種很匱乏的內在支援,那老師自己的連結其實就會很重要。」

孩子對自己有信心,才能有成長的力量

從上面的父母自救建議來看,其實可以呼應到上一篇文章所說的:「言語暴力是對孩子自我狀態的否定」。我們需要一再提醒受傷的孩子,他還是有擅長的事情、可以喜歡的事情,反過來說,也就是言語暴力破壞了他對自己的信任,不再相信自己有擅長的事情、可以喜歡的事情。可以說,言語暴力就像是心靈的體罰,讓孩子的思考、情緒當中,每分每秒都運轉著那些扎痛人的傷害。

這些對自己的信任與理解,就像是孩子成長的養分,切斷了養分,孩子只能將自己封閉起來,以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身為大人,我們可以選擇不斷傷害孩子與自己的連結,看看是否會有一些存活下來;但我們也可以好好守護每個孩子與自己的連結,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地長大成人。

 

當孩子遭到言語暴力時>父母的支持,是最好的療癒藥方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當孩子遭到言語暴力時>父母的支持,是最好的療癒藥方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6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