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送中運動裡超進化 >社運工作者劉家儀眼中的這個夏天

香港
文︱李昀修   圖片提供︱劉家儀
在反送中運動裡超進化>社運工作者劉家儀眼中的香港抗爭

 

 
編按: 本文採訪時間為九月中,彼時,港人面對的是催淚彈,最嚴重的傷是被橡膠彈打到永久失明。今日的港人面對的是實彈,以及「被自殺」。 走向瘋狂,僅只需要兩個月。 走回自由,卻需要多久?

「這陣子妳都在前線嗎?」這句話一出口,在我眼前的香港社會運動工作者劉家儀露出一個「哇啊果然這麼問了」的表情:「我告訴你這句話最近都不要問任何香港人,他回答你有,你寫出來,他回去就馬上被抓了。香港前線所有人都是套頭,遊行人士也載口罩的,幾乎警察都無法辨認到誰是誰。或者互相不知道認識誰是誰。就算有組織的人,大部分都是被抓到才知道他有參與。有句不知道是否可愛還是可悲的話啦,有沒有聽過香港人說『他日煲底 除低口罩相見』?就是沒有到那一天大家根本沒辦法回答你這問題。」

這是此刻的反送中運動,be water、無大台、連儂牆。我們在台灣隔海遠望,似乎瞭解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然而,眼前的香港人告訴我,不要問我有沒有參加、不要問我是誰,直到有那麼一天,我們約好除(脫)下口罩相見。

那一刻,彷彿才真正懂了點此刻的香港。那裡的空氣有些窒息、那裡的氛圍有些恐懼。

但那裡的人們懷抱有希望。

香港
劉家儀

我們沒有分裂的本錢

從六月初到九月底,過了一個夏季,如潮水之姿的抗爭仍在繼續。一個不存在總指揮的運動怎樣地走過了三個多月而仍未潰散。這話,劉家儀從雨傘運動說起。
(以下為劉家儀的第一人稱自述)

沒記錯的話,最早喊拆大台是雨傘運動。為什麼你講拆大台或無大台會得到認同?因為香港,應該包括台灣都是,我們華人社會有種父權的意識形態,在社會運動形成一種家長式的管控,那種大台連我都覺得可怕!反大台這種心態,起碼我年輕的時候就在反,那時我們叫反大佬。

雨傘的時候,比如我們吵架的事情,中國共產黨透過滲透它全部都知道,你們不滿那種大佬文化它一定知道,所以某些時候會有些很強烈的言論出來。有些人比較勇武的,但那時香港還是很多和理非(註一),你要想辦法把和理非跟勇武的意見平衡,但是如果大台還是非常的大佬文化,就很難交流。

但我也覺得雨傘的時候大家被教訓到了,和理非跟勇武吵架了嘛!然後到魚蛋革命分裂也是很強,因為和理非的人不贊成所有的暴力行為。後來梁天琦跟一些朋友被判暴動罪坐六年,我覺得這個後果太大了…但這後果的確讓我們香港學會一些事情:

第一,這個政權是跟你玩真的。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可以被判暴動罪,他真的是跟你玩真的,把你當敵人來打。

第二個是,和理非跟勇武,沒有本錢再分裂。

所以我覺得沒大台這個意識是長期建立的。今天我們成功做到了一點:沒有大台,但我們沒有割蓆,沒有被分化。無大台儼然是一個新的方式,我覺得要說誰製造出來?是彼此尊重彼此的做法。

在這三個月,香港人是以誇張的速度在進化,完全打破人類進化論的速度!香港人是很守法很和理非的,你不排隊他就覺得你是非常不行的。可是這兩三個月他們可以忍受有些勇武派可能堵路、可能麻煩到一些人。

抗爭者沒有去搶東西,他們所有針對的目標就是政權或者幫政權打壓人民的一些機構,比如港鐵。港鐵幫政權抓人、阻礙香港人參與遊行示威。然後香港人是可以包容這些擾亂,因為他們覺得這只是我生活上付出一點點而已,但抗爭者被抓或被打了就付出更多,而且大家在爭取的是全香港人都需要都想要的東西。

 

be water

這次be water因為戰場太大,時間太長,大家想做什麼幾乎都可以。你喜歡和理非唱歌嗎?那就和理非唱歌。你宗教祈禱就宗教祈禱,你勇武抗爭就勇武抗爭。我們有一個叫連登,大家有任何意見都可以上去討論,變成每個人都可以是自己的大台,如果你的策略、idea真的值得被支持。

但我必須要強調無大台不是等於無組織。那是兩回事,我覺得長遠抗戰還是要有組織。我希望這次無大台的經驗,要推翻或者消滅的是父權的家長式的那種大台,我們要的是有民主的可以參與決策的那種大台。

那很多人都問:「原有的那些團體到底在做什麼?你們好像沒有角色?」

我覺得大家還是很重要的角色,比如成立了612人道支援基金。有抗爭者被打不敢去醫院?就去找你信得過的團體。或者朋友不見了,這些團體可以找律師把他找出來,沒有律師去找的人很慘。

除了律師團隊,救護團隊也是be water的,以前有大台就可以說我負責救護你負責物資,會有中央統籌。今天不是,沒有中央統籌,你就是中央統籌,你把物資準備好人也找好,自己變成一個小隊就下去做事情了。還有很多小隊是支援的、救護的,不同的be water來流動來配合整個運動。所以除了你看得到的勇武派、連儂牆,還有很多隱形看不到的,後面支援的那些人,他們在無大台下自我發明可以做的崗位,我覺得真的是全民在進化啦。

但也聽到一些做文宣的人四十八小時沒睡覺,因為他覺得很重要,要盡快做出來,但如果有統籌的組織你就可以該休息時休息一下,或是有些文宣可能不要重複那麼多。或者又有些比較重要的,能不能那文宣的廣泛程度更出來,這就是組織,我說組織有組織的某一些好處,但這運動剛好沒有組織,也可以發揮它的好處出來。

在香港,裝置藝術也變成be water,你們看到的連儂牆都是不會動的。在香港機場有一群藝術家他們就做了一個電話連儂牆(註二),只要按一個鈕,會把便利貼裡寫的東西用聲音講出來給你聽。也不只在機場出現,也在很多抗爭區也出現過,很多藝術家他們的作品也是be water。香港人做了一個香港民主女神像,底下是催淚瓦斯的煙霧跟罐子,前幾天放到一個集會的場地,結束又放回去中文大學。

 

這個政府使我們團結

我覺得對一個常常講統一跟一統,什麼都是一致,思想要一致行為要一致的政權來講,這種be water是很挑戰的,因為它不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麼,找不到對口的單位去抹黑。以前有大台我就抹黑那幾個人,運動就會消失了。但現在抓了一千人,其他人還是會繼續做啊。這運動去中心化、去英雄化、去人物化,沒有那種英雄人物出現,大家都是運動的主角。你說抓黃之鋒等朋友…我覺得只是一個形式,沒辦法,就不知道抓誰,抓一下然後希望和理非會害怕,但說真的有很多和理非也逐漸變成勇武了。

抗爭變日常,抗爭參與者也變日常老百姓,不是有什麼抗爭者,大家都是抗爭者。我們說現在香港是催淚彈放題,吃到飽。比如我家附近,有點像萬華區。說真的,你會不會想像有天在總統府抗爭可是打到萬華區去?那邊就是給平民住的地方嘛!但你知道政府放了多少次催淚彈?放到連那邊的居民都發脾氣。我們都已經在睡覺了,忽然經過一群警察在那邊:「關窗!關窗!不能拍不能拍!」而且把全部人吵醒。本來很多香港人覺得沒那麼誇張,但越來越多香港人親眼看到他們打人,進入一種瘋狂的狀態。我覺得這運動就像滾雪球越來越大,過程裡大家會找到自己在雪球裡的位置。其實就是政府的不公不義來團結居民,團結整個運動,讓我們更團結地捍衞香港自由法治的核心價值。

我們也知道香港的普選跟中國的政權很有關係,有可能會打很久,但我不知道可以延續多久。如果從以前經驗來看,這次能量很夠。接下來抗爭者可能換一個抗爭方式。比如現在就換了唱歌嘛。大家也需要時間休息一下,你不可能每天都在打仗。

香港人還蠻會玩這場仗的,真的是be water這樣玩。而且還有一個原則,雖然今天有勇武,大家還是強調不送頭不受傷不被捕。雖然還是有人被捕,但不能說我勇武就以犧牲為前提。抗爭是打持久的,所以說我還是樂觀的。中國政府出解放軍,可能只能把抗爭者撤掉一段時間,因為大家說好不送頭嘛。你軍隊總是會撤嘛,你說你出戒嚴,戒嚴總有一天會撤吧?香港還是國際社會,你可以戒嚴一個禮拜一個月,你不能像以前台灣這樣戒嚴幾十年,這真的不太可能。而且真的很多國家在支援香港,比如美國在討論香港的人權法案,我覺得還是蠻有效的。如果外國真的有做出對官員的制裁,我們還是覺得正義被得到伸張。當一個運動正義得到伸張或被認同,其實那種精神支援的力量是很大的。

 

在反送中運動裡超進化>社運工作者劉家儀眼中的香港抗爭

李昀修/《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在反送中運動裡超進化>社運工作者劉家儀眼中的香港抗爭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4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