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親戚不計較,也別比較啦!〉親戚比來比去,爸媽怎應對?

新年
文︱李昀修
 

最期待過年了。

這句在小時候說得理直氣壯的話,到了成年的現在,要說出來還真有點心虛。畢竟,過年已經不是那個過年了。

小時候說起過年嘛,那是眾人團圓的日子。偷懶可以、熬夜可以、大魚大肉可以、不寫作業可以。買沖天炮一把一把放人家喊爆竹一聲除舊歲,不小心打破了碗盤碎一地有名目是歲歲平安。總之,一切皆吉祥、萬事為如意。

可現在,人若大了,會感到無力的不只是核心肌群,還有對社交關係中的無奈。沒結婚的會被問何時結婚、結了婚的會被問何時生小孩、生了小孩的會被問小孩成績如何?考哪所學校?學什麼才藝?

當過年在你心目中已經不只是單純吃吃喝喝快樂幾天,而變成了賽程為期一周的社交技巧大考驗時,恭喜你,你已經踏入了成人的思考領域,歡迎來到這個由各式各樣微小的無奈堆疊起來的現實世界。

當然,過年還是可以過得很開心的,只是當親戚們開始抬槓起來,一個興奮,想要表達關心與熱情但卻把情況弄得很尷尬時…該怎麼辦呢?

比如說,親戚們拿各家小孩開起了鑑賞大賽,「比較」東「比較」西的時候,作為那個被比較的對象,還有那個被比較的對象的爸媽,大概都不會太高興。這種尷尬的時刻,想要保持住自己身為家長的優雅與理智,就需要有些方法。

 

如果「天生特質」被拿來比……

首先我們就來談談,當小孩天生的特質被拿來比較時,身為家長的我們可以用怎樣的方法幫助自己度過這個困擾的時刻。

天生的特質有很多種,從最簡單的高矮胖瘦黑白美醜,乃至於眉毛長得像或不像誰皆是;沒得改,偏偏又最容易被拿出來給人品頭論足。長輩們對小孩的一句:「你真的長得有比較黑(胖、矮、醜等等族繁不及備載)喔~」雖然可能只是隨口說說,或帶著疼惜自家憨孫的心情說出口,但聽在被比較的孩子與父母耳中確實有可能覺得不太舒服。

被評比的小孩當下自然不開心,而身為父母恐怕多少也有種自己被指責、沒把小孩生好的難受;而孩子如果感受到了父母的這種愧疚心情,會不會更不能原諒自己,甚至要討厭起自己來了呢?

為了不讓大家同步陷入這樣的負面循環打壞過年的愉快心情,似乎是該說點什麼。只是這時候怎麼回應好像都不太對?直接反擊感覺太傷和氣了。贊同或附和這些比較的話似乎又挺讓自己內傷的。這種時候,我們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

.「當場」跟孩子說,我覺得你長得很好,不管怎樣我都喜歡你。

這句話要當場且公開的說,意義既是給孩子支持,同時也是設立「停損點」:先避免親戚再說出不得體的話,也不讓我們自己被可能的情緒拖住,停下負面的循環。而針對孩子本身做讚美,也不需要直接攻擊做出比較的人。

但離開了現場後,還有更重要的第二件事情必須要做──

.事後私下再跟孩子好好的談一次今天的狀況。

這時的談話,除了重申自己對孩子的支持之外,也把彼此的感受談清楚,因為長輩們這種相互比較與說話方式確實有可能傷到聽的人(即便他們並不是故意的),經歷過這件事情後,未來長大的你是有能力去選擇不做會傷人的事情的。

天生的特質被拿來比較,有不開心跟難受的感覺都是正常的,被指責的不悅與沒生好的愧疚感都可能因此浮現。但,被這種話語搞到內傷是絕對不必要的。爸媽們除了可以用一些方法來讓這些話語不去傷害到孩子之外,更重要的是當你挺身支持孩子的同時,也就支持了自己。

面對尷尬的情境,正拳回擊是一種選擇,可是畢竟過年嘛,親戚間就別計較了。但,我們仍然能從這些情境中教給小孩一些思想,讓他長出面對問題的能力。

 

如果是「後天特質」被拿來比……

先天的特質無法改變,家長們可以發展出更寬廣的看待眼光,看見優點並且支持孩子。但如果是孩子的後天特質被拿來比呢?後天特質未必不可改變,這會給整件事帶來什麼差異?

從頭說起的話,當然是──

.我覺得還好不用改 VS. 我也想讓孩子改

如果家長自己也覺得被比的那事沒什麼的話,因應方法也很簡單,跟「先天特質被比」時一樣支持小孩就好了。比如小孩可能不太擅長說話老是吞吞吐吐,但爸媽們覺得自家小孩憨憨老實頭的模樣其實也挺可愛的,畢竟憨人有憨福,那麼就好好支持孩子吧!也順便當作是幫忙開拓親戚們的眼光,說不定還能夠因此幫助到其它憨慢說話的孩子,幫助他們建立起另一種看待自己的方式呢。

但倘若被挑出來的毛病恰恰好也是家長們不能接受的部分……逮誌就比較麻煩一點了。畢竟當親戚開始:「XX怎麼每次都那麼拖拖拉拉啊?OO的話早就坐在車裡準備出發了。」的時候,身為XX的爸媽只能暗暗在心裡流眼淚──我才是三百六十五天都看著孩子拖拖拉拉的人啊!你以為我不想他改嗎?

那麼,還要/還能支持小孩嗎?

這時,第一點!

.Lesson One!千萬別加碼

不在此時加碼的意思,就是不去附和這樣的比較與評斷。這種時候如果跟著一起批評,接下來的回應都會圍繞著這個議題,爸媽自己除了越聽越氣之外,對於解決問題並沒有幫助,反而會進一步擴大災情,讓自己的情緒再次爆炸。

另一種加碼的形式是當場對孩子「機會教育」,因為這不是機會教育,而是Round 2。連爸媽都開始藉此發揮時,其他人就更沒有停下來的道理了。拉著孩子再上一次擂台顯然是萬萬不妙的選擇,還是先將損害範圍控制住吧。

若能在此做到不加碼,已經是了不起的功夫了。只是如果對方仍想持續這個話題時,可以怎麼辦呢?

.Lesson Two!轉移話題

好不容易設下了停損點,千萬別再讓自己身處一個隨時可能會起火燃燒的環境了。設法談談別的東西、聊聊電影聊聊超無聊的新年特別節目或者拿出珍藏已久的桌遊都好,總之把話題從小孩身上轉移掉,也從比來較去的輪迴中脫離吧!

但,如果真的有人那麼不擅長讀空氣,或者他的探知欲真的那麼遠超常人的話……

.Lesson Three!積極出擊

被動接招已經無法處理的話,就輪到家長們積極出擊了!

當然不是反過來批評對方,畢竟大過年的親戚不計較嘛。但家長們可以主動打個哈哈說:「我知道你在說我啦!」沒錯,積極的讓自己成為肉盾!說法當然要視當下狀況而定,但原則就是把評斷的方向帶到自己身上,以便順勢終止這個話題。

這麼做的意義,一方面是大人們比較有能力忽略這些評斷,不使小孩因太過在意而毀了年節氣氛;另一方面是,在這裡撐住一個不讓孩子被責怪的空間,在往後會更有機會好好的與孩子談我們想要他們做的改變。

所以,最重要的當然就是,結束了話題後我們要跟孩子談些什麼呢?

.Lesson Four!教育請在回家後

前面提到的三項做法,都隱含著希望爸媽不要當眾教訓孩子的味道。這其實古有明鑑──在那篇課文裡,我們除了知道媽媽幫胡適舔眼翳之外,也看到胡適的媽媽絕不當眾教訓小孩。她雖然會體罰胡適(這點我們當然不贊成),但至少知道一個道理|「教訓兒子不是藉此出氣叫別人聽的。」

當爸媽成功的帶著孩子從比較的循環中全身而退之後,我們可以與孩子說四件事情:

第一是,別人說的那些缺點確實有道理,你也要反省一下。

第二是,雖然如此,我一樣疼愛你。

第三是,我會幫助你改這個毛病。

第四是,別人這樣說你也不對,但你別心裡難過,人有點毛病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能夠改正一些諸如拖拉、懶惰等習慣,但若真想談一些比較深刻的話題,還是在雙方情緒都平穩的狀況下好些。雖然對著孩子指出長輩的不是(即便是私底下),對於爸媽們來說可能仍是有些心理負擔,但是親子間的關係應該讓彼此可以講真心話。此外,重點也並非放在苛責他人,而是理解自己,甚至肯定自己。

難得的過年假期裡,我們不計較別人的計較,亦不比較他人的比較。但,來點正能量,以肯定自己的方式展開新的一年,也是不錯的選擇啊!

 

李昀修/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編輯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56期

【專題】是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

人本教育基金會與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在8月12日,合辦一場線上座談會,「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從《創傷的智慧》紀錄片談起」。因此,除了這場座談會,我們還製作了這期特企,希望更多人可以發展新的眼光,關懷照顧接納,不只會改變人,還會改變社會。

【專題】素養導向?!真假你能辨?

從九年一貫教學創新,到十二年國教素養導向,大家只看到入學考試制度不同、記分方式不同,又聽說文言文變少了、才藝老師要用雙語教學…各種相關、不相關的資訊,淹沒了課程、教學改革的重要性。而我們都清楚素養必須結合課程、教學的改革,教學沒有改變,素養就只是口號。面對素養課綱,家長還可以做什麼?請見本期人本教育札記!

【專題】心智抗疫 超逆境生活

談疫情,因為,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真實的生活,是我們要一起面對的變動與挑戰。三級警戒還未解除,確診人數無法清零,各路消息漫天飛舞,讓我們一起,心智抗疫,超逆境生活。

暴力髮禁 二信變二錯

解除髮禁,已經過了十年。所有教育人員都非常清楚髮禁違反法規。但到今天仍然有主任,用精神暴力的方式進行髮禁……

孩子的聲音需要被真正聽見

善意,必須要真正站在孩子的立場,設法理解他的認知模式、語言模式、表達模式、以及身心壓力,才能有所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