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青少年基地】小安的故事(下)

文.圖︱人本三重青少年基地(圖為三重青少年基地活動,非文內當事人)
 
三重基地故事-小安(下)

點擊看小安要面對的種種困難。那難處不只吃住生活而已。

邀請小安一起來唸書

面對小安這樣一個完全沒有家庭與家族的孩子,能倚靠的只剩社會資源的介入和協助,協助他發展出原本應該是家人陪伴下而具備的能力。除了提供孩子一個吃住的地方,我們更在乎他可以發展出獨立思考、克服困難、學習的能力,這樣,孩子才有辦法成為自己最堅實的支柱。

在小安升上國三時,我們積極的邀請小安一起來唸書,起初小安不太願意,他國一起就沒認真上過課,對課本裡面的東西都很陌生,但是在我們努力的勸說以及利誘(來讀書有少少的零用金)下,他好不容易同意每天來基地念一個小時的書。

我們發現,當小安真正唸書時,常常研究起課本裡的東西,即便超過了一個小時也不罷手。小安也很開心的告訴我們:「學校老師講太快又不清楚,都聽不懂,在基地一聽就懂了,早知道就早一點來讀書。」我們知道小安對於學會了一個原本以為自己不會的東西,有著無比的成就感,而且這個成就感仍然與日俱增,在小安來基地唸書後的第一次段考,小安從原本以往平均只有十幾分,進步到三十幾分,連學校老師都驚訝小安進步了,小安也因此得到了國中三年來的第一張獎狀。

學校考試成績有進步,讓小安信心大增,甚至半開玩笑的說:「如果基測考的太高怎麼辦?」「要選什麼樣的學校才不會浪費成績」……,我們看到了小安開始肯定自己,對自己的未來也充滿期待。

和小安討論未來種種

在學習上漸漸安定的小安,在生活上卻仍處在不穩定的狀態下。國三下學期開學沒多久的某個星期五晚上,小安一如往常的回家,卻和阿公起了衝突,阿公拿著刀,揚言小安若再住下來就要殺了他。阿嬤面對這樣的情況也無可奈何,只能讓小安往基地跑。

在聯絡不上小安社工的情況下,我們暫時安頓小安在工作人員的家中,等到星期一大家都上班時,社工開始幫小安找到臨時或永久的安置處所,令人意外的是,經過一個上午,台北縣或台北市都找不到任何一個臨時或永久安置處,最後竟找到了花蓮。對於這樣的結果,我們除了錯愕之外,只好拜託社工,再給大家一天的時間,我們也試著找找看,而這多出來的一天,就由我們負責照顧小安,以免造成社工的不便。

從小安被阿公趕出來,我們就開始和小安討論未來的各種可能性,不論他是被安置到機構或寄養家庭,我們都很有可能無法與他接觸;不論是機構或寄養家庭,他都可能遇到無法真的願意等待他,看到他的需要的人;面對這一切不確定,我們一樣一樣的討論怎麼辦。奇怪的是,雖然那幾天可能是我們和小安在一起的最後的日子,但或許是因為我們那麼密集的一起面對各種困難,或許是因為我們對未來討論得很徹底,大家心裡頭反而有一種篤定的感覺。

最後,我們也只能看著小安搭上了火車,前往那唯一可以長期安置他的地方—花蓮。

小安說:「你們好像我媽喔。」

小安剛到花蓮時,我們立即和機構的主任連絡,幸運的是,機構的主任與社工很樂意我們持續的跟小安保持連絡,並希望我們可以鼓勵和支持他。

剛到機構的的小安,對於一次要和這麼多人一起生活,以及很多事情必須要被規範很不習慣:幾點要自習,幾點要就寢,周末才可以用電腦,表現良好假日才能外出等,這些對一向獨來獨往的小安,是從來不曾遭遇的世界。為了讓小安在花蓮更快安定下來,我們固定每個星期和小安通一次電話,在他還沒有認識新朋友時,先和基地的好朋友聊天敘舊,聽他訴苦,鼓勵他看到積極面,讓他在遇到困難或不適應時,能有個商量討論的人。

我們也每個月寄去小安喜歡的食物和小東西,讓他多少得到一些慰藉;在寒暑假時,我們邀請小安回來台北參加營隊活動,過年時安排小安到工作人員家一起過年。逐漸的,小安也不再只是抱怨「在這裡好無聊喔,又不能玩電腦,還是基地好」,小安開始能主動的安排自己的時間,也大方的邀請我們幫忙,他會主動的跟我們說:「晚上自習的時間我想要寫自修,可是我都沒有買,可以寄給我嗎?」「這裡沒什麼書,我想要看推理小說。」「這裡有鋼琴,但都沒有人在彈很可惜,可以寄譜給我嗎,這樣我在無聊的時候就可以彈琴了。」

我們感到,小安越來越能夠安排自己,也越來越能夠享受在花蓮的生活。他在花蓮的這段時間,基地的工作人員曾去看過小安三次,第一次是小安到少年之家滿一個月,小安說他很想念我們,也告訴我們:「我覺得我很幸福,因為只有我有在基地的學習經驗,在這裡我可以好好的說話,生氣時可以不用亂發脾氣的方式表達。」

第二次和小安聊天吃東西時,小安說:「這裡不錯,但就是有點寂寞,沒有人了解我。」我們笑著對他說:「就當出國吧,我們也一直都會在。」這時小安突然說:「你們好像我媽喔。」第三次去看他,我們一邊吃東西,一邊東聊西聊,但他己開始聊在花蓮的朋友、學校的同學、學校的生活,以及他最近畫了什麼畫,參加了什麼比賽等。雖然小安依舊想念遠在台北的一切,但小安越來越能安排和享受在花蓮的生活。

在每個星期和小安通電話中,我們感覺小安開始更自在的依賴我們,會指定我們要寄什麼牌子的防曬乳,主動的要求想吃的東西,分享學校的考試結果、失戀的心情、一個人去逛花蓮市區的心情,有時更會聊到未來的目標,畢業後該做些什麼等。

2006年,在台北漂泊了三年的小安,在花蓮落地生根.前一年,當時國三的他,在第二次的基本學歷測驗中進步四十二分,考上了當地某國立高職的製圖科。小安半開玩笑的對機構的社工說:「等我畢業時,這裡要依我畫的圖來蓋房子喔。」小安是該機構中基測考最高分的一個人,這個新聞被當地報紙採訪報導,傳為美談。但是大家不知道,在考基測的六個月前,小安三重的社工與輔導老師認為,以他的狀況,能夠到一個軍校就讀,己經很不錯了。

(全文完)

三重基地故事-小安(下)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