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英

他移居到這附近的理由,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但既然在附近出沒,無論怎麼迷走,總會走到這個小湖。說是小湖,不如說是池溏。旁邊的小徑,步道,長椅,樹蔭,通向水中的小橋,都是一應俱全的,四週還有覆著白雪的群山…

這個地方,大概在奧地利通往德國的邊境,幾乎就在慕尼黑和薩爾斯堡的連線上;對於他這種人來說,用這種方式描繪自己的存在,也是不可免的吧。然而,他在那兒走著的時候,想的卻不是這些。

走近長椅的時候,他想著,應該有一個女子坐在那兒,也許正在看一本書?而且,她應該坐在椅子的一側,另一側空著,便可以看做一種等待,或一個邀請。走過長椅的時候,他想著,也許我應該坐下,當然是坐在另一側,等待並邀請正要走來的另一個女子。

然而,他終於什麼也沒等到就得去忙別的事了。匆匆的幾個月過去,竟然已經是夏天;而他終於又有機會依著之前的記憶,往那兒走去,去續他的未竟的前緣。奇怪的是,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個池溏;改說小湖,也無濟於事。

那麼一小洼水,或許是乾了吧?可是小徑呢?小橋呢?最重要的是,那長椅呢?對於他這種人來說,第一,是絕不會就此罷休的;第二,雖然處在沒有GPS的時代,他仍有定位的方法,確定這就是之前的所在。那麼,唯一的答案,莫非,就是,眼前這個大湖?[註一]

第二天,他便裝備齊全地下水了。要不了多久,就如願找到了小徑,小橋,還有最重要的,長椅──當然都在水底下。奇怪的是,他一點都不驚訝,看見長椅上真的坐著她!

若有那愛說話的,便會說:如果真心尋覓,便能找到!

水中的一切,和被水淹沒之前,好像沒什麼兩樣;唯獨她,並不是一般女子,而是寶玉口裡說的:女兒(女孩兒)是水做的骨肉──她全身都是透明的,因為連骨肉都是水;雖然少了頭髮,但眉目更為鮮明。她靠著椅背,一腿疊著另一腿,在水中坐得非常自在,而端正;雖然曲線畢露,卻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赤裸。

我可以坐在旁邊嗎?但他這種人是不會這樣搭訕的,而是:「我怎麼才能像你那樣坐著而不會浮起來?」只是苦於在水中無法發聲。然而,水未必是一種阻隔:如果有真心,便能聽到!有那愛說話的,便會這樣說。

於是他在心裡聽到她的回答:「我就是水,水在水裡,是不會浮上去的。」他在心裡問:「難道水的浮力對你無效?」她說:「我之所以沒有攤成一片,沉到湖底,正是因為浮力把我『扶(浮)』得好好的啊!」

她的話中自有一種情份,但他無法掩藏心中的疑問:「那妳受到的浮力有多大?」以他這種人而言,這樣煞風景也只是剛好而已;沒想到,她卻紅了臉,輕輕地說:「怎麼可以這樣探問人家的隱私?」

什麼隱私?他楞了半天,想著她既不上浮,又不下沉的處境;忽然明白了,這就只有一種解釋:浮力抵消了重力;那麼,問浮力的大小,不就等於問人家的體重

她也明白了他不懂水中的玄機,便說:「在這靜止的湖水裡,不止是我,任何一團水也都是不上不下的。」他接著說:「任何一團水的重量,都被其它的湖水穩穩托住了──這便是湖水給它的浮力。」(想像用手托著一團水,使出的托力,當然等於那團水的重量)

在湖水底下,她緩緩站起來,雙腳離地,做出一個靜止的舞姿:「所有的水,無論形體如何,都是浮在水中的!如果你在水中環抱一些水,就無法感受到它的體重…」──抱一些水?即使是他也能聽得懂…

在湖水底下,他緩緩游過去,展開雙臂,輕輕地把她攬在懷裡:「如果能依照妳的形體,把妳變成肉身…」──變成肉身?即使是她也要換話題…

她微笑著說:「其實,只要形體不變湖水其實無法察覺我變成怎樣了,只能用同樣的浮力托著我…」他一面思索著,一面說:「如果妳先換一個舞姿再變成肉身,浮力還是等於原先『水身』的體重!」

這樣,也算是談情說愛嗎?也許,水中的談情只能談水,水中的說愛,也只能說水的浮力吧?

總之,水的浮力,原本就是針對水的──所有的水,都一直浮在水中!

任何一團水所受的浮力,只能等於那團水的重量──不上不下就是証據!

如果水中來了異物(例如前文中所謂的「肉身」),

它便佔據了水的位置,

趕走了原先那兒的水(和它形體一樣的一團水,可以叫做該物的「水身」),

承接了它的「水身」所受的浮力──浮力來自外在的水,和該物無關!

這樣,我們便得到了阿基米德原理:浮力等於「被排開的水」的重量![註二]

如果物體比「被它排開的水(即它的「水身」)」重,就會下沉

──外在的浮力既然不變,就抵不過新的體重了;

如果物體比「被它排開的水(即它的「水身」)」輕,就會上浮

──外在的浮力既然不變,體重就敵不過浮力了!

至於他移居到這附近、又在水中和她邂逅、的理由,其實,就不用說了吧?張愛玲在「傾城之戀」的結尾說:一座城市的傾覆,也許就是為了成全她和他(大意);那麼,我們的他和她在GrünerSee(即GreenLake),也許就是為了──成全浮力原理的科學之美吧!


註一:奧地利的Grüner See(即Green Lake,綠湖),每年冬季,水深只有一公尺左右,像一個小水溏,周邊便建成一個公園;到了春夏之交,四週山上的積雪溶化匯集,湖水上漲到十幾公尺深,便把公園都淹在水下了。人們喜歡潛水欣賞水底景色,現在已經成為觀光勝地。

註二:關於浮力原理,可以掃描下面QR code,觀看利用Grüner See水底圖片所製做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