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論壇】中藥中毒的背後

「素養守護團」辯義

文/史英

我們想要成立一個「素養守護團」。

初看起來,這個名詞有點怪;好吧,我承認,而且,這個念頭的本身也許就費解。

「素養」後面應該都是接「課綱」,那是不是漏了兩個字?――好吧,我承認最初是有那兩個字的,但想一想,又覺得「守護課綱」未免「側翼感」太重:就是讓人感覺好像官方的「側翼」似的;這當然不行,一方面,官方的那個課綱本來就不是人人都滿意,更何況那是教育部的責任,我們幹嚒「什麼不急急死什麼」。

所以別管課綱了,我們只守護素養就好。但有些朋友說:素養兩個字已經用得太多,變成一個疏離的概念;疏離?對於這兩個字,我還滿疏離的。但我猜他們的意思是:素養之說,已經成為作文比賽,而且不接地氣,和現實距離太遠!

好吧,我承認,如果是這個看法,那我真是非常同意。真正應該努力的,是解決現有的問題,例如只重考試,不重學生需求,等等;而「教出素養」這個口號,以及隨之而來的課綱中的那些抽象文字,對於教育改革,到底能發揮多少用,也實在令人懷疑。

所以也別管素養了,我們只守護――守護兒童人權就好?可是,我們一直在守護兒童人權啊;卅年來,我們根本就是「兒童守護團」,不必再「成立」一次了。所以,也別管什麼守護不守護、團不團的…

而且,有另外一些朋友說:現在和當年「九年一貫」的時代不同了,已經有很多社群都動起來了,正以各種方式參與和呼應素養課綱!看起來,兩方面的意見雖然對立,然而殊途同歸,意念相通,就是無需多此一舉。既然如此,倒是可以大舒一口氣,舒一口大氣;然後再提一口氣,回身去拚原來的工作就是。

然後,就看到親子天下的「哭笑不得考卷大賞」;好多老師和家長,把學校的試題和孩子的作答拿出來曬(見本刊第379期的報導)。這真應了那句老話:魔鬼藏在細節裡;用到教育上,就是:問題出在末稍端。無論素養內涵如何,課綱訂得如何,各界「動」得如何,那些都是中樞的事;而末端,您以為,末端一直都是、都是不動如山嗎?其實不是,在考卷大賞中,到處都可以看到「素養」的影子,即使它才剛剛或還沒有上路!

這些素養的「影子」,當然不等於素養的本尊,而是它被「照見(詮釋)」的結果;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哭笑不得」的名號用在那些試題上,還真的有點傳神――而不是如一般人以為的,是指孩子的作答。

隨手舉一例,例如某題數學,要小孩同一類型的簡單減法做上十幾次,才能據以核對出應該塗色的方塊有哪些,以便最後看出塗色部分呈現出一個大大的數字;其實,單是要看懂這個題目要做什麼 (我的描述已經比原題清楚太多),就已經很不容易,更何況,到底為什麼同樣的計算要考那麼多次?俗語有「肉麻當有趣」之一說,那麼,這個素養的「影子」,要怎麼形容呢?或者就是「假掰當可愛」了吧!

請不要誤會,我們完全無意責怪出題者;相反的,倒是十分欣賞他的熱誠:認真而努力地想要跳脫傳統,追求活潑與趣味,只是一時還不得其法,以致顧了這頭、失了那頭而已。還有例如已經引起很多抱怨的「題幹太長」,動不動就是三五百字,弄成不管什麼學科都在考「速讀能力」,也是類似的末端問題。當然,問題並不在題幹的長短,或活潑與趣味的對錯,而在是否真的有必要,還是在那兒「為素養而素養」,結果成為「為素養而做素養狀」?

是的,真正令人憂慮的是,到底有誰能說出一個「題幹長度」的標準,有誰在檢討素養和「做素養狀」的區別?當這種「素養的影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家長和一般老師的眼中,他們不會把這個「亂象」都怪在素養頭上嗎?

是的,「亂象」就是關鍵詞。回顧多年以前的建構數學,本來是想挽救小孩於數學的水深火熱之中;但只靠著「3+3+3+3+3…要加到7次才能得到21」這個故事,立委、名嘴、學者、家長代表,照三餐在電視上講,完全不必追究這到底是哪個白痴發明的題目,只要重覆「請看亂象」,就足以搧起廣大民怨,把建構數學徹底打垮了。

鑑往知來,我們應該超前部署,找一些有心人來做兩件事:

  1. 定期檢視「末端考題」,透過實例,促進大家思考:平常考怎樣才不會太離譜(大考就交給專家啦);
  2. 成立論壇,好好討論教育實務,徹底檢討因素養而引發的各種奇談怪論。

這大概就是「守護團」的宗旨了吧!其實我們對於「素養」並無厚愛,也不想去定義素養到底是什麼;只是希望把明顯錯誤的事情揭發出來,讓大眾知道要如何監督政策,而不要被有心人,或無心人,甚至是過度熱心的人,不明就裡地帶著走!

然而,在這個莫之能禦的「素養時代」(這幾乎全世界的風潮),我們這個團,也就順勢稱之為「素養守護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