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論壇

一中各表?批判思考!

人本論壇367

文/史英

 

說起「一中各表」,我不得不想起阿Q:被人家打了,他就說「兒子打我」。現在年輕人聽不懂,想說亂拉扯兒子幹什麼;殊不知在「中華文化」中,兒子是罵人的話,背後的意思是,我欺負過你媽。魯迅把這個稱為精神勝利法:既然打你不過,那就算是輸給兒子好了。

同樣的道理,大陸雖然被你們佔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成立了,全世界雖然都承認了,但中華民國的「主權」還是「及於」全中國。做為一個國家,據說得有四要素:領土、人民、政府、主權;前三項太容易「眼見是實」,但主權就和「兒子」一樣,只要不檢測DNA,媽媽否認也沒用--一旦事涉名節,在中華文化裡,男人說什麼都有人信,女人則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這就是他們敢妄稱主權的一個文化的和意識的心理背景--一不小心就阿Q上身了。

話是這麼說,但大家會想,這阿Q也不簡單,居然敢當面嗆別人是他兒子。不過,在魯迅筆下,那些話都是回家之後自言自語說的;至於當面呢?求饒才是阿Q該有的台詞:「快放了我,快放了我,我承認是人打畜牲,好不好?」--作家要描繪的就是中國人的這種精神面貌;正是這個面貌,讓我們看清那個所謂的「各表」的本質!

這樣大家便明白,他們絕不會到中國去「各表」,要不然,去表的就是你想不到的另外一套台詞;這事乃是其來有自,勢所必然,早就被魯迅當做中國人的畫像在《阿Q正傳》那本書裡「預覽」過了。

何以見得呢?馬英九信誓旦旦地說,他在習近平面前確實有一中各表,甚至還毫不含糊地說出中華民國四個字,而習也靜靜聽著並沒有不好的反應。那麼,他到底表了什麼呢?讓我們看看他的官方文件的記錄:「(馬對習說)九二年所達成的一中各表共識,不會表到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因為這是我們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容許的。」

這實在可笑到讓人不忍嘲笑的地步:他確實有提到一中各表,但只表了那四個字,卻沒有一字是他理當要去表達的內容 (主權及於全中國…等等)。這可以用一句「深富邏輯」的銘言表之:我表了「一中各表」,但並沒有一中各表。就好像一個人當眾宣稱他可以把唐詩三百首從頭唸到尾,眾人非常期待,他就大聲唸道--唐.詩.三.百.首;眾人促他快唸,他說:剛才不是唸完了嗎?這就是那個公式:他唸了「…」,但並沒有唸…--他表了「一中各表」,但並沒有一中各表!

然而荒謬的還不止此:他不止是沒有一中各表,反而特別表明絕不會表到對方不樂意的東西去;後面這個「不會表到」,正是他關於「一中各表」的唯一的「表」--可以稱為馬英九的「一表」(一代表唯一,和一表人材無涉)!

但這「一表」也並不是「一人之表」;相反的,奉行這「一表銘言」的其實人多勢眾:有的道貌岸然有如學者,有的胡言亂語類似瘋狂,有的去北京,有的去中聯辦,雖然長相各異,實則五臟皆同,無非就是各個版本的馬英九而已。

這實在可悲到令人不忍責罵的地步,但最可悲的是,他們並不以為恥,還自以為得計,洋洋得意不能自已。許多人指控他們一面國旗只敢在家裡搖,一整個都是欺騙國人的勾當;我只怕這樣說並不公允:阿Q一個人自言自語「兒子打我」的時候,他有要騙誰嗎?這事情的要點就是,他真的相信!

人們會說,怎麼可能?你在開玩笑吧?他當然知道那只是口頭佔人便宜。其實,大家之所以想不通,沒有別的,只是因為不曾仔細研究中華文化裡面最厲害的「雄辯勝於事實」的學問。齊宣王問孟子:儒家信奉「君君臣臣」的訓示,怎麼又盛贊「湯武殺殷紂」這種「弒君」的事呢?你猜這要怎麼回答?孟子曰: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也!

你看,多麼容易,多麼巧妙,只要在口頭上取消紂的國君的身份,改稱他為一夫,要打要殺就隨你了。也不必管他當時是否「在位」,也不必計較他「倒行逆施」到什麼程度,或要經過什麼程序,或可以由誰認定「他已經不配當國君」,反正就是我老孟說了算。

那麼,老孟到底相不相信自己的說法呢?他當然是信的;他是如此地信,以致於上面提到的「程度」、「程序」等等需要「思辯」的問題完全沒有進到他的腦袋。事實上,他越是相信自已而雄辯滔滔,齊宣王就越是相信他而忘記追究事實真相--正所謂「余豈好辯哉?余不得已也」!

話是這麼說,但究其實際,這段故事也沒有那麼嚴重,不過就是古代的一場「機智問答」罷了;後人一面欣賞「國君」被偷換為「一夫」的把戲,一面當成奇聞逸事聽聽也沒什麼不可以。問題是中華文化藉機牽扯什麼「三皇五帝」的道統,「內聖外王」的儒術,再經過一兩千年科舉制度的全面管控,迫使中國人一代接著一代地把這些「聖賢經文」毫無批判地灌進腦袋裡,事情就壞了。

壞了的一個症狀就是迷信「名份」,相信「詞語」的力量,忘記詞語只是事實的代表, 還以為詞語就是事實的本身:稱他為「一夫」就可以殺,稱他為「兒子」就不妨讓他打;那麼,只要宣稱「主權及於…」,我不就代表全中國了嗎?何況還寫在「中華民國」憲法裡--寫在紙上又比說在嘴裡更有威力,所以,當我「一表」我「絕不亂表」的時候,理當搬出「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以取信於對方;這時,我已說出「中華民國」四個字,中華民國的存在,經我這麼一說 (雖然只是放在「憲法」前面的專有形容詞),不就是一個事實了嗎?更何況對方還「靜靜聽著」呢!

說到這裡,讀者會覺得我筆下太過刻薄、為人太不厚道嗎?其實這是誤會,我其實是認真在理解他們,幫他們緩頰,讓大家明白他們的無辜:以上說的種種,完全沒有惡意,只是真相的剖析--其實魯迅早就說過:每次我說出真相,人們就以為是諷刺!

我當然了解和中國折衝的困難,要想出一套說法讓雙方都能接受絕不容易。一九九九年,李登輝總統接受德國之聲訪問,在記者關於「獨立」的逼問下,說出「特殊國與國關係」,目的是要解釋「無須宣佈獨立」。接下來的「兩國論」論述,也得到連戰,蘇起等國民黨人的支持(後者還曾和反對者辯論)。

這本來是一個滿好的「話術」:在不否認台灣和中國的關係的前提下,強調「國家分裂」的事實;進可以攻,轉變為「一中一台,一邊一國」;退可以守,就說這是「分裂國家」的常態,正如東西德或南北韓一樣。(可見我也不反對「話術」,只要是從事實出發的論述;我只反對「中華話術」,以為詞語可以改變事實)

中國方面當然跳腳,堅決主張「一個中國」;這時候只要順勢同意這個本來就毫無疑義的事實,然後讓中國選擇:是要承認這「一個中國」正處在分裂之中呢?還是要堅持世上只有一個「沒有分裂」的中國?

如果是後者,無可避免地,台灣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兒的關鍵是「事實」,事實是台灣從來未在中國政府管轄之下那怕是一天!中國如果是「完整」的,而台灣又不在中國之內,她就只好在中國之外了。

如果是前者,「一個」中國既然是分裂的,那當然就變成兩個--這是「分裂」一詞的定義:如果沒有「兩個」,也就無所謂分裂--至於分裂成兩個什麼呢?就國家四要素而言--兩岸事實上都擁有獨立的領土、人民、政府、主權;所以,只好是分裂成「兩國」,但為了不忘原本是「一個中國」,不妨就說是「特殊」關係之下的兩國吧!

所以,這就是建立在事實上的雄辯,可以和中國撕擼,更可據以對國際社會做出強而有力、擲地有聲的論述;即使一時不能得到認同,只要堅持下去,因為事實勝於雄辯,應該可以為台灣爭取到相當的空間。

可惜的是,蘇起以及後來檯面上的國民黨人,受中華文化的毒害太深,竟然放著事實不顧,發明了「主權及於…」的鬼話;其實這還不是兩國論?只是因為昧於事實,自欺而不能欺人;國際固然引為笑談,中國也懶得理你。馬英九們以為中國可以接受這種「各表」,但實際上,因為你是在自己家裡嚅嚅「兒子打我」,已經把自己貶損到比「俗拉」還不如,誰還會去跟你認真計較!

當然,這都是順著「不要得罪中國」這種思路所做的設想;若依我們的本意,最清楚明白的莫過於直接宣示:世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一中各表」是個典型的中華話術,以上,就是對它所做的「批判思考」。

 

本文收錄於人本教育札記3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