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

人本論壇

落(ㄌㄠˋ) 台語運動

文/史英

無論是談論孩子的教育,或思考我們的人生,大概總離不開這樣一個問題:「人,到底可以怎麼活著?」; 畢竟,「活著」才是一切麻煩的根源,而活著的「怎麼」,沒準正是解除「麻煩」的enter鍵。

於此,我們提出「愛智的生活」,希望在「行走坐臥」的上方,還能營造一個「雲端世界」,方便我們的心智隨興神遊其間。以下要講的,原是「愛智」的必然結果,理當無須另立一論;但為了特別強調它,或為了提醒那些把愛智當成「用功讀書」的「另類說法」的人,或為了本文的主題,就還是多說幾句。

多說什麼呢?就說:人活著,應該要活得高興--心中冒出「廢話」二字之前,請先往下看:人應該要活得高高興興,活得意趣橫生,活得興味盎然,活得--隨時隨地都有好玩的事情在手邊可以玩。注意,這兒的重點是「隨時隨地」四字:現代人都知道培養生活情趣,或打手遊,或玩小球,或讓自己的足跡到處逗留…然而,你到哪去找一種嗜好,是隨時隨地都可以沈浸其中、又不誤正事的呢?所以大多數人只好落入「工作時工作,玩樂時玩樂」、「上學等放學、放學拒上學」的老套,以至於,活得,唉,實在很不怎麼樣。

那麼,世上真有那麼一種「隨身嗜好」嗎?這讓我想起早年上小學的事情:一天,老師經過我的桌旁,突然說:「你整天都在唱什麼?唱平劇啊?」,我一下楞住,陷入極度的羞愧感--雖然不明就裡,但我直覺知道「唱平劇」三字是極大的侮辱;然而在那同時,我也發現了一件本來不知道的事:原來我真的一天到晚都在哼唱各種曲調(應該是從歌本裡「自學」而來的)。所以,你看,我竟然不自知地從小就帶著「隨身嗜好」呢!

有人會說,這只是少數人的特殊習性而已;若有那五音不全、七音無感、大音稀聲的,那要怎麼辦?所以,我現在拿出來講的,並不是像音樂那樣的某種「才藝」,而是適用於所有人的一種--因為沒有人想過「語言」可以成為一種「嗜好」,也沒人知道「玩語言」恰是「最正宗」、「熊正港」、「金老牌」、「authenticity guaranteed」的「隨身嗜好」,所以才特別提倡,即便它理所當然的包括在我們早就在提倡的「愛智的生活」裡面。

其實,人之所以都能「自然長出」媽媽的舌頭(mother tongue),正是因為每個小貝比天生就帶著「玩語言」的「隨身嗜好」:聽到什麼話,也不管懂不懂,就在嘴裡跟著咕噥,也不管對不對;長到四、五歲,一般而言,這種毛病都還健在,如果父母不要常常電他:「你整天都在唸什麼?唸國文啊?」可惜的是,好景不常,特別是「總角」、「入泮」以後,好日子隨即過完,不要說玩語言,恐怕玩無論什麼的嗜好都沒有了。

有些人不明就裡,只看表面,就以為學外語要像學母語一樣「全外語」,把原本擅長的母語排除在外;殊不知學母語之所以順利,要點並不在「全母語」的環境--這是外在條件;而在「玩語言」的「隨身嗜好」--這才是成功的內在動力。所以,學外語的時候,最好的方法是把母語和外語揉在一起,反正都是語言,分開了根本很難玩;而有了母語的提攜,也才能進入「隨身」的層次,達到「嗜好」境界!

但我無意談論學語言的方法,而主要是想提倡一種以「玩語言」為「隨身嗜好」的「愛智生活」,以便於我們可以活得「高高興興,意趣橫生,興味盎然」!

比如說,走在路上,不由得想起等一下老闆又要追問那個案子到底有沒有希望;那怎麼跟他說呢?就說我會--全力以赴吧;那還有什麼詞兒呢?就說我一定--「不成功,便成仁」吧?不過,這實在有點「不吉利」,「年終」還沒到手就「成仁」也未免太那個;那就改個詞兒,說--我抱著「Win or Die」的決心如何?

搭上捷運,思路又轉了個彎:咦,東西文化果然不同,西方是把Win 的希望先說出來,哪像華語一開口就說「不win」,根本就是一種「唱衰」的文化,卻又把die 說得那麼文雅--什麼「成仁」,不就是「變dead」了嗎?根本就是「假掰」--不過,啊,不知道 Win or Die的台語怎麼說…

以上,是自己一人時的興味盎然;若是與人同行,則應該更是意趣橫生。比如說,下班約會,芳蹤來遲,好不容易兩人坐下,他順口就說:「『驛頭等君』(Ia̍h-Thâu Tán Kun),我已經hang around 好一陣子了。」;女友微微一笑,露出會意的神色,也不多話,就問起今天和老闆的交鋒。他說:「老闆聽了win or die,倒並沒有懷疑我故意在他面前『落(ㄌㄠˋ)英語』。」;女友說:「那你以後的日子會好過一點嗎?」,他說:「很難說,『有時星光,有時月光』(Ū-sî tshenn-kng/tshinn-kngū-sî go̍eh-kng/ge̍h-kng),我早就『慣看秋月春風』了。」…

所以,我確實是要提倡「落(ㄌㄠˋ)台語」、並時時和英語對比的「隨身嗜好」,因為對於我們生活在台灣的多數人而言,大概除了華語被學校充分「加強」(甚至扭曲)外,就是台語和英語是我們隨時隨地可以玩的語言;而玩語言,真的可以發達思想,發揮創意,擴大人際,讓我們活得高興。天生耳目,本來只是為了接受外界訊息;但為了讓「耳目一新」,我們創造了多少「聲色場所」(繪畫、音樂、電影…等等)。那麼,天生唇舌,同等寶貴,我們也曾同等對待嗎?除了不得已講幾句言不由衷的話,我們還做了什麼「言為心聲」,或讓唇舌開心的事呢?

「玩語言」,就是為了彌補長久以來,我們「欠唇舌一個高興」的那個公道!為了愉樂耳目,還得進到各種聲色場所;但只要想愉樂唇舌,獨樂樂也好,眾樂樂也好,根本就隨處可行--這不就是「隨身嗜好」的真義嗎?至於隨處「落(ㄌㄠˋ)台語」可以讓我們感到身為一個台灣人的光榮與驕傲,那就更不在話下了。質是之故,就讓我們來推動一個「落(ㄌㄠˋ)台語」運動(英語無須提倡,已經有太多人動機不良地在那兒「落(ㄌㄠˋ)」了),號召所有願意「活得高興」的人共同參與,會講幾句就講幾句,不會講就學幾句,豈不大快人心!

 

既然說到學幾句,那就順道也請大家看一下我們的「教小孩台語芻議」,並請前輩們多指教。

「教小孩台語」芻議

一、  我們反對:

1.     將台語視為低俗,將英語視為高貴

2.     將語言當成單純的「工具」,忽略它對心智發展和批判思考的重要意義

3.     用模仿「學母語」的方式去學「非母語」

 

二、 關於「非母語」的學習方式,我們主張:

1.     儘量透過與另一語言的「對比」「參照」來學習

2.     儘量透過語言的「美學」(而非「實用性」)來引發學習動機

3.     儘量透過語言在「各方面(而非「日常生活」)的使用」來學習

4.     可以混雜不同語言(中文,英文,台語)來練習表達

 

三、 語言的「美學」大概包括:

1.     音調的韻味

2.     表達意涵的獨特意味

3.     表達方式(句型、文法等)的特殊效果

4.     其它能使人感覺到機智、幽默、親切、雄辯…等等符合語境的表現方式

 

四、  語言的使用範圍應該包括:

1.     各種專業領域

2.     思想層面

3.     心靈與感情層面

 

五、 關於「教小孩台語」的初步構想

1.     主要以英語做為對比的對象

2.     在可能範圍,採「台英語雙聲帶」來練習

3.     避免用台語鞏固或宣揚中華文化

4.     可以採用例如《娃娃看天下》四格漫畫為素材,讓小孩以台語和英語表演

5.     可以採用例如「公視台語台」的某些「專業內容(環保,自然,歷史…等)」為素材,教小孩陳述其內容(容許混雜華語,英語)

6.     可以選取某些深富內涵的「台語講演」(包括外藉人士所講),做為小孩學習之範例

7.     選取或自編「符合台語美學」的材料,編成短劇讓小孩表演

8.     選取或自編「符合台語美學」的材料,編成可以隨時「講出來」的「格言」,讓小孩伺機使用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