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
人本論壇大拜拜

人本論壇

大拜拜中的肥皂箱

文/史英

其實,從他們鍾愛「實驗教育」這個概念,就可以知道是無意於改革現體制的;把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進步的教師和家長一意追求的教育,稱之為「實驗」,意思就是說:請讓我們試試看吧?至於體制多年來「實驗」填鴨教育、升學教育、體罰教育,等等殘害民族幼苗的教育,到今天交出怎樣的實驗報告,他們並沒有什麼意見。換言之,所謂「實驗教育」云云,基本上就是讓現體制的不良教育取得合理性:別再批評體制呀,體制已經讓我們自己去實驗自己的啦!

大拜拜來了,爐煙裊裊,萬頭攢動,即使穿插著電音艷舞,但「空氣中總是充滿了虔誠的味道」;這時候,如果有人擺出肥皂箱,站上去講些「不合時宜」的話,那──那還真算是難得的「一景」!

事情的緣起,是「實驗教育論壇」(政大鄭同僚主辦)來邀森小的林主任,去分享這些年來森小自己辦「師資培育」和「在職進修」的經驗;但後來發現只有十分鐘可以報告,她就不知道要怎麼講了:大拜拜畢竟不是講道渡化的場合!於是,改為「派」基金會馮執行長出馬,不講森小經驗了,只講「實驗教育的師培」(以下簡稱「實培」)應該做什麼,和什麼不該做──反正她得罪的人多了,也不怕再多幾個。

於是那天(六月十日)在三、四百人的場子裡,馮執行長就在「壇」上講了九個重點。雖然每一點講不到一分鐘(扣除前言後語),但我覺得,她講得言簡意賅,發人深省;如果願意一聽的話,就一定可以醍醐灌頂,所以就加一點解釋和補充,寫在下面。

第一點講的是:「實培」(即「實驗教育的師培」)首先應該洗去學員身上所受到的一般「師培機構」造成的「污染」,而不是只叫他們閱讀美好的教育哲學或教育理論,或「觀看」某些「實驗教育」。

例如,教育界或教育系所裡,充斥著「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教師」這種奇怪的意識;遇到任何教育問題,只知怨怪環境、制度,卻很少去想自己可以做什麼。從他們口中最常聽到的,就是「家長要求」,「升學壓力」,「不打怎麼教」,「不背誦死記就考不好」……好像自己做為一個教師,從頭到尾根本就是一個旁觀者。從這種態度中,完全看不出他是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專業工作者,甚至也可以說,所有這些「毛病」根本都是從師培機構裡「學來」的。又例如,教育界有計較福利、貪小便宜(例如從書商那裡)的風氣,甚至到現在還認為寒暑假是老師的假期(那是學生的假期,領薪水的老師當然還得工作);如果不能針對這些歪風痛下針砭,給學員打預防針,或做心理建設,那何必另立什麼「實培」?

第二點講的是:「實培」應該要能去除學員對兒童的成見(或下意識的「惡意」),才能真正從小孩的立場協助他發展自我,建構道德或倫理的概念;而不是只把焦點放在什麼「輔導」或「班級經營」的「技術」或「策略」上,或者只是叫小孩處罰小孩而美其名曰「學生自治」。

這不是容易的事,因為相對於兒童,每一個成人(無論多年輕)都是一個「強」者,而強者的邏輯,就是弱者應該負責;並不是有哪個成人故意這麼想,但做為強者,就是很難避免落入這個陷阱:有多少父母對孩子有無盡的愛,但這個愛,並無法使他成為孩子的支柱,卻只能強化他對孩子的掌控。一直強調「教育愛」,或兒童多麼純真可愛,是絕對不夠的;「實培」必須認真面對這個問題,設計真正面對內心的課程,讓學員徹底改變看待兒童的眼光。例如,讓學員「重建自己的童年」,或者就是一條必經的道路(天呀,到底有誰能在十分鐘內講這件事啊?)

第三點講的是:「實培」必須讓學員徹底「戒除」體罰,包括形體的和心靈的體罰,並且成為一個絕不妥協的「兒童保護」者:看到任何人打小孩,他都應該是第一個介入的人(或依系統提報,或與對方溝通),而絕不能假裝沒看見。

第四點講的是:「實培」要釐清「人與知識」的關係而不是一味強調「自主學習」。「自主學習」的原始意義,是反對「強迫學習」;但不能被解釋為「小孩如果不想學,就不能叫他學」:事實上,正是在「不能強迫」的前提下,教師要發揮其專業自主,針對兒童不同的需求,調整自己的教法與教材,適度引導他回到學習的路上來。

「自主學習」會淪為「只有自主,沒有學習」,是因為教師並不真的知道兒童為什麼要學那些知識(如果不是為了考試),所以就會想,既然我們有了「實驗教育」的管道(從小學實驗到大學),中間沒有了考試的壓力,那還學它幹嘛? 「實培」必須建立一種「知識論」,讓學員理解「知識」不是為了考試,也不是為了找工作,而是為了「豐富人的生命」,「使人獲得解放」……

第五點講的是:「實培」應該讓學員重建新的學習經驗,把自己過去的學習經驗重新反芻一遍,否則,無論嘴巴上講多麼好聽的教育理論,實際教學的時候,就只能把體制的學習複製到孩童身上。

對於「實培」而言,這是很大的挑戰;因為這些號稱要推動「實驗教育師資培育」的人,他們自己對「實培」學員的教學,恐怕還是以傳統體制的方式居多,要不然就以為叫學員做計劃,寫報告,就算是跳脫了傳統,卻很少去想,到底要怎麼讓一個學不會的人學會。真正見真章的,是要帶領學員把中小學的某些課,以新的方式重新學習一遍:對於講解,有什麼「不服」的質疑?對於課文,有什麼批判的解讀?對於自己學習的感受,有什麼內省,等等;透過這種過程,學員才可能「洗骨換髓」,變成一個新的(實驗的?)老師。

以上五點,綜合起來看,就是提醒大家,如果現有的師培機構,包括師大教育系、政大教育系,以及其它教育大學,或教育學程等等,不能從根本上反省,反省至今為止的教育體制,都是他們「培育」出來的人所造成的,那麼,他們其實沒有資格再去推動什麼「實驗教育師培」;因為,知恥近乎勇,不知恥就沒有勇氣改革,沒有改革的勇氣而還去竊據「實驗教育」這個領域,就只能又把一個新的契機糟踏掉!

人本論壇大拜拜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on_Callow_Images

其實,從他們鍾愛「實驗教育」這個概念,就可以知道是無意於改革現體制的;把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進步的教師和家長一意追求的教育,稱之為「實驗」,意思就是說:請讓我們試試看吧?至於體制多年來「實驗」填鴨教育、升學教育、體罰教育,等等殘害民族幼苗的教育,到今天交出怎樣的實驗報告,他們並沒有什麼意見。換言之,所謂「實驗教育」云云,基本上就是讓現體制的不良教育取得合理性:別再批評體制呀,體制已經讓我們自己去實驗自己的啦!

以上五點之外,接下來講的,比較是更高層次的目標。第六點是:應該發展教材教法,而不是把一切都丟給教師去自主;第七點是:要培養老師從不同的生命看待世界,不要總是假借實驗觀察之名去傷害其它生命,同時破壞兒童對其它生命的關懷;第八點是:要讓老師成為一個社會關懷者、批判思考者,而不要再落入儒家「明哲保身」的圈套;第九點是:要讓老師成為一個健康、成熟、快樂的人!

有人會說,你們受邀分享森小經驗,怎麼都不談森小,而只是去教訓人?其實,以上九點也就是森小卅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正是森小師培的經驗,只是限於時間,沒辦法講細節,只能講大項。至於不特別強調森小,只說我們期望「實培」這麼做,也是一種虛心的表現,表示願意和大家一起往這個九個方向努力。當然,其間馮執行長也有舉例,例如曾有人主張讓小孩去摸蛇,以體驗和其它生命的互動,但森小後來反對這麼做,以免小孩視「忽略蛇的感受」為當然;不過,就只能是這種很小的小小的例子而已。

那麼,如果有人想要知道更多、要更全面的了解呢?馮執行長於是宣佈,我們將在近期舉辦「理念教育研討會」,邀請關心的人一起來討論「我們可以追求怎樣的教育」,屆時,也會請森小的「校方」:教師、家長、學生,以及「基金會」,出來現身說法,不限師培的議題,包括辦學的各個層面(親師互動,父母成長,師生共學,教學方法,在體制中掙扎求存……等等),並接受大家的批評與指教。

以上,是關於這「一景」(就是「大拜拜中的肥皂箱」啦),我所能提供的一個剪影,還請大家笑納。

本文收錄於人本教育札記3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