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水背後的髒邏輯

文︱李昀修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rebecca mahoney
 

用守貞教育這個詞可能讓某些團體不太高興,不過在一個電視節目上看主持人訪問學生守貞教育時學了甚麼,有學生回憶當時有人拿兩杯水,一杯藍色的叫阿男,一杯綠色的叫阿女,說:「兩個是男女朋友。有一次他們做了婚前性行為。」接著將兩杯水倒在一起變成噁心的髒水,說:「於是他們就變髒了。」

聽完這段話,會覺得荒謬且粗暴、毫無邏輯,大概都是很正常的感受,甚至我們也很難去想像說,怎麼可能有人會用這種方式給學生上課呢?會不會是學生的記憶搞錯了呢?

XXX提到,也有的學生認為和不同的人發生性行為,才能知道誰是自己最適合、最想要的人。這時志工老師會帶著一瓶可樂,邀大家玩添油加醋,當一瓶可樂加了很多不同的醬汁之後,就再也不是可樂的原味了。(註)

遺憾的是,這樣的教學真的存在於校園中,甚至授課團體對於課程本身顯而易見的粗暴與錯誤也渾然不覺。而一如以上報導內容所顯示的,這樣的教學還存有許多不同的變體。或許,他們用的不是兩杯叫做阿男與阿女的水,也或許用的不是可樂,而是別的甚麼。然而,這些教案都有個共通點──

都以液體的混和來隱喻性行為。

在這一類教案中,液體的混和做為性行為的隱喻,暗示著性行為過程中伴隨著的體液交換是一種骯髒的行為。這當然不是性教育的教學中應有的內容,而是教學者自身的意識形態。實際上,按照教學者本來的邏輯,應該是指學生還沒準備好時發生性行為,對心理上有著無法排除的傷害,並不是說身體內永遠會有那一杯髒水,而是心中有著髒水。然而在手法上卻以比喻的方式偷渡並換置了這些概念,讓年紀小的學生以為只要發生性行為就如同那杯髒水一樣。

這樣的教學目的是為了甚麼呢?也不過就是為了讓小孩從小就對性行為產生罪惡感、羞恥感以及骯髒感。事實上這根本不配稱為一種教學行為,只是種低俗的表演及詐騙的話術,看似滿懷善意的教學內容背後,實際上遮掩不了的,是掌控下一個世代孩子的慾望。

同時,這些話術本身也有嚴重的邏輯問題。畢竟倘若婚前性行為後就會變成髒水,那麼為何婚後不會變成髒水呢?究竟是結婚證書的魔力,抑或是神的祝福發揮功效?又或是只要結了婚就算變成髒水也沒關係?

而同此理,可樂除非只與可樂相加,否則無論加的是油、醋、鹽、糖或者其他調味料,也無論添加量的多寡,都一定導致它的變味。這兩個教案都精彩的展現了什麼叫作邏輯不通,什麼叫作瞻前不顧後,挖東牆補西牆的典型案例。

這些教案本身存在著龐大的內在矛盾,並沒有一致性的邏輯脈絡,也無法發揮教育的功效,唯一的效果,就是以似是而非的偽道理來恐嚇與欺騙學生。而正是因為授課的人以這種破碎的基礎來胡亂發揮和變奏,才產出了各式各樣的變體,導致了以自己的意識形態去霸凌真正性平教育的現象層出不窮。而這樣一個毫無教育專業(我們甚至還不談性別專業呢)的教案,是沒有資格進入校園的。

註:《基督教論壇報》 2014.5.20報導〈得勝者真愛守門員 作青少年重要他人〉

☛ 在課堂上,你可以問:

✏ 如果用阿男水跟阿男水混合的話,顏色也不會改變吧?

✏ 是不是只要可樂跟可樂在一起就沒問題了呢?可是一樣的可樂說不定有很多瓶啊?

 

李昀修/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40期

【看見兒童性侵】保護兒童性侵吹哨人〉法律可以提供什麼保障?

一個完整及健全的兒童保護制度,需要為兒童性侵吹哨人提供完整的保護,才能鼓勵與支持社會上每一個人站出來保護兒童。吹哨人保護條款要周全,才能有保護之效。當中必須涵蓋:吹哨人的類型、舉報的類型、舉報的途徑(內部申訴、外部申訴)、保護的範疇(身份保密、免承擔民事、刑事及行政責任、免受報復及騷擾)、救濟管道。

2020人本聚賢會

我們追求並實踐『愛智生活』『人本社會』的理想,使人成為他自己,使人追求公義與事理,使人獲得自由與解放。

【民主的滋味】放棄官菜的反對黨

上海菜可以分為「本幫」、「外幫」、以及「海派」三種類型。「本幫」指的是一般市民生活中產生的當地菜餚。「外幫」則是融合中國各省烹飪專長的各地精華。這些菜系相互學習,演變為適合在地人口味的混血新菜餚便稱為「海派」。這期民主的滋味要講的是雷震,如何以在強人體制作為一個唱反調的異議者,從中可以看到白恐受害者是不分省籍。

【問事書店】開學了!用這些書跟孩子教規則

開學了,跟幾位認識的孩子碰面聊天,有人說很想在家學習,不論是數位學習,或是在家自學,只要不去學校上學就好了。原來,不想去學校的這幾位孩子並不是討厭學習,也不是討厭學校,而是害怕一直被管…那這篇藉由培瑜推薦書單,一起來了解如何跟孩子談規訓!

政府 必須站在反歧視這一邊

關於新北市圖書館下架 <國王與國王>乙事。這不僅僅是性別平等教育的爭論,新北市政府下架書籍的作為,不只違反了性別平等,侵害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更是強化歧視。

幸佳慧怎麼看《國王與國王》

一年多來,我在台灣一些大學或高中的校園演講場合裡,偶爾會帶上幾本同志議題的原文繪本,除了讓年輕學生看見童書創作者對於同志的主張外,也帶著學生看文本裡的文藝性與敘述技巧。 那麼,我想問,究竟是誰在害怕、躊躇甚至阻礙了我們的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