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數學想想」辦營隊,帶孩子想想防疫

文︱李庭芝   圖片提供︱Apple老師
 

這天,編輯部來到人本「數學想想」辦理的營隊「驚異大岐航」課堂上--這是為了因應延後開學而加開的營隊,課程的設計上也和病毒、細菌等相關。

當我們抵達教室時,數想老師正開始分發奇怪的圓形物體,小孩們對著圓形物體大呼小叫「你的好多喔!」、「為什麼我這格只有一點點!」,大家熙熙攘攘,彼此分享自己的圓形物體上面的成果。

原來這是老師在幾天前發下的培養皿,讓孩子們用沒洗過的手、有用肥皂或酒精仔細洗過的手、還有去摸兩個自己覺得很髒的地方的手,然後在畫了格子的培養皿上培養細菌來比較看看。

不得不說,看到那些毛毛的細菌爬滿培養皿,連沒做實驗、只是在旁邊看成果的我,都頓時覺得很想去洗手。在之後的訪談裡,營隊老師Apple跟威羲也笑著說,小孩原本都沒想過自己的手那麼多細菌,在看過培養皿之後,大家洗手都變認真了。(編按:下圖即為該課程的細菌培養實驗成果。每個培養皿的左上格是沒洗手觸摸後的情況,右上格是用酒精或肥皂洗過手再觸摸,下方兩格是摸過自由選擇的地點後再觸摸)

antivirus8-2

跟小孩談「細菌和病毒」的營隊

營隊為期四天,主題圍繞著「人為什麼會生病」這個主題展開,Apple老師跟我們解釋了課程的設計--第一天先跟孩子談,以前的人生病的時候都怎麼辦?像登革熱、鼠疫這些疾病是怎麼傳播的?如果不生病會怎麼樣?從這些問題去帶出細菌和病毒是什麼、人的身體是怎麼運作的,「然後也講了到我們人自己是會修復的,所以我們外面的各種疾病,只要增加自己的免疫力,就可以靠免疫力來救自己。」接著就是教小孩如何正確地洗手。

第二天從洗手醫生的故事開始談起,跟小孩介紹細菌發現的過程、種類,並且讓小孩思考:細菌都是壞的嗎?還是說細菌也有好的?然後也在這天用洋菜培養基來尋找細菌。

第三天則是介紹了肆虐印加王國的天花病毒,和孩子談論病毒與抗體、病毒是如何在人體內運作的。孩子也提出許多有趣的問題,像是如果宿主死了,病毒會怎麼樣?病毒會一直複製下去嗎?

第四天就是來看看培養皿上的細菌啦!最主要的幾個發現是,沒洗手比有洗手的還要多細菌,酒精消毒比肥皂水洗手的細菌多等等。在這之後,老師們和孩子介紹了病毒長什麼樣子、如何傳播的,也讓孩子運用自己到的知識來畫一張防疫海報。

威羲老師提到,其中有個孩子的培養皿特別驚人,而且是洗手之後比沒洗手還要多細菌,不只長滿了原本預定的那一格,還蔓延到其他格,「所以他第一天看的時候,他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的培養皿特別多細菌。他自己想想,說啊我知道了,我沒有用肥皂洗。可是就算沒有用肥皂洗,那為什麼長滿了全部?」威羲老師說,後來大家跟他一起仔細推敲,發現原來他不只沒有用肥皂洗,也沒有擦乾手,因此給了培養皿更多水分,讓細菌可以蓬勃發展。

不過威羲老師也笑著說:「從此以後叫他去洗手,他超認真在洗。這個實驗真的很有趣,小孩看到這麼多細菌後,真的都很認真洗手。」

用知識安住自己的心

兩位老師都有觀察到,在營隊剛開始的時候,不少小孩感覺是緊張的,「新聞剛出來的時候正好是我們第一梯數想營,那個時候真的是草木皆兵,小孩來這邊開學典禮的時候,全部的小孩都戴口罩。」Apple老師說。

威羲老師也說,一開始的時候甚至會有小孩問老師為什麼不戴口罩上課,「數想營那時候很明顯,我們上個禮拜,第一天的時候我記得也是都有戴。」不過隨著課程的進行,可以感覺到孩子慢慢放鬆下來,就有孩子會覺得今天上課也許可以不用戴口罩。

「我自己覺得,在這個時間點辦這個梯,說老實話滿重要的。我們大人自己也因為備課而更了解。」威羲老師說,當自己很如實的去了解細菌、病毒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就會知道,啊,原來事情是這樣子的,那恐慌感就會降低許多。「小孩無法想像原來他的手有這麼多細菌欸!看到那個培養皿後,他們就真的就乖乖去洗手了,以前就是衝去然後就回來了,現在也會衝去,欸~怎麼還沒回來?喔~很認真在洗,這就有差別。」

Apple老師也笑著說,現在小孩不只洗手會很認真洗,排隊的時候也不會催促,因為會知道大家等下都需要那些時間才能把手真的洗乾淨。

除了知道怎麼生病,也要知道怎麼變健康

威羲老師說,在講完人是怎麼生病之後,下個梯隊講的是人要怎麼保持健康。除了可以吃健康的食物、多運動之外,「其中我們討論一個關鍵是,小孩都沒想到過,就是『開心』。你不開心就吃不下啊,什麼都不想做,然後又憂鬱,又睡不好,都不運動,也不照顧環境,就是集所有會讓你生病的事情於一身。但他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就是,開心還蠻重要的。」

就像防疫不一定要正襟危坐、或是恐慌焦慮,在「驚異大岐航」梯隊裡面,我們用生動的故事、課堂操作,讓孩子去思考「事情是怎麼一回事」。不論大人或小孩,我們都可以帶著求真的眼光去面對未知的挑戰,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我們不見得需要深陷害怕之中,而是可以從問題開始,踏上尋找解答的探索之路。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民主的滋味】放棄官菜的反對黨

上海菜可以分為「本幫」、「外幫」、以及「海派」三種類型。「本幫」指的是一般市民生活中產生的當地菜餚。「外幫」則是融合中國各省烹飪專長的各地精華。這些菜系相互學習,演變為適合在地人口味的混血新菜餚便稱為「海派」。這期民主的滋味要講的是雷震,如何以在強人體制作為一個唱反調的異議者,從中可以看到白恐受害者是不分省籍。

【問事書店】開學了!用這些書跟孩子教規則

開學了,跟幾位認識的孩子碰面聊天,有人說很想在家學習,不論是數位學習,或是在家自學,只要不去學校上學就好了。原來,不想去學校的這幾位孩子並不是討厭學習,也不是討厭學校,而是害怕一直被管…那這篇藉由培瑜推薦書單,一起來了解如何跟孩子談規訓!

政府 必須站在反歧視這一邊

關於新北市圖書館下架 <國王與國王>乙事。這不僅僅是性別平等教育的爭論,新北市政府下架書籍的作為,不只違反了性別平等,侵害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更是強化歧視。

幸佳慧怎麼看《國王與國王》

一年多來,我在台灣一些大學或高中的校園演講場合裡,偶爾會帶上幾本同志議題的原文繪本,除了讓年輕學生看見童書創作者對於同志的主張外,也帶著學生看文本裡的文藝性與敘述技巧。 那麼,我想問,究竟是誰在害怕、躊躇甚至阻礙了我們的希望呢?

【阿土 ê 台語思想枝】台南腔行不行

面對沙文而獨霸的華語,堅持說原住民語,堅持說客語,堅持說台語。說到華語知道它本身不是據有制高點的唯一,遑論還要求你說得「標準」。單一的國語政策已經不再。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影響力在萎縮中。現在再批判「台語都在戲劇中被當成粗俗的印記」已經不夠。

【特別企劃】造假教育何時休?——從論文抄襲事件談起

教改這麼多年,有多少人認真檢討各層級的教育造假、造假教育!?
因此,本期特別企畫,我們採訪了幾位學生,請他們提供第一線的、對作弊、抄襲…等等造假的觀察。再者,高教體系的造假者,究竟為何能毫無恥感、罪感地持續其虛偽作為?當這些行為,在教育界裡不停地以各種形式被演繹,究竟會對下一代造成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