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輸在起跑點?」——越焦慮越輸

採訪整理︱李昀修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89期

不知何時,「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這句話開始深埋在家長心中,也為社會平添一番苦果。

「我堂哥家小班的美美已經會寫一到一千了!」、「遜,我姑姑中班的孫子偉偉還學會寫字與注音符號呢!」、「哼哼,我家隔壁老王的大班兒子小明可是會說英文呢!」

其他家的孩子都是神童,回過頭看到自己家的鼻涕小孩就覺得內心一陣酸楚,咬咬牙想著哎呀哎呀絕不能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點,獅子也會把自己的小孩推下懸崖…

殊不料這一推,有可能小獅子還真的上不了懸崖──倒不是小獅子沒用,是那個年紀就是做不到。

而比起小獅子,人類的幼兒園小孩要面對的挑戰可還複雜多了,學注音、學英語、學寫字、學才藝…怕輸在起跑點的想法讓大家想一股腦把資源通通灌給眼前的小孩,可是大人的期望與孩子在成長上的需求之間,常常是有點距離的。

早早學寫一定好嗎?

童童老師的職能治療觀點

甫出版《撞牆教養學》且在臉書上時常提供教養觀點圖文的職能治療師童童老師在訪談中提到,自己遇過誇張的是小班便被要求從一寫到一千。而無論做得到做不到,寫字這件事在家長們的焦慮列表上總是名列前茅。不會寫字,或者寫得醜、寫得不照筆畫、寫得慢…種種種種,背後依然是那個熟悉的焦慮──怕輸在起跑點。

然而起跑線越拉越早,從職能治療的角度而言卻未必是件好事。

「比如說過早寫字,家長一定會想要要求小孩正確的姿勢,可是他的小肌肉條件本來就不會在那年紀做到正確的握筆姿勢。比如說手腕有力氣可能要到五歲後,五歲前要同時控制手指頭跟手腕會很難,所以孩子最常見的握筆姿勢就是手腕會出現懸空的狀況。硬要他手腕有力或者硬逼他做出動作,可能就會使用到錯誤的肌肉造成累積性的損傷。比如我們常看到做出代償性的不良姿勢又一直重複,造成肌腱發炎的狀況。」他接著舉例:「第二個影響是因為我過早讓他做這件事情,背後更多更重要的基本東西反而被漏掉。比如在四歲時要做的應該是讓他的食指更有力、是發展視知覺,但你太專注在寫字導致更基本的東西被漏掉,也是我們會看到的狀況。」

「寫字」這個動作,其實是許多能力統合的成果,肌力、視知覺、空間概念…一環環的發展下來,才是一個完整的學習過程。童童老師便曾在臉書上出過不少關於寫字的圖文,告訴心焦的父母──不會寫字只是一種表徵,理解孩子發展的內在需求才是根本。

「公幼訓練小朋友剪剪刀,這就是非常好的練習,因為剪刀活動的練習就會包含大拇指的靈活度、包含手腕的力氣、手眼協調,反而會比可以做出書寫重要。那比如六歲或小學時再讓小朋友書寫,即便不怎麼糾正都能比較容易用正確方式書寫,因為小肌肉條件都好了。」

童童老師的觀點提醒了我們,有時看似在玩的舉動反而是孩子在當下發展里程碑裡所需的練習。家長如果能夠越過這些表徵,先緩緩自己心中那股輸在起跑點的焦慮,或許就能比以往更清晰地看到孩子樂於在每一項玩樂中學習、發展的晶亮眼神。

是起跑點?還是跑錯邊?

說來說去,起跑點真的存在嗎?雙語、全美語、可能還要加上才藝,小小孩的一天同樣只擁有二十四小時,選擇花時間在某些事情時就必然也捨棄掉另外的事情。這樣的觀點在幼教界中已有許多文獻與討論,例如台北市立大學幼教系林佩蓉教授便著有許多相關文章,提醒讀者過度強調美語教育,恐怕讓幼兒心理、行為發展等專業淪為教學現場的配角。

在《上全英語幼兒園要付出哪些代價?》一文中,她更舉例孩子可能出現排擠中文學習的狀況,甚至受限於英語能力而無法與老師深入討論,造成英文也僅停留於淺碟式學習的問題。更遑論流動率較高的外語師資加劇了幼兒因環境變動得花上更多力氣適應,而孩子對於自身非英語的文化可能感到自卑,甚至日常社交中無法使用英語表達時便選擇將委屈深埋心底…這些生活面上的影響,對發展中的幼兒來說比英文是否輪轉更為重要。

會了重要?還是想一直學重要?

同樣常在幼教中常見的焦慮則是「注音符號」,雖然教育部禁止「分科教學」及「以精熟為目的的抄寫練習」,然而許多家長仍擔憂孩子是否上了小學後會跟不上,許多私幼也順應家長的焦慮,早早展開注音符號的精熟練習。然而學習注音一事同時啟動著孩子對於語音聲韻、對於符號意義與連結的諸多探索,而它們的重要性絲毫不遜於抄寫能力。

在本適合遊戲、探索與體驗式學習的幼教階段,早早將學習本身收束為機械式的反覆練習,看似是比其他人搶先一步了。但童童老師也提醒到:「學習有天生的動機,因為這有趣因為可以有成就感,所以主動去做,但是精熟練習有一部分把這學習動機轉換成行為動機,某一程度來說可能會喪失學習本身帶來的成就感或探索性。」

走出自己的步調

看著飄渺的起跑點焦慮,當下的我們時常會把生命想像成一條小小的窄道,必須不斷衝刺才能成為贏家。可是在衝刺的過程中卻反倒把原本應該發展的重要能力丟失。在學理上固然有所謂發展期、發展指標、發展里程碑等等諸家說法,可那絕對不代表在每個人的生命中劃出一條線來決定及格與否,相反地,在每個階段孩子都需要不同的發展方向,它們多元並融合的支撐著孩子學習成長。多元且愉快的接觸、發展、玩,都是未來茁壯的重要養分。

即便,人生真有所謂起跑點,伊索寓言的龜兔賽跑想告訴我們的也許並不是叫兔子一路狂奔不要停,而是即便慢如烏龜,專注行走在自己的發展步調上,倒也有不遜於兔子的優雅堅毅與快樂。

而且不一定比較慢。


採訪整理︱李昀修

 

 
《人本教育札記》作為一本社會改革組織的刊物行走江湖三十多年,永遠與時俱進的現代教育顧問,今日也將不斷的進化,為你帶來更深刻的教育新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