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川少女凍死事件—殘酷的背後還能留下什麼?

文︱李昀修
圖︱Photo by Kentaro Toma on Unsplash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88期

雪融化的聲音,像是萬千片毛髮般纖細的玻璃正依次碎裂。

2021年3月下旬,在大雪初融的北海道旭川一處公園裡,一具身著輕裝的少女屍體安靜的自初融的積雪中露出,此時,距離她失蹤已超過一個月。

在失蹤當日,她向通訊軟體上的朋友們發了自殺預告,從此下落不明。根據驗屍報告,少女的死因為低溫症,死亡時間為二月中旬,大致與她出走的時間吻合。

而這並非單純的自殺事件。

少女名為廣瀬爽彩,十四歲。按理正該就讀中學的她,死亡前已不再上學,而是在與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奮戰,時間長達一年半,在轉學之後。

造成廣瀨爽彩罹患PTSD的原因,是在轉學前遇上的,長達半年的嚴重性霸凌事件。原先喜歡笑也喜歡出門的爽彩在公園遇上了一女二男的中學生,被他們要求傳送裸體的影片與照片,他們還威脅倘若不從的話,便會性侵爽彩。

害怕的爽彩給出了影片,然而,影片在社群與通訊軟體上擴散了。

警察去哪了?

之後,爽彩再度被叫去公園,除了原先的一女二男之外,還有另外的中學生與小學生,他們要求爽彩如同先前擴散的裸照般當場自慰,逃無可逃的爽彩只能照他們的話做。不久之後,十名以上的欺凌者威脅說要讓更多人看到照片,爽彩懇求他們住手,卻被回應「去死」。

「好的。我會去死的所以請把照片刪掉吧。」爽彩說著跨過了柵欄,從四米高的河堤跳入河中。

由於有人目睹跳河後報警,警方開始調查。然而面對一群未滿十四歲的兒童無法以刑法問責,於是只能要求「注意」、「撤下照片」。然而即便撤下照片,也會在另一處被其他加害者再度上傳。在網路擴散的作用下,警方撤下照片的做法也只能視為亡羊補牢。

教師們去哪了?

面對未滿十四歲無法揹負刑事責任的兒童,本該發揮功能的教育組織卻幾乎沒有作為。爽彩的母親曾多次試圖協商,然而無論是旭川市教育委員會、該校校長、班級主任、教頭(輔助校長執行校務工作的職位),都未曾伸出援手。

教頭更說道:「十位加害者的未來,跟一位受害者的未來,哪邊比較重要?當然是十個人,怎麼能為了一個人毀掉十個人的未來,哪邊對將來的日本更有利,請好好的考慮一下。」

霸凌的痛楚會持續多久?

受到霸凌的半年後,母親帶著爽彩轉校搬家,然而受到PTSD所困,爽彩幾乎再沒出門上學過。

這段期間她是否持續在網路上受到騷擾尚不得而知,然而在與PTSD奮戰一年半後,爽彩仍然過世了。即便搬離了原先的環境,曾經被霸凌、裸照在網路上被擴散…這些傷害似乎跨越了時間與空間,依然糾纏著爽彩。

曾遭受過類似經歷的被害者們或許能明白這樣的感覺——離開原先的地點是一種止損,避免持續陷入那樣的人際關係裡,然而已經擴散的照片與資訊難以追回,霸凌延伸到網路上後帶來持續性更高與擴散度更遠的傷害。如果說霸凌發生的當下,被害者宛如身處一場暴風雪。然而霸凌結束後,那些被拍下與流傳的影片大概就像一場永不結束的冬天,恆久而細碎的,在身體各角落結下了冰霜。

時至今日,我們又能怎麼平復這樣的創傷呢?

憤怒的人們何處去?

在爽彩死後,日本發行量最大的周刊——週刊文春前往北海道採訪,報導了整起事件。案情引發了網友們的憤怒,於是網路上展開了一波對事件中霸凌者的人肉搜索,無論是吃案的班主任、教頭、校長、學生與各種相關關係人,皆被找出真實身分,並且被製成人物關係圖流傳在網路上。

如今網路世界的擴散性,被反過來作用在當初的霸凌者們身上,班主任與教頭的不當發言被公開報導,而網路連署中也不乏究責旭川市教育委員會的聲浪。在事件發生過後的半年,人物關係圖仍然在持續修改、增加,許多網友也仍在轉發此案件的相關報導。

殘酷的事件,而未來呢?

在殺伐聲中,日本参議院議員從另一個角度切入關注,表示「作為兒童政策的一個重要問題,我也會在自民黨總部處理。我們計劃於九月二十一日訪問旭川市教育委員會教育長進行預備調查。」

這或許是重要的觀點——作為兒童政策的角度來看,我們如何理解這樣殘酷的事件?

發生在北國的旭川少女凍死事件有一種冷調的驚悚,甚至令人困惑「為什麼這些未滿十四歲的孩子可以這樣殘忍?」無論是令人跳河、唆使自殺等等,報導裡那些孩子的言行中所帶有那彷彿僅從趣味性出發、缺乏熱度的冷酷與惡究竟是怎樣誕生的呢?而諾大的教育組織裡,竟無一人回應那求救聲,這樣的冷漠與棄守,也令人不禁疑惑如今的社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冷然的社會,最終一同造就了一位少女之死。

未來還有萬千個兒童可能會走上同樣的道路,不管是成為霸凌者,或是被霸凌者,無論如何,僅憑刑法是解決不了的——日本的參議院議員想傳遞給社會的,或許是這個想法。


文︱李昀修
圖︱Photo by Kentaro Toma on Unsplash
 
 
《人本教育札記》作為一本社會改革組織的刊物行走江湖三十多年,永遠與時俱進的現代教育顧問,今日也將不斷的進化,為你帶來更深刻的教育新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