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跟民主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談極權?>提問,讓他們找答案

香港
文︱周美里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Studio Incendo
 

編按:

在民主環境下長大的台灣孩子,自由如同呼吸般自然,沒有被壓迫的經驗。我們要怎麼跟他們談極權?《人本教育札記》問長年反抗威權的圖博之友會伙伴。她說:向孩子提問,讓他們思考自己的未來。

人本來邀稿,想要討論香港的反送中,該如何和孩子討論這個議題。長期以來推動關心圖博人權,我們總是把重心放在年輕朋友身上,透過很多活動例如夏令營、印度達蘭薩拉青年參訪團等,讓台灣年輕朋友認識圖博的議題,尤其親身來到圖博流亡社區,更能直接感受。台灣的青年朋友們,不負所望,他們的表現總是令人讚嘆,印證了愈了解圖博就愈投入。隨後,不僅在許多聲援圖博的活動中看到他們,在許許多多的人權議題中,也同樣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

現在的年輕人出生時,台灣不是已進入第一次政黨輪替,也是已民主化總統直選了。過去威權統治,甚至二二八、白色恐怖對他們來說如此遙遠,僅僅是教科書的幾句話吧。由於沒有被壓迫及威權統治的經驗,台灣年輕人在理想性中,總是被認為將自由視為當然,難以體會自由需要爭取的可貴。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優點是自由對他們如同呼吸一樣自然,是天賦的權利。缺點是,不曉得自由是必須爭取、必須付出代價的。

因此,感同身受的體驗是如此重要,到印度圖博流亡社區走一趟,聽家中長輩述說二二八或過去威權統治的經驗,都是帶領年輕人體認自由的可貴及代價最好的方式。從過去圖博運動來看,也的確是如此。然而,圖博、印度,畢竟離我們較遠,香港反送中卻不一樣,帶來了全新的感官震撼。

對台灣的青年孩子們而言,從香港反送中傳來的訊息,幾乎是「直球對決」。香港,這個比台北繁華的國際都會,西方文明在東方的櫥窗,連港大中大近年來都因為全球排名而成為台灣高中生心目中嚮往的大學之一。他們耳熟能詳,甚至也可能造訪過好幾次。今天,香港活生生的上演黑警施暴、黑道肆虐,學生領袖買雷射筆被抓,在地鐵裡無辜民眾被毒打,民眾被黑警槍傷。透過即時且活生生的影片,將這些恐怖的鏡頭一幕幕傳回台灣孩子的眼裡,他們受到的震驚是非常強大且劇烈的。

和三一八學運不同,台灣的孩子闖進立法院,台灣社會聲援、支持,大人們盡所能地保護他們,大家知道底線在那。和我們相似的社會,守法守秩序的香港,怎麼了?十幾歲的孩子被捕、被打、被抓,他們怎麼了?他們為什麼在大熱天流血流汗、面對催淚彈、子彈齊飛不退縮?他們哪來的勇氣?自由真的這麼重要?香港人過去不是「向錢看」的代表嗎?他們不再愛賺錢嗎?自由對「賺錢」、「經濟」到底扮演什麼功能呢?這次出來反送中的都是年輕人,他們不正是青春年華前途似錦,為什麼反而是他們站出來在抗爭的第一線呢?他們要什麼樣的未來呢?他們是付出了未來,還是贏得未來呢?

最後,和青年孩子們,總是不能不面對一個非常嚴肅,而且痛苦的問題:如果是你呢?你有這個勇氣和決心做同樣的事嗎?(不必給他們答案,但是要給問題,讓他們自己去思考)台灣的三一八學運,和香港年輕人反送中比起來,簡直是小孩扮家家酒了,台灣的孩子還能在溫室中被保護多久,他們能永遠不面對香港人現在面對的問題嗎?恐怕正在考驗我們台灣的大人吧,我們再不努力,就是我們的孩子面對了。

我覺得,我們無法告訴孩子答案,我們只能提出問題讓他們思考,他們自己自然會找到答案,由不得我們。這是他們自己的未來,自己的命運。

 

周美里/台灣圖博之友會會長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4期

【民主的滋味】放棄官菜的反對黨

上海菜可以分為「本幫」、「外幫」、以及「海派」三種類型。「本幫」指的是一般市民生活中產生的當地菜餚。「外幫」則是融合中國各省烹飪專長的各地精華。這些菜系相互學習,演變為適合在地人口味的混血新菜餚便稱為「海派」。這期民主的滋味要講的是雷震,如何以在強人體制作為一個唱反調的異議者,從中可以看到白恐受害者是不分省籍。

【問事書店】開學了!用這些書跟孩子教規則

開學了,跟幾位認識的孩子碰面聊天,有人說很想在家學習,不論是數位學習,或是在家自學,只要不去學校上學就好了。原來,不想去學校的這幾位孩子並不是討厭學習,也不是討厭學校,而是害怕一直被管…那這篇藉由培瑜推薦書單,一起來了解如何跟孩子談規訓!

政府 必須站在反歧視這一邊

關於新北市圖書館下架 <國王與國王>乙事。這不僅僅是性別平等教育的爭論,新北市政府下架書籍的作為,不只違反了性別平等,侵害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更是強化歧視。

幸佳慧怎麼看《國王與國王》

一年多來,我在台灣一些大學或高中的校園演講場合裡,偶爾會帶上幾本同志議題的原文繪本,除了讓年輕學生看見童書創作者對於同志的主張外,也帶著學生看文本裡的文藝性與敘述技巧。 那麼,我想問,究竟是誰在害怕、躊躇甚至阻礙了我們的希望呢?

【阿土 ê 台語思想枝】台南腔行不行

面對沙文而獨霸的華語,堅持說原住民語,堅持說客語,堅持說台語。說到華語知道它本身不是據有制高點的唯一,遑論還要求你說得「標準」。單一的國語政策已經不再。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影響力在萎縮中。現在再批判「台語都在戲劇中被當成粗俗的印記」已經不夠。

【特別企劃】造假教育何時休?——從論文抄襲事件談起

教改這麼多年,有多少人認真檢討各層級的教育造假、造假教育!?
因此,本期特別企畫,我們採訪了幾位學生,請他們提供第一線的、對作弊、抄襲…等等造假的觀察。再者,高教體系的造假者,究竟為何能毫無恥感、罪感地持續其虛偽作為?當這些行為,在教育界裡不停地以各種形式被演繹,究竟會對下一代造成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