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

港人雖勢弱言輕,但絕不虛作無聲>香港退休教育工作者發言挺青年

香港
文︱邱沐樑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Studio Incedo
 

編按:

《人本教育札記》詢問幾位香港人:面對香港現況,你會跟下一代講什麼呢?你會建議台灣人跟下一代講什麼呢?一位退休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觀察香港年輕世代的行動,發言如下。

今年中秋夜,香港地標獅子山的山脊銀光閃耀。維多利亞港對岸的太平山頂同樣銀光閃閃,一束束雷射藍光直射到彼岸獅山頭上,隔海連結起兩座山峰。獅山之巔,由發光管組成的「FREE HK」字樣,巍然而立。

這夜,數以千計-甚至可能過萬-香港人竟把獅子山狹窄山徑(大部份路段只容一人)擠得水洩不通。人群排隊沿徑而上,走走停停,不時互相打氣,又互相嘻鬧。這一夜的和平歡笑,比對三個多月來的慘烈血戰,顯得特別溫暖而可貴。

一百天前,這份平安是多麼理所當然。我們以為自由、公義、甚至人身安全,都是理所當然。但這些都可以一夕之間分崩離析。

六月十二日,香港人和平集會反對送中條例。我們相信有向政府說不的自由。但政權向人民開槍,催淚彈從四方八面射來而使人民走避不得。一位年輕老師被子彈射中右眼,一名新聞工作者中彈昏迷。當晚,政權指控人民暴動。

我們以公義之名,要求撤回惡法、撤銷暴動定性、設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六一二事件。但政權的回應是開動國家機器以警暴、律法、軍事恐嚇、經濟控制、網絡攻擊等全面更強力地鎮壓。自此流血事件不斷…

七月廿一曰晚,逾百名白衣人在港鐵元朗車站無差別持棍追打市民,多名市民被打至頭破血流。襲擊歷時逾句鐘,巡警到場卻是調頭而去、報案熱線接不通、元朗警署下閘關門、傳媒拍攝到警察與白衣人拍膊交談,握手言歡。

八月十一日晚,警察在尖沙咀警署內向街上示威者開槍,一名年輕女示威者被射中右眼,眼眶骨粉碎,眼球爆裂。她中槍後布袋彈仍卡在護目鏡上。而警方堅稱女示威者是被其他示威者以彈珠射傷。

八月三十一日晚,防暴警察衝入港鐵太子站車廂內,無差別攻擊車上乘客,包括用警棍敲打後腦和向臉部直射胡椒噴劑。多人浴血。傷者紀錄後來被發現遭不正常刪改。三名嚴重受傷者不知所蹤,生死未明。

連月來,催淚彈各區發放,警暴、濫捕不斷。有路人被警棍爆頭,有人路過質疑警察暴力即被捕。至今超過一千四百人被捕,最年輕都只有十二歲。年輕人被捕後都遭受嚴重虐打。少年血流披面的畫面,被捕後骨折送院的報告,無日無之。

九月二日早上,學校開課。有中學生在學校門外聚集(就只是聚集),警察突然湧至追捕一群學生,有學生被撲倒地上,滿面鮮血,門牙掉落,嘴唇須要縫針。連上學都不能安全。

九月七日晚,警察突然衝入港鐵大埔車站追打市民。一名中六學生被打至頭破血流,一度神智不清。事後頭部須縫兩針,右手尾指及肩膊均有骨折須治理。連回家都不能安全。

九月十四日中午,在牛頭角有年輕人下樓午膳,剛巧遇上親中國團體與市民爭執,警察到場,把據報當時只站在一旁按手機的年輕人拘捕。連下樓吃飯都不能安全。

這些都是六月十二日之前無法想像的事。六月前,香港人還安穩地吃喝玩樂、做喜歡的事、說相信的話、安全回家,我們曾視這些為理所當然。直至它崩解,我們才想到,它的崩解其實都是可以預見,因為極權的威脅老早就橫在頭上。只是那時我們默不作聲。

九月開課以來,中學生接連自發組織聯校人鍊,以示捍衛自由的決心。有一位穿校服的中學女生舉起手寫的紙牌:「我雖勢弱言輕,決不虛作無聲」

香港人抗爭已經超過一百天。若問我們為何堅持,我會說,堅持,不是因為有用,而是我們不能背棄受傷和死去的手足,更不能讓勇敢愛香港的年輕人孤身作戰。(本文成於2019年9月中)
 

邱沐樑/香港教育工作者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4期

  • 最新文章

給高中生的洞識營

2020年寒假,人本教育基金會邀請多位大學教授、專家學者,陪你一起走過十七歲,走過高中生活與學習的種種,並窺見大學殿堂裡、學識的的興味、思考的興味。

與孩子談香港

怎麼跟孩子談香港情勢?談港人為何堅持抗暴不退?六位港人告訴你,他們怎麼想。

上學看運氣!?

常態編班的制度下,學校會用抽籤決定孩子的班級。你知道,運氣還決定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