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是一種選擇

教養,是一種選擇
文︱吳麗芬   圖片︱Nelson L.  出處Flickr
教養,是一種選擇

我認識一個一年級的小孩,十分容易被激怒,和人一起玩球的時候,只要不小心漏接,被說一句「哈哈,笨蛋!」,就足以令他暴怒一場,完全忘掉自己曾經如何地會接球,而且前面十幾球都沒漏接過。在我們看來,他這樣實在冤枉得很。

後來我們想了一個方法幫助他,每當發現他就要發作了,把握時機馬上對他說:「人家那樣說你,你只覺得他說得不對就生氣,但你想想,你真的會因為有人那樣說,就真的會變成那樣嗎?為了不是真的事情而生氣,不划算,而且會讓對方覺得你好好玩。」

類似的話說了幾個月,我們正擔心他怕不被煩死了;沒想到就看到這一幕:一個三年級的孩子正拿言語激怒他,眼看他就要爆炸了,就在那一瞬間,他居然倒吸一口氣,很「淡定」地向對方說:「我知道你接下來要講什麼,但不管你講什麼,都是為了讓我生氣,所以我才不會理你。」說完轉身就走,留下那個大孩子獨自錯愕。

目睹這精采一幕的大人們,無不奔相走告:這小傢伙太厲害了,竟然就這樣脫胎換骨了;但在我心裡,卻浮出一個聲音:孩子能,大人難道不能?

為什麼這麼說呢?札記上「猶太爸爸,台灣媽媽」那個專欄的文章,就要集結出書了(書裡還有多篇沒有在札記發表過);因為要寫推薦文,又拿初稿來復習了一遍,難免又想起那個老句型:猶太人能,台灣人能不能?

其實,傳統上,猶太人重視的教育就不只是讀書寫字而已,而是思辨能力!自古以來,他們就會將討論聖典過程中的不同意見整理成教材,以供教育之用,同時非常重視彼此的討論與答辯,因此,即便目前對聖典的詮釋已有統一答案,但卻在教育上確保了未來可能的改變,因為時代不同了,答案就可能改變。因此,「眼前的權威不一定永遠都對」早成為猶太教育的重要傳統價值觀,難怪他們所建立的國家,雖然經常處於備戰狀態,竟是強調民主的教育;而這個聖典允許鞭打孩子的民族,竟然立法禁止體罰(包含學校及家庭),我由此看到擁抱傳統的猶太人並非自己文化的俘虜,反而是改變文化的基因。

就像孩子可以改變自己一樣,「台灣人能不能?」不是文化的問題,而是選擇的問題。我們的確受到過往教育以及傳統文化的影響,但我們卻不必是過去教育和傳統文化的俘虜,我們有能力改變自己,只要我們選擇—改變。

 

教養,是一種選擇吳麗芬/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數學想想國總監

教養,是一種選擇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279期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快樂父母班

快樂父母班

快樂不是一種運氣,而是一種能力與力量。
透過覺察、透過視野開展、透過實踐,我們將長出力量,於是成為一個真正快樂的父母

愛的藝術電影讀書會

愛的藝術電影讀書會

面對孩子、面對自己、面對伴侶、面對人…我們不只需要方法,我們更需要的是思想與哲學,
這些將決定我們的視野與方向,並讓我們能擁有自己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