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雞蛋

不只是雞蛋

文︱陳生慶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作者:Tom Ray

不只是雞蛋

那個平常的晚上,森林小學的校園裡卻沾黏著不尋常的痕跡--走廊、樓梯、草地、球場四處散落著破掉的雞蛋。怪不得,剛剛看到幾個小孩,一臉的興奮,又好像夾雜著一絲鬼祟。問了一輪,這群孩子也不打算隱瞞,正是他們趁夜從廚房偷拿生雞蛋,一顆接一顆,愈丟愈過癮。

為什麼會想扔雞蛋?孩子們說:好玩、好奇、開心、洩憤;也有人說:沒有為什麼,就是喜歡聽雞蛋破掉的聲音。換作在一般學校,這群孩子會有什麼「下場」?不用說,大家都想像得到;那麼,不打不罵的森小會怎麼「處理」?還是,「不處理」?

 

把問題變成「議題」

我先問小孩:雞蛋,是葷的還是素的?

果然,有小孩說:可以吃的蛋就是素的,聽過「蛋奶素」吧;也有小孩半信半疑地猜:你會這麼問,一定就是葷的。問他為何是葷的,他又改口:素的,素的啦。看到他們的好奇心全被鉤了出來,我趕緊接著說:目前有一個觀點是,雞蛋其實是葷的。

這要追溯到「蛋雞」更上游的來源:為了辨別哪些小雞是公的、哪些是母的,當受精的雞蛋孵化之後,成千上萬隻小雞都會被放到工廠的運輸帶上,透過儀器分辨公母,一旦性別分出來了,就會被送往不同的目的地--如果是母的,會被養大成為「蛋雞」;如果是公的,除了一部分飼養成為肉雞,其他的,輸送帶會直接將牠們送進一個機器,活生生地輾碎(這是真相,但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懼,我和孩子們說的是「屠宰」)--因為這些小公雞將來沒有辦法生蛋,而把牠們養大所需要的成本,又高於肉雞的價值。 

雖然沒有受精的雞蛋,本身可以算是素的;但為了滿足人們對雞蛋的大量的需求,背後卻有一大群小公雞因此被殺害,所以有另一種主張是:雞蛋,其實是葷的。 

成為蛋雞的小母雞,命運也很不相同:少數是自然放牧的走地雞;絕大多數,成為格子籠蛋雞--約莫A4大小的籠子裡,關著二到四隻雞,吃喝拉撒都在籠子裡,終生被迫不斷下蛋,不斷「與自己的孩子分離」,多數的雞一輩子都不曾走踏到地面上,更無法伸展牠們的雙翅。(註) 

我最後強調,說這些,並不是要請你們少吃蛋。雞蛋,在我們的生活裡,確實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提供了很關鍵而且必須的營養,但我們可以練習,站在其他生命的立場思考,不要浪費蛋,不要把它當成玩具。 

另一位老師致甫,從人的角度出發。請小孩先說「自己」丟雞蛋時的心情,再請小孩盡量猜「別人」的感覺,不論有沒有丟,所有人都試著猜猜看:有小孩說,生活在這個環境裡的人會不舒服,因為蛋汁很臭、很黏;有小孩說清掃的人會覺得很麻煩,因為很難掃;有小孩說,買雞蛋的人會不高興,因為要再重新去買;也有小孩想到,廚師可能會有困擾,因為廚房的東西隨隨便便被亂動、拿走

 致甫的結論是:「我們很重視你們過得開不開心,也很希望大家生活在森小都是舒服、快樂的,但如果只是讓自己開心,後續卻會影響到這麼多『別人』,就需要再多想一想。」

第三位老師小何,從「雞蛋和高牆」的角度切入。

先問小孩,曾經在那裡看過人家丟雞蛋?孩子們說,看過人們在抗議時「蛋洗」政府。為什麼抗議時要丟雞蛋?丟雞蛋的意義是什麼?孩子們猜,可能是背後有更重要的思想要表達、或是雞蛋可以避免傷害人。小何向孩子們解釋:雞蛋有一種「脆弱」的象徵,意思是,人民很「脆弱」,面對強大的政府或惡勢力,即使易碎,還是要奮起一搏。

 除了「丟雞蛋」,現在其實還有不同的方式:一九九七年五月,由人本教育基金會號召發起「五○四悼曉燕,為台灣而走」大遊行、「五一八用腳愛台灣」大遊行,要求「總統道歉,撤換內閣」,在台灣街頭首度使用雷射光,突破鎮暴部隊的防線,將「認錯」兩個字投射在總統府的塔樓上;去年,反課綱違調,學生們把承載理念的紙飛機射進教育部。現代的抗議,已經愈來愈少人丟雞蛋,漸漸發展出更好更多元的方法。

小何最後說,希望孩子們未來長大,在面對「強權」或「不公義」時,仍能保有「丟雞蛋」的精神和勇氣;但,在森小這樣安全的、不打人、不罵人的地方丟雞蛋,和那些為了理念抗議而丟的雞蛋,有什麼不同?請大家放在心裡琢磨思考。

 

只是「談」,有用嗎?

可能有人會想,即使不打不罵,罰個「愛校服務」總可以吧?讓小孩「怕一次」,不是比較一勞永逸嗎?可能也有人好奇,不過就是丟個雞蛋,小孩心裡也都明白,是自己調皮搗蛋,老師們為何還要如此殫精竭慮,從三個不同的面向和孩子們慢慢地談?因為我們始終相信,多和小孩討論這些事理,把「問題」轉變成教學的議題,比起一直叮嚀他、教誨他,要有意思多了,而思想的啟動,也比矯正一個行為,影響深遠多了。

日本心理分析師河合隼雄說,「自我實現的萌芽,時常是以惡的形態顯現的。」一個人的成長與獨立、創造和進步,往往是從突破既有的規範開始。以這樣深刻的眼光來看,孩子們扔出的,其實不只是雞蛋,更拋出了他們對既有規範的好奇與挑戰,就看大人接不接得到。

您一定想追問,小孩後來到底還有沒有再丟雞蛋?沒有,從那天之後一直到學期結束都再也沒有。我們相信,當孩子有了新的思維和視野,他就有能力做出比較好的選擇。萬一將來又發生了呢?那就再談啊,不怕。


 

註:請參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調查報告「動物有福利,人類有福氣!善待雞,才有好蛋!呼籲政府畜牧政策及消費者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不只是雞蛋

陳生慶/人本基金會教育中心主任

不只是雞蛋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