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球的小杰

打球的小杰
文︱郭佩筠 圖片提供︱三重青少年基地  
打球的小杰
小杰從小被判定智能障礙(輕度),讀資源班。國中時被診斷為ADHD(過動),服藥中。媽媽帶小杰來基地的第一天,要小杰有禮貌、要他站好,威脅他「不乖就回家跪祖公喔」。

說起來,小杰算是有資源的。在教育體系是資源班,也被送到醫療體系「治療」,但導師還是介紹媽媽帶小杰來基地。我們猜,一定有什麼環節,需要被接通。

一開始來基地,小杰就像是衝出籠子來到森林,急跳跳想要宣告自己是森林一份子的小猴子。無論遇到鳥類、哺乳類、爬蟲類……他都要邀請大家跟他一起飛。他是那麼急切想宣告他的存在,卻反倒處處跟人發生衝突。所有他的邀請動作,都很容易被當成挑釁。

陪他讀書的助教也很困擾。

他有時心智年齡顯得很低,聽到蠟筆小新就狂笑、在桌子下頭爬來爬去、學狗汪汪叫;有時又想要裝大人,手夾著筆管假裝抽煙、講話夾雜靠北等髒話;甚至為了裝大人還說些匪夷所思,明顯有問題的話,像是「我剛剛去見我女朋友,我們明天要去拍婚紗」。

我們聽小杰的學校同學說,在學校小杰是安靜許多的,跟在基地判若兩人。這倒有趣了。小杰在基地是分心且坐不住的,還主動找人玩(即使馬上發生衝突);但他在學校卻乖乖坐好,吃藥後連轉頭跟同學講話都大幅減少。我們大膽猜測,小杰在學校的乖,恐怕是種壓抑,無論是來自藥物或是其他。壓抑的結果是他內在的躁動更大,那股需要動的能量,無從發揮。來到基地,就大肆解放了。

所以,我們跟助教們討論商量,先來照顧小杰「動」的能量與需要。學習的部分,就安排在「動」之後。至於裝大人跟處處衝突的問題,就先看著、顧著就好。

幫小杰安排動態的體能活動,提升專注力

我們為小杰安排各種運動,而且單獨陪伴。這些運動方案不只是休閒或能量發洩,而是讓他在動的狀態中,練習「控制」的能力。

譬如,我們會帶小杰去公園丟接球、打羽球、打籃球、跑步等,不只刺激腦部發展,發展瞬間注意力,還可練習掌控力道與方向。過程中,我們會回饋給小杰,「有沒有感覺到手臂伸直出去」、「唉呀再晚些擊出,落點就剛好阿」、「你這次用力剛剛好耶,所以不會偏出去」…。讓他有機會覺察自己,從身體開始。

如果在基地內活動,則帶他朝某個目標丟紙球、把紙球當棒球打、用桌球拍拋接桌球、立定跳遠等等。一樣是發展肌肉跟手眼協調。

當然,球沒拋接好、沒打到,我們是不可能責備他的,不僅僅沒責備他,也不會有任何一句「你要多練習,不要偷懶,才會練好」,這類看似鼓勵卻可能讓過動孩子受挫的語言。

小杰能持續專注在動態活動上,一直玩到他累了為止。這樣安排後,他不但沒有坐不住,每天心情都很愉快,與人的衝突也變少了。若要在運動前後,再進行一點靜態的活動,他也比以前更有辦法完成。

一段時間後,我們發現小杰無論是丟球或打球的姿勢、力道跟速度都掌握得很好。於是有些他本來比較做不來的,需要較細緻的手部動作的,像是摺紙、剪紙,寫字等,我們就有機會帶他練習。

陪小杰打桌球也打理人際

小杰在基地要找人玩時,常常直接從別人背後打下去,讓對方嚇一跳,引來對方罵他或追打,他愉快的跟對方互嗆,完全不知道對方已經生氣了。我們幾乎每天都要處理小杰與人的衝突。但他無法進入談話,只想用「對不起」三個字儘快結束對話,最後大家都覺得小杰的道歉是假的,跟他講沒有用,只能兇他或不要理他。

當我們帶著小杰每天運動漸入佳境後,「野心」也漸漸來了。我們思索著,是不是也能透過運動,帶小杰跟其他孩子互動。

每個星期四,是助教重文陪小杰打桌球的日子。重文會做球給他打,練習比賽對打時,重文還會隨時回饋小杰打得好的部分。有了對打的信心,小杰就想找其他孩子打桌球。

一開始基地的孩子們不太相信小杰會打桌球,幾次跟他對打過後,孩子雖然訝異但也確信「小杰會打桌球耶」。小杰這次不需要裝大人,不需要說假故事,就能有個真實的活動,和人互動。只是,和人對打時他總想要表現高超的球技,愛殺球又殺不好,打成高飛球,讓對方一直撿球。再加上,球只要沒殺好,小杰就會先開口嗆人,掩飾自己的挫敗感。一段時間後,基地孩子就不愛跟小杰打球。

那段時間,小杰邀人打球屢被拒絕。一旦被拒絕,他的反應就是罵人「不要就不要啊!了不起喔!幹!」我們大人可以理解這是他挫敗後的防衛,但孩子們就是離小杰而遠之。

我們跟助教重文商量後,由重文出面和小杰談。

重文一邊教小杰如何對打、如何殺球,避免無章法的亂打;另一邊則教他如何讓人喜歡跟他打球。

重文問小杰:「為什麼你喜歡跟我打球?」小杰說:「因為可以打很久啊!」重文也聊了自己喜歡怎樣的對手。他跟小杰談,人們通常喜歡怎樣的球友,並借機用小杰打球時的習慣,舉例說明哪些行為會讓人不舒服。平時小杰聽到對自己負面的評價,就立刻防備起來,不高興的嗆回去,但重文前頭已經先讓小杰把思考放在「大家喜歡怎樣的球友」,找不到球友是他很在乎的事,重文有意提供協助,而不是要攻擊或責備他,所以小杰聽了不但沒有生氣,還能進一步說他自己的感覺──小杰以為,別人拒絕他時是「他們討厭我」,沒有想到,別人不想跟他玩,是因為不喜歡他亂殺球、輸不起。我們試著讓小杰改變內在的認知,促成他行為上的改變。

小杰很願意改,但己經被孩子們拒絕的他,得先讓人願意再次跟他打球。重文教他,要邀請人時可以說:「你現在有空嗎?可以跟我打球嗎?」並提醒他若被拒絕,要先忍住不發脾氣,一發脾氣,下次別人就更不想答應了。教他一句簡單好用的話,或應對方法,讓他可以練習。

後來小杰想要邀大人打桌球,我們就陪他練習說一遍邀請人的話。為了不讓他一開始邀請人就落空,我們只要一被邀請,就高高興興的陪他打球。如果當下真的有事無法答應,就跟他說明目前無法打球的原因,再主動提什麼時候可以陪他。小杰也都可以接受,就在旁邊等或去做別的事。

我們也從旁幫忙促成其他孩子跟小杰打球,讓其他孩子有機會感受到小杰的改變。有小孩跟助教重文說:「你真有耐心,要是我呴……」我們聽了都哈哈笑,當孩子這麼說,表示他漸漸在體會,我們用什麼心思與態度和小杰相處。孩子們也從我們與小杰的相處模式中,漸漸體會了些什麼,知道了些與小杰相處的方式,理解了些小杰的狀態。

孩子們之所以「黏上」基地,就是知道大人們會花怎樣的心思去設法理解與對待每一個孩子。一個已經要上高中的孩子說:「唉呀,也是啦,小杰就是這樣啦,以前我也會齁,我想我現在長大一點了,哈哈」。現在,雖然其他孩子很少主動邀約小杰打球,但也不會抗拒小杰的邀約。而打球時的衝突,也減少許多。

回頭想想,到底我們幫忙接通了什麼環節呢?也許只是順勢但積極而為。

 

打球的小杰

郭珮筠/三重青少年基地教學與生活輔導員

出自人本教育札記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