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小孩子的畢業公演─《意外之火》(下)

森小孩子的畢業公演─《意外之火》(上)
文︱小何老師
森小孩子的畢業公演─《意外之火》(下)
 

孩子們的意見跟大人不同,這在森小不是特別的事。過去每次班級活動,我們也盡量讓每個孩子都表達意見,來回討論。有一回為了決定演出莎士比亞的哪齣戲,全班討論了兩個星期。有的人想演喜劇,有的人想演悲劇,吵成一片。孩子最後讀了兩種劇本、看角色的台詞,理解喜劇和悲劇的內涵差異,充分討論後才形成共識。

所以當孩子們說,不想跳現代舞,想演「揭發職棒打假球」,聽到他們能提出另一個有「批判意識」的主題,我想著「好傢伙!」打從心底由衷讚嘆,反倒有點懊惱自己當初怎麼沒想過這麼有意思的話題?

「『職棒打假球』如果轉化成一齣戲,要表達什麼?」「角色可能有球員、教練、黑道、職棒高層還有,問題是怎麼曝光的呢?」「女孩們要演什麼?」好多問題攪得我睡不安穩,輾轉反側一晚,我決定先找棒球男孩們聊聊。

我找了大靖和阿彥來,問他們是不是真的很不喜歡目前的構想?

「還好啊!」孩子們說。

「我很認真的想著你們昨天說的『打假球』,覺得很不錯ㄟ!而且我了解,你們真的好想在畢業前,穿棒球服站在舞台上。」

「對啊!真的很想。」孩子們聽到,臉上發出光彩。

我談到有個重點我一直想不透,請孩子們猜猜看是什麼。他們當然猜不著。我說,「職棒打假球」這齣戲裡有一個角色,大家一直弄不清楚。

孩子被勾起了好奇心,一個個的猜著,從教練、黑道到警察,都說了一遍,全部槓龜。

「猜猜看,到底是誰去『告密』的?這個『告密』的人內在發生了什麼事?他是基於良知還是受到委屈?他有沒有從中得到好處,還是因為得不到好處?」我談道,這個最關鍵的角色,一時很難猜想,不知道怎麼寫他的內心戲。

「真的很難!不知道他是誰?」孩子們也陷入沉思,仔細想著。

我說,這個關鍵角色目前我們能猜想得太少,難以掌握這齣戲。也許當我們蒐集更多的資料後,能寫出一個非常精彩的劇本,可是當下有困難,這需要更長的時間。

棒球男孩們點點頭,表示了解。我慢慢談到對於女孩們的關懷,男孩們也能理解我的「苦心」,願意支持。原來我私下擔心著,他們會不會質疑我「偏心」?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這樣的聲音,這讓我非常感動。

 

 

回到班上,我跟全班同學說明前述的討論過程。再來面對剩下唯一的問題:女孩們就是不想跳現代舞啊!

我談到台灣傳統社會對於女性的箝制,讓女性在成長的過程裡,會慢慢自動退居成「配角」,而這正是我鼓勵她們演出蔡瑞月故事的原因之一。

「在那個保守匱乏的年代,這個人竟然去追求這麼純真的夢想,自己搭船去日本,敢穿上快要露出屁股的芭蕾舞裙,跳舞。」孩子們摀著嘴笑了起來。我繼續說:「大環境壓迫她,她不是讓自己變成『男性』,去參與鬥爭。她保持自己的特質和理想,追求,不被打倒。」

為什麼演出這個戲很重要?「因為舞蹈社開始抗爭、失火時,我已經大學畢業了。而我,當年竟然不知道這件事。」

「是喔?妳是因為寫劇本才知道這件事?」孩子們睜大眼睛問。

我點點頭:「是啊!而且我猜你們的爸爸媽媽們也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對台灣這麼重要的人,這麼重要的事,竟然很多人不知道。這個無知的現象背後的意味深長。」

我也試著去和女孩們深層的擔心對話,請孩子們仔細感覺自己的內心:「到底『怕』什麼?」「那個『怕』的背後,是不是已經中了傳統社會的『毒』,傳統就是要女孩們害怕、退卻,心甘情願演出『小角色』、『配角』,最好舞台的燈光不要打在我身上,讓大家看不見我。」

孩子們靜靜地想著。

「我是可以跳舞啦!可是不想要一個人在舞台上。」一個女孩說。

「我隨便,都可以。」另一個女孩說。

「我也是隨便,跳一下子沒關係啦!一下子哦!」

我笑著說:「不然最後全班一起跳舞!」

「真的嗎?大家都要跳哦!每一個人!」孩子們眼神發亮,高興得不得了。

「對!」我說。

「好啊!」男孩女孩們一起大聲地說,沒有人再害怕了,除了我之外。

 

 

終於取得了共識,我還擔心什麼呢?在寫劇本的過程中,我們訪談了蔡瑞月舞蹈社,閱讀越來越多的資料。我慢慢地意會到,「意外之火」似乎不單純是白色恐怖時代對政治犯的壓迫,也包含了藝文團體藉著政治情勢在搶奪資源。例如,在口述歷史裡,有一段談到蔡瑞月曾經花了十年功編的「晚霞」舞劇,先是由政府出面說要作為國慶晚會的表演,改名為「龍宮傳奇」。接下來在屢次的跨單位會議裡,舞蹈社沒有應有的發言權。蔡瑞月內心恐懼著政治迫害,沉默隱忍。最後,整齣舞劇竟然被另外一位李姓教授接管,舞蹈社完全退出。(註)

我跟史英老師述說著這些過往,談到戲劇的敏感處,觸及一些人,他們可能不願意被提起,這讓我感到憂慮。我不確定會不會有人告訴我:「這部份不要寫」或者「因為很敏感,把這段歷史隱藏起來」?沒想到史老師聽完,直說這是「轉型正義」的落實。

轉型正義?這四個字我是知道的。有趣的是在討論劇本的過程裡,我想都沒想過。我這才深刻的感覺到,原來「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勢必會碰觸某些人心中的禁忌,而此刻,我心中竟然感到些微的畏懼,擔心那股埋藏在暗處的力量會反撲,那股曾經傷害蔡瑞月的力量,會不會也來威嚇關心這事的我們?

這是大家都會有的擔心?還是因為我,童年是在戒嚴時代成長呢?

我轉身去觀察孩子們,他們是否有這層擔心?看起來是沒有的。人文老師小彥閱讀了這些資料後,跟孩子們談:跳舞是生命的一種展現。他們在課堂上討論國標舞、嘻哈舞、現代舞的元素,比較異同。小彥老師還想跟孩子談的是蔡瑞月的浪漫和追求,像是她曾經和丈夫雷石榆在雨後遇到一個「水窪」,兩個人感情好到搶著說要揹對方跨過去,最後是蔡瑞月高高興興地把丈夫揹了過去。

「我希望孩子能知道,蔡瑞月是怎樣的一個人。她就是這麼浪漫、勇敢追求夢想的女孩。我多說一點生平,希望孩子不是只體會到她被壓迫的無望人生。」小彥老師說。

聽她這麼說,我心裡很感動。孩子們正要展開翅膀,飛向大世界。台灣的戒嚴時代還沒成為過去,校園裡充斥著想要控制個體,泯滅生機的力量。到底演出蔡瑞月的故事能否落實轉型正義?我沒有把握。但至少孩子們可以看見在那樣黑暗的時代,人的生命裡仍然閃耀著最單純美好的亮光。

這個亮光,不會被任何人、任何力量抹去。

 

註:關於「龍宮傳奇」這段公案,存在原創作劇本裡,後來在排練時,因為考量整齣戲的流暢與觀眾的理解程度,將之刪除。

 

森小孩子的畢業公演─《意外之火》(下)小何老師/森林小學老師

森小孩子的畢業公演─《意外之火》(下)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