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抗疫,天經地義?其實,有人為此賠上一生(上)

洗手1
文︱改寫自《家裡的森林小學》
 

#多洗手抗疾病  #洗手怎麼變成醫學常識的?

洗手這種事,有什麼可思考的呢?

在人本出版的《家裡的森林小學》有聲書中,有這麼一則故事。

對Semmelweis和Lister來說,「洗手」這件事耗去了他們的一生。他們兩個只相差幾歲,但Semmelweis是歐洲的匈牙利人,Lister是大布列顛島上的英國人,所以從來沒有見過面,彼此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對方;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卻各自為「洗手」奮鬥了一輩子。

1837年,Semmelweis到維也納學醫,後來成為婦產科醫師。當時婦產科最頭痛的問題,就是產褥熱:媽媽生產後常常莫名其妙的發高燒,過沒幾天就死了。就拿維也納綜合醫院來說,一棟產房裡,一年大概要接生3500個小孩,其中就有將近800個媽媽因為產褥熱而死!但同一家醫院的另一棟產房,也是每年有3500位媽媽生產,卻只有50、60位會得產褥熱。

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別?Semmelweis開始思考。後來他注意到:在第一棟產房裡,接生由醫師負責,而第二棟病房裡,接生的通常是產婆或護士。他猜想:醫師常常動手解剖、研究病死的屍體,難免把病死者身上的某些東西傳到產婦身上,可能就導致產褥熱;產婆很少接觸屍體,反而沒這個問題。

你可能會覺得,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嗎?Semmelweis還在那兒猜!但在當年,連細菌都還沒被發現,「感染」的概念自然也還沒建立,也就不會有人把產褥熱和醫師們接觸過的屍體聯想起來。就連Semmelweis也不敢確定自己的猜想對不對,直到1848年,有一位醫師解剖的時候不小心割傷了手,結果竟然出現產褥熱的症狀,而且很快就死了,Semmelweis終於下定決心,請大家在接生以前,用氯水洗手。在Semmelweis的要求之下,一年下來,第一棟產房得產褥熱的人數,居然從七八百人下降到比第二棟產房還低。

但幾乎沒有人認為這是Semmelweis的功勞,反而認為他胡說八道。而這個發現竟是他悲劇人生的開始…

#為什麼Semmelweis的說法沒被接受?

#關鍵不在他有沒有救到人

#答案請聽錄音檔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家裡的森林小學》

更多《家裡的森林小學》請看

【專題】是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

人本教育基金會與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在8月12日,合辦一場線上座談會,「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從《創傷的智慧》紀錄片談起」。因此,除了這場座談會,我們還製作了這期特企,希望更多人可以發展新的眼光,關懷照顧接納,不只會改變人,還會改變社會。

【專題】素養導向?!真假你能辨?

從九年一貫教學創新,到十二年國教素養導向,大家只看到入學考試制度不同、記分方式不同,又聽說文言文變少了、才藝老師要用雙語教學…各種相關、不相關的資訊,淹沒了課程、教學改革的重要性。而我們都清楚素養必須結合課程、教學的改革,教學沒有改變,素養就只是口號。面對素養課綱,家長還可以做什麼?請見本期人本教育札記!

【專題】心智抗疫 超逆境生活

談疫情,因為,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真實的生活,是我們要一起面對的變動與挑戰。三級警戒還未解除,確診人數無法清零,各路消息漫天飛舞,讓我們一起,心智抗疫,超逆境生活。

暴力髮禁 二信變二錯

解除髮禁,已經過了十年。所有教育人員都非常清楚髮禁違反法規。但到今天仍然有主任,用精神暴力的方式進行髮禁……

孩子的聲音需要被真正聽見

善意,必須要真正站在孩子的立場,設法理解他的認知模式、語言模式、表達模式、以及身心壓力,才能有所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