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抗疫,天經地義?其實,有人為此賠上一生(上)

洗手1
文︱改寫自《家裡的森林小學》
洗手抗疫,天經地義?其實,有人為此賠上一生(上)
 

#多洗手抗疾病  #洗手怎麼變成醫學常識的?

洗手這種事,有什麼可思考的呢?

在人本出版的《家裡的森林小學》有聲書中,有這麼一則故事。

對Semmelweis和Lister來說,「洗手」這件事耗去了他們的一生。他們兩個只相差幾歲,但Semmelweis是歐洲的匈牙利人,Lister是大布列顛島上的英國人,所以從來沒有見過面,彼此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對方;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卻各自為「洗手」奮鬥了一輩子。

1837年,Semmelweis到維也納學醫,後來成為婦產科醫師。當時婦產科最頭痛的問題,就是產褥熱:媽媽生產後常常莫名其妙的發高燒,過沒幾天就死了。就拿維也納綜合醫院來說,一棟產房裡,一年大概要接生3500個小孩,其中就有將近800個媽媽因為產褥熱而死!但同一家醫院的另一棟產房,也是每年有3500位媽媽生產,卻只有50、60位會得產褥熱。

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別?Semmelweis開始思考。後來他注意到:在第一棟產房裡,接生由醫師負責,而第二棟病房裡,接生的通常是產婆或護士。他猜想:醫師常常動手解剖、研究病死的屍體,難免把病死者身上的某些東西傳到產婦身上,可能就導致產褥熱;產婆很少接觸屍體,反而沒這個問題。

你可能會覺得,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嗎?Semmelweis還在那兒猜!但在當年,連細菌都還沒被發現,「感染」的概念自然也還沒建立,也就不會有人把產褥熱和醫師們接觸過的屍體聯想起來。就連Semmelweis也不敢確定自己的猜想對不對,直到1848年,有一位醫師解剖的時候不小心割傷了手,結果竟然出現產褥熱的症狀,而且很快就死了,Semmelweis終於下定決心,請大家在接生以前,用氯水洗手。在Semmelweis的要求之下,一年下來,第一棟產房得產褥熱的人數,居然從七八百人下降到比第二棟產房還低。

但幾乎沒有人認為這是Semmelweis的功勞,反而認為他胡說八道。而這個發現竟是他悲劇人生的開始…

#為什麼Semmelweis的說法沒被接受?

#關鍵不在他有沒有救到人

#答案請聽錄音檔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家裡的森林小學》

更多《家裡的森林小學》請看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