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

日本與台灣,如果存有某種共同的惡,那彼此間與惡的距離,有多遙遠?

2019年四月中旬,人本教育基金會舉辦「打破沉默,揭發隱匿-面對校園性犯罪之台日經驗交流研討會」,邀請到長年報導校園性犯罪事件的日本共同社記者池谷孝司先生與日本NPO「防止校園性騷擾全國網絡(SSHP)」創辦人龜井明子女士來到台灣,讓台日兩端共同存在的-對抗著校園性犯罪的人們彼此交流,一同對抗彼此社會中那有著令人驚異相似性的「罪」。

是的,校園性犯罪普遍地存在於各國當中,而型態如何?成因為何?又是否隨著國度的不同而有所變化?這幾點我們雖然未能得知,但從池谷先生與龜井女士的分享中我們可以發現到,台日兩國的校園性犯罪在此有著驚人的相似性,同樣的包含著權力的濫用、系統式的隱匿、甚至以同事間的彼此和諧作為考量而選擇對學生的受害噤聲的文化,都是台日兩國在校園性犯罪中的共同面貌。

然而,這些共同的面貌就是我們要對抗的全部了嗎?我們能否真正看穿這些表面徵兆的底下潛藏著怎樣的文化?能否真正了解罪是由怎樣的原因所造就,或許是這次的台日交流研討會中所嘗試梳理的一項重點。

而另一項重點是,我們如何對抗。

如何對抗那些存在於校園中的性犯罪?如何讓人們在面對這些事情時不再無能為力、不再漠視、獨善其身?一個調查機制夠不夠?一套法律夠不夠?一些勇敢的人夠不夠?

或許這無法有一個結論,因為這裡結論必須由行動來回答。一如池谷先生、一如龜井女士、一如蕭昭君教授、一如陳金燕教授、一如王曉丹教授、一如徐偉群教授、一如陳昭如、一如張萍、一如謝小芩,一如這些所有曾經與正在對抗校園性暴力的人們所說的那樣,將語言化作行動、將道理化為實踐。

這是一個艱困的問題,而我們唯有以行動回答。

我透過認識的老師針對一百所學校做調查。有回覆卻的只有幾所。而我們的教職員工會,還警告我不要隨便做些有的沒的事。明明這些所謂的教職員工組織,應該是站在守護老師的工作方式和工作環境的立場,但從他們嘴裡卻講出對現狀一點都不理解的話。我發現這個事情的嚴重性,他們恐怕覺得這樣做(性騷擾)是都可以的。我深深感覺到老師教的都是在每個家庭裡家長非常寵愛的學生,家長放心把學生交給我們,我們卻無法保證一個安全可受教育的環境。

~龜井明子

我認為某些老師抱著心存僥倖的心態,認為絕對不可能發生,所以忽略。『我們學校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我們是績優學校,我們是大都會的學校,我們是信譽良好的學校,我們老師都是一流的,所以我們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陳昭如

池谷孝司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作者。任職於共同通訊社,現為編輯委員。著作包括《死刑就好了-孤立所造成的二起殺人事件》與《兒童的貧困連鎖》。

龜井明子

日本「防止校園性騷擾全國網絡(SSHP)」創辦人。

陳昭如

《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作者。著有《沉默:臺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幽黯國度:障礙者的愛與性》等書。

謝小芩

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兼學務長、 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

張萍

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聯合辦公室主任

為什麼受害人總難以出口求救
為什麼校園裡竟有人會隱匿性犯罪?
日本的校園性犯罪情況如何?與台灣有什麼差異?
到底,我們該如何破除隱匿的文化?

研討會的第二場次,主要談論的是經常不被視作校園性犯罪的問題樣態-師生戀。這種樣態的犯罪類型,老師往往主張學生是自願和他發生關係,或許會想像自己是拯救落難公主的騎士,被公主愛上是萬不得已,畢竟長得太帥太溫柔,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

但是這個想像卻有意無意忽略了,老師並不是拯救公主的騎士,而是囚禁公主的獄卒。

研討會先從張萍的案例說明開始,「這個老師是該位女學生的導師。女學生的家長到學校檢舉,懷疑她的孩子跟老師談戀愛,所以學校展開調查。」

同學們表示兩人的狀態相當公開,「班上同學其實都知道兩人正在交往,因為他們在班上會有很公開的親密動作……

 

案例分享:張萍

評論人:龜井明子、王曉丹、徐偉群

龜井明子

日本「防止校園性騷擾全國網絡(SSHP)」創辦人。

王曉丹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

徐偉群

中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老師說「擁抱是為了安慰學生」,為什麼我們不該接受?
為什麼即使學生懷抱感情,教師也該與學生劃清界線?
究竟什麼是「權勢性交」?它與「師生戀」的差別在哪裡?

「教練會脫褲子、練習時用手戳學生屁股,也會體罰學生,就是從他自己腳上脫下鞋子,然後打學生的頭。」「教練說:『你如果要調查脫褲子這件事情,都是男生,學長學弟都有,有時真的脫有時是玩。』但教練作什麼呢?他在旁邊看沒有阻止:『如果真的要脫也沒有很嚴重,雖然有小孩被全身脫光光但也沒什麼其他事情啊⋯』」

 

「這教練還在教嗎?(嘆氣)」

從日本遠道而來的池谷先生表情以及語氣都非常富有戲劇效果。當他聽完了第三場次的兩個案例後,對頭一個案例表達了心中那無比的震驚:「這這這應該不對啊?不管事實認定的結果是怎樣,老師有承認他有不小心碰到學生不小心把褲子脫了,不管小心還不小心你就是不能去脫學生的褲子啊!」……

案例分享:馮喬蘭

評論人:池谷孝司、陳金燕(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教授)、蕭昭君

馮喬蘭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池谷孝司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作者。任職於共同通訊社,現為編輯委員。著作包括《死刑就好了-孤立所造成的二起殺人事件》與《兒童的貧困連鎖》。

蕭昭君

東華大學教育與潛能開發學系副教授

是不是就算很誇張的藉口,只要一直講一直講就好像變得有道理?
性平教育法簡直就是針對教師的刑法?
為什麼明明有性平教育法,還持續在發生性平事件?

理念教育研討會

以森林小學三十年來的實踐歷程為例,在「理念教育」四字中撐出骨架,填入血肉,使與會者看見理念教育可能的風景。

【人本論壇】人本教育不奇怪

說來奇怪,人們會相信沒根據的事情,往往是因為他很少真的相信什麼,尤其沒有機會相信:在假設和後設的條件下思考,真象其實就在眼前。

參與聚賢會

  • 台北 (02) 2367-0151 分機230
  • 台中 (04) 2320-0078
  • 高雄 (07) 726-0833 分機113
  • miki@hef.org.tw

如有進一步聯繫或協助的需求,請留聯絡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