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上學只能碰運氣?

文︱張萍         圖︱編輯部

專欄/南海菩薩的法槌

人本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為了受害孩童在申訴案件中闖蕩二十多年,名聲響徹南台灣校園,被幸佳慧封為「南國兩大菩薩」的其中一尊。 然而,菩薩為何需要高舉法槌?在這些張萍所寫下的、自己的故事之中,我們明白,若非孩童受害,菩薩何須怒目?使菩薩將手中法槌高高舉起的,是一顆不忍孩童受苦的慈悲之心。

孩子入學時,家長對於分到哪個老師教常常忐忑不安,總是到處打聽。對於編班結果分到所謂的好老師時,會覺得是上輩子燒了好香。難道,上學只能碰運氣?如果運氣不好,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2013年11月,同事傳來新聞連結:

國小老師掐學生脖 家長揚言罷課要求撤換

【王文傑/花蓮報導】

花蓮縣秀林鄉1間國小沈姓男導師,竟對沒寫好功課的學生動輒用書本打頭、並罰學生午休時罰站,還動粗掐學生脖子,導致學生驚恐害怕上學。學生返家向家長訴苦,今天有8名學生家長聯名指控沈姓導師涉不當管教,要求校方撤換導師,否則他們就罷課不讓孩子上學。家長方惠珍說:「女兒怕到尿床兩天,老師太恐怖了」

沈姓老師否認全部指控,辯稱學生常低頭,他才用手抬起學生下巴,不可能掐學生。該校古姓校長表示,該班有17名學生,訪談後也有半數學生挺老師,沒有不當管教情事,她已將全案通報教育處,明將派督學到校調查釐清案情。

我看到「沈老師」三字,查了一下崇德國小官網,校長是古淑珍,確認了老師姓名,果然是沈政德!這個名字,從二○○六年底,中城國小老師林玟妝以鐵棒重打原住民學生事件後,就一直烙印在我心裡。

當年陪著受害學生及家長去花蓮地檢署按鈴申告不久,就收到花蓮當地人士寄來的資料:包括2001年沈政德曾侵入教育局電腦,企圖更改林玟妝(當時尚未成為正式教師)的教師甄試成績被發現。以及2005年新聞:

改資料為女友 國小教師扮駭客

【記者:張耀中/花蓮 報導】

國中小學介聘的電腦作業遭到駭客入侵的案件,害一名女老師從第一志願掉到第十四志願,昨天這名駭客出面自首了,他是花蓮一所國小的資訊組組長,因為要幫女友查看是否轉調成功,才扮演駭客更改女友等人的資料,沒想到也留下犯罪證據。

在照片中,看起來挺帥氣的,就是入侵「國中小教師介聘系統」的駭客沈政德,而他供稱會上網竄改資料,全都是為了幫同為教師的女友轉調成功,只不過,他用來竄改資料的電腦IP位址已經被鎖定,逼得他不得不主動投案。

在駭客案爆發案,沈政德任教的花蓮崇德國小網頁已經關閉,辦公桌清的很乾淨,只有放著當時用來入侵的電腦,由於沈政德不只是資訊組長,還是擔任六年級的導師,發生這種事,教育局官員也趕來關心。

據稱,在學校主管陪同求情下,最後是以緩起訴結案。

不僅是師師相護,連司法對老師特別好?

入侵花蓮縣教育局或者全國中小學教師介聘資料庫竄改女友積分的舉動,陸續被揭發了。但林玟妝以鐵棒重打阿美族學生事件發生後,那些在中城國小五年忠班留言版裡帶風向質疑偽造傷口的留言,造成全鎮居民、全縣甚至全國教師認為是「家長自己塗紫藥水、目的是跟老師要錢」的印象,卻是受害人即便取得勝訴判決也洗不清的流言。

而這些流言,究竟是誰發的?

中城國小李文忠校長說:只有學校有留言板,他不知道五年忠班竟有留言板。該版最下面還有「© 2005 Dejeng club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文字。我們追查發現,林玟妝的男友就是崇德國小擔任資訊組長的駭客老師沈政德。版裡有人以不同代號刻意留言,經過玉里分局調查的結果,IP位置來自崇德國小,於是沈政德被花蓮地檢署偵查。最後卻因該IP位置是浮動的,無法證明是沈政德本人發文,於是不起訴處分。難道這是熟諳電腦的沈政德犯罪手法進化了嗎?不再使用固定IP,以免被鎖定?獲得不起訴處分後的沈政德,反過頭來毫不手軟的告家長誣告!當然,誣告罪沒有成立。

不久,沈政德又上新聞了。

老師最壞示範!偽造獎狀求加分

【2011年06月22日  壹電視即時】

花蓮縣崇德國小,一名資訊老師沈政德,為了能夠參加主任儲訓,竟然偽造獎狀,讓自己的成績較高,但卻被同校的人事發現,踢爆獎狀造假,教育處除了讓這名沈老師喪失資格,也指示督學介入調查。

教師為愛當駭客 又爆儲訓主任甄選涉弊

【2011年06月22日  蘋果即時】

花蓮縣崇德國小小六導師沈政德(33歲),5年前曾涉及侵入高雄縣教育局網站,竄改女友分數。近期又為了參加縣內儲訓主任甄選,從不明管道取得縣長核發的空白獎勵狀,填上自己的名字後作為甄試加分依據,被學校及教育處發現,涉嫌偽造文書。學校考紀會做出記小過處分,但教育局認為處分太輕,將在調查清楚獎狀來源後再做出懲處。

中城國小前校長董政欽說偽造獎狀事件發生後,督學找他、林文玟妝因而打電話給他。他對督學說自己有頒獎狀,但行政都是主任處理,所以沒有注意到獎狀上是否有寫得獎人姓名。

我覺得很奇怪,頒給林玟妝的獎狀為什麼姓名欄是空白的?這裡面有沒有共犯結構?

我們接著發文給花蓮縣政府及縣長傅崑萁,要求查處並解聘累犯沈政德。人本南辦同事林盈潔並鍥而不捨的一再去電追後續懲處。花蓮縣政府教育處長先是對媒體說要把沈政德移送法辦;蔡副處長說:「沈政德本人拒絕透露獎狀來源;政風室說不方便透露是否移送法辦,有保密問題」。然而,最後的結果仍是:記過和緩起訴!

屢屢傷害學生的老師,卻屢屢獲獎

2009年的花蓮縣精進教學優良創意教材教法暨多媒體教案徵選計畫中,林玟妝、沈政德在綜合領域項目獲獎,主題是:自我認同。

12月,林玟妝、沈政德接著於花蓮縣校園正向管教範例徵選活動獲得優選,並在花蓮縣友善校園研討會上分享正向管教的得獎作品:我懂得尊重別人。該研討會的目標是:「邀請範例獲選特優及優等教師進行發表,分享成功的正向管教的歷程,提供與會教師學習。」

隔年6月,沈政德發表慈濟大學教育研究所論文:「尊重品格教育繪本教學之行動研究:以一個太魯閣族國小班級為例」。他所任教的崇德國小,就是太魯閣族學校。

觀諸這兩位老師對原住民學生嚴重體罰造成的傷害,非但沒有被解聘,甚至還可以獲選上台對其他老師分享「正向管教」教案?我真的不知道這兩位前科累累的老師,要讓花蓮的教師們如何看齊?我很想知道花蓮的老師們看到這兩人站在台上分享正向管教時,是什麼樣的心情?然而這種榜樣,在教育界裡似乎不意外?

掐脖子也不解聘?

回到崇德國小虐童事件,在新聞畫面裡,古淑珍校長儼然是沈老師的代言人,一再訴說老師否認掐脖子、打頭,完全沒有提到學生的說法。花蓮的媒體很認真,找出沈老師的舊聞質問教育處,梁依仁督學則回應:「之前做的事情,他也為它付出代價。它跟學生管教之間,有什麼相關聯,我想我們在這次的事件調查當中,我們做個釐清。」看到校長和督學的表現,我們還能期待花蓮縣政府嗎?

某個晚上,我去家訪,一路找到蘇花公路崇德火車站旁村落的最裡端靠海處。冬天的東北季風很強,又飄著細雨。季風把面海的門吹得發出陣陣聲響。從爸爸黝黑的皮膚看得出來,他的工作是在風吹日曬下。媽媽則抱怨自從小女兒升小三後,他們常接到導師沈政德的電話,要父母立刻去學校。父母親很為難,有時在花蓮南端的豐濱工作,路程要兩小時;有時他們在懸崖上工作,實在不方便接電話;且一旦請假就沒有收入,但沈老師從來不管,就是要他們立刻趕到。媽媽甚至懷疑老師都沒在教,女兒數學都學不會,還被老師責怪。

女兒說:「被沈老師掐脖子時,雙腳是懸空的,她感覺快要不能呼吸了」。媽媽說:「孩子回來後連續尿床,不敢去學校」。班上有個女同學連提到沈政德三個字都會嚇得發抖,但媽媽不想出面。其他家長剛開始都罵沈老師,要他離開,但後來沒有繼續聲援。老師曾來過家裡,但沒有道歉,當然也沒有外傳的下跪。花蓮的媒體則追到有些國中生說,當年他們也曾被沈政德掐過脖子,有家長還把掐痕拍照存證。

最後,沈老師被社會局認定虐童成立,但仍然沒有被解聘。我很想知道該校的其他太魯閣族的老師們,如何看待這個事件?

說真的,我不懂教育處為什麼要去維護一個目無國法的所謂教師?因為是原住民學校嗎?還是擔心追查下去牽連太廣?或是偽造獎狀或虐童這種事情太普遍了呢?

難道整個教育界對於這樣的老師擔任教職,都無所謂嗎?師道不存,教師尊嚴不再,究竟是誰造成的呢?

中城案真相尚未還原

中城國小事發後不久,林玟妝被記過,受害學生轉學到富里鄉某國小。不久,該校在清明連假後出現無數塗鴉,從司令台、籃球架、遊戲區、解說看板上都是辱罵與毀謗受害學生及家長的文字,包括:你是死阿美族爛人、想害老師就小心自己的身體、你以為轉學就不會有事、死七八幹、你一家人會被「剎」、你媽只是想要錢 愛錢的臭女人、打你對你好 不打就不好、是怎樣 死男人 一點小傷就鬧大、害她的人小心一點 如果她有事 你絕對逃不掉 因為你完了、你皮最好打爛…。

我們曾經去拜訪該校校長,校長說:放假時,有學生看到一個陌生的大哥哥來學校。我想問的是:這是你嗎?沈老師?


註:中城國小案請看札記第329期〈十年之前,十年之後〉

第375期〈孩子,你沒有被遺忘(上)〉

第376期〈孩子,你沒有被遺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