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1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淘汰不適任教師需要專業與中立
解聘的權力不該由教師團體把持

教育部於今日(4/17)日公告修正〈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解聘不續聘停聘或資遣辦法〉。其中調查部分的修正,遭到全教總等教師團體大力反對,甚至用上了「仇師」、「毀校」這樣的極端字眼。

本次修正,規定校事會議的調查小組,經中央主管培訓合格並列入人才庫者,才能擔任委員;委員全員外聘;於組成調查小組時,由主管機關推舉三至五倍名單,供學校遴選。這些變革都直指目前不適任教師制度的兩大核心問題:同校教職員主導調查,在身分衝突下,使中立性不足;調查報告內容違背法令,專業性不足的問題。

此外,在保障被害學生取得資訊、後續救濟的制度上,也有進展。

記者會與會的教育團體、家長團體、兒少代表都認為,這些條文修正,對建構不適任教師處理制度來說,值得肯定,也有其必要。

目前調查小組專業性不足(詳請參附件案例)

在過往本會實際處理的案件中,有:

劉姓教師高達15項包含體罰、在學生額頭上寫白癡或罵學生「無恥」、「光頭」、「胖子」羞辱、侵害學生受教權等多項持續發生的違法行為被證實。但教評會調查小組竟錯誤使用比例原則概念,認定劉師連移送教評會審議教學不力不適任都不需要,直接移送考核會處分,輕輕放過。

章姓運動教練打三位學生巴掌,被校事會議調查小組以「受害學生未提出造成身心侵害之證明」為由,認定不需解聘。

前述調查中發現陳姓教練「捏肚子、拉耳朵、踹肚子、踢屁股」行為,調查小組竟不通報處理。等到家長通報處理後,調查小組竟然只相信陳姓教練說詞,還以家長「在申訴之前都知道(教練違法管教)」、「似有默許、不願主張權利之嫌」,並列為不成立體罰之理由。

王姓教師會罰學生不准下課、不准喝水、不准上廁所。還會連坐罰體罰,有學生甚至累積到跳繩1500下,主動向王師反映因天氣無法去操場跳繩。王師改要求甲生在教室內開合跳2000下、跑操場9圈。但校事會議調查小組竟然肯認王師利用小組榮譽競賽,拉近學生向心力;甚至認為小組連坐罰中的跳繩、開合跳等體罰,是「教育活動設計」而非體罰,最後還說老師是初犯,不需懲處。

孫姓教師「要求班上學生自打嘴巴100下,並要求部分學生打大力一點」並且「甲生於試卷寫完後將課本拿出,孫師以課本從高處往下揮擊甲生頭部」調查屬實,之後還遭社會局開罰,校事會議調查小組竟然認為無需解聘。

這些案例中,孩子都受到嚴重的侵害。從調查到結論,都可以看出目前部分校事會議調查小組極度缺乏專業。但在修法前,這些明顯違法或重大瑕疵的調查報告,都無法可管。

目前調查小組中立性不足

調查小組中立性不足,最主要是委員以同校教職員為主,有嚴重身分衝突。目前處理不適任教師的各項會議、不論是調查小組、校事會議、教評會,絕大多數會使同校教職員過半。以至於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流程、從調查、分流到最終處置,都是由朝夕相處的同事來主導。

前述校事會議調查結果案例,之所以如此荒腔走板,除了專業不足外,最大的原因就在於:如果沒有建立專業倫理的堅持,一般人無法絣除同事情誼或同儕壓力來做出公正決定。在倫理堅持不彰的狀況下,制度設計還讓同校同事來審認是否不適任,自然就會創造師師相護的結果。

所有職業都要處理不適任人員,教師團體不應要求特權

從前述案例可知,體罰、霸凌、言語羞辱等對學生施以身心暴力的情形,因為修正前的制度缺失,很容易被包庇。

任何職業,都無法保證每一位從業人員適任,這是社會常態。所以尤其對於專業工作,都會制定明確倫理規範。嚴重違背專業倫理的人員,會因此被剔除資格。像醫師、律師都有持續,常態化的處理不適任人員,不適任人員的處理,又使得專業倫理規範更加有效堅定,形成正向循環。

在台灣,其他的工作,如果發生毆打、羞辱服務對象,是必然會被解僱的。但教師毆打羞辱學生,目前大多數卻仍會保有工作。教師團體如果要阻擋制度修正,來讓這個情況繼續,這不是在要求正當權益,而是在要求特權!

教師團體以「仇師毀校」 之虛詞來抗拒改革,是自貶身價,更是對教師的綁架

校事會議調查人才由教育部統一培訓、全員外聘、由主管機關提供3-5倍名單等措施,有機會讓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擺脫人情、人脈的不當影響。對整體教師而言,更是擺脫師師相護的泥淖的正道。這對於提升專業倫理、社會觀感以至於教師尊嚴,都可以帶來莫大的幫助。

我們相信,絕大部分教師,並不屑與對兒童施暴的不適任教師為伍,也都希望使社會看見教師群體有能力自清、堅持專業倫理。

遺憾的是,全教總面對制度往專業、中立的方向前進時,竟氣急敗壞,公然大罵新制度「仇師毀校」。

為什麼走向專業中立會仇師毀校?就算是不適任教師,我們也只是認為要請他離開校園,而不是要仇恨他呀。難道,將教師會代表從法定調查小組的位置修走,是全教總所謂的仇師?難道修法讓大多由教師會代表及教師團體培訓的人員所組成的專審會人才庫,無法當然成為調查小組的一員,這樣的修法,就要被成為仇師?假使不是這樣,難道是『淘汰不適任教師』被稱為仇師?這種情緒,難免讓人意識到,原來教師團體想要保留掌握這些成為調查小組的權力,以至於對於修法心有仇恨。寧可被人認為要跟不適任教師綁在一起,也不願意修法拿掉掌握解聘關鍵的調查小組位置,如此,才能讓全體教師跟教師團體綁在一起!

這次修法,確實是限縮了校園包庇不適任教師的空間(還不至於能說毀掉了學校的包庇空間),然而教師專業自主權仍然受到充分保障,並未有絲毫動搖。如此要說毀校,也太對不起戮力教學的廣大教師群了。

這樣的修法,就要被成為仇師?假使不是這樣,難道是『淘汰不適任教師』就要被稱為仇師?更何況,教師會代表仍是校事會議的當然成員。這種情緒,難免讓人意識到,原來教師團體想要保留掌握這些成為調查小組的權力,以至於對於修法心有仇恨。

仍應發展教師專業倫理規範

我國目前對於教師,並未真正建立有影響力的教師專業倫理規範。但教育部這次〈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解聘不續聘停聘或資遣辦法〉的修正,對於使未來的教師倫理規範產生實際效果,奠定了基礎。

我國終究還是需要透過制定與執行具體的教師專業倫理規範,來逐步形成教師專業工作上集體持守的底線,包含身體界線、情緒界線、權力界限;同時,也形塑教師專業工作上的各項專業標準,讓教育工作有具體的追求。

教師專業倫理的建立,關係到國家要提供給孩子什麼品質的教育,也關係國家使兒童不受一切形式身心暴力對待的承諾。既然教育是國家重要工作推行的基礎,政府自然有責任制定相關規範。

受害者知情權、救濟權有所進展,但地方主管機關處理仍有隱憂

本次修正,讓受到不適任教師侵害的受害學生,能夠取得調查報告;也可以透過特殊的陳情程序,要求各主管機關透過審查委員會,檢視學校的調查報告是否有違法或重大瑕疵。是教育部對本會及各界長久以來指出受害者求助無門的問題,給出了正面具體的回應,值得肯定。

但是,在修正前,每當本會對地方政府指出調查報告的嚴重違法或重大瑕疵時,總是遇到地方政府只做程序檢查,對於實質違法視而不見。最常見的,就是把體罰從輕成認定為不當管教。

這次修正,不論是校事會議調查小組組成,或是陳情程序的處理,當讓地方主管機關有更大的權限及責任;同時,也讓各界對地方主管機關更能進行監督。我們對地方政府拾起責任保有期待,也需要審慎觀察。也請教育部監督並提升地方政府在實體上檢視個案的能力。

 


 

附件:目前校事會議調查違法案例

案例一、台北市某國小多項違法管教及霸凌學生案

經台北市某國小校園事件處理會調查小組調查,認定劉姓教師有多達十五項違失經調查屬實,該校調查小組竟以「比例原則」為由,認定尚不足以為不適任教師處分,僅需受成績考核處置即可。

劉師經調查確認的不當管教行為包含:

  1. 一項體罰學生行為:1.要求學生高舉雙手罰站。
  2. 七項不當管教:1. 在學生額頭上寫「王」、「白癡」、畫大便或蒼蠅;2. 處罰學生在操場上戴著花布頭巾,並拍照;3. 處罰兩位男學生互相擁抱,並對其拍照;4. 因學生未達標準,撕掉學生的校外教學學習單;5. 處罰學生到走廊上課;6. 找不到誰說話吵鬧,就處罰幹部之連坐罰;7. 因為學生沒有畢業服,先是體罰學生舉手罰站後,再要求學生提早離開,禁止參加畢業典禮。
  3. 四項以言語羞辱學生:1. 稱到走廊上課的學生是猴子;2. 說不乖的學生是老鼠屎;3. 說沒帶尺的學生「無恥(尺)」;4. 對學生取不雅綽號如:「缺牙」、「光頭」、「胖子」。
  4. 兩項妨礙宗教中立行為:1.發聖經給學生,並且處罰弄丟的學生;2. 校外教學時,帶領學生做特定宗教的禱告儀式。
  5. 一項侵害學生受教權:1. 處罰遲到三分鐘以上的學生,就不能進來上直播課
  6. 兩項違法其他法規行為:1.申請校外教學填寫會有隨行家長,但事實上有多次都是只有劉師一人,未有家長隨行。2. 有五次以上校外教學攜帶自己僅11歲之小孩同行。

調查報告中,也證明劉師也有其他羞辱學生的不當行為,包含:劉師會對受罰的學生彈額頭、處罰不乖的學生在台上跳舞或唱歌、 處罰學生用屁股寫字並發出假裝在大便的聲音、因為學生書包沒有排好,丟學生書包、拿量角器測量學生是否有鞠躬90度。

但該校調查小組卻以「是團康遊戲的處罰」、「學生可能覺得是開玩笑」、「是丟學生書包,不是拿書包丟學生」、「是老師對禮貌的要求比較高標」等理由,未認定有不當管教。台北市教育局居然也放行這樣的調查報告。

家長事後再經檢舉劉師作弊為學生填答「師大國際運算思維挑戰賽」,並且經師大查證後撤銷該生比賽成績,學校校事會仍認定「不屬教師法所定項目」,僅考績處分。

最終劉師因師對生霸凌案成立,停聘三年。 

案例二、台北市某國小棒球隊多位教練體罰案

台北市某國小章姓專任運動教練於2022年4月比賽時,至學生寢室內對三位學生摑掌,並經調查屬實,但該校校事會調查竟以:「受害學生未提出造成身心侵害之證明」為由,認為未有身心侵害,因此章教練的行為未達解聘之程度。

同時,2023年12月校事會訪談過程中,三位受訪學生皆表示球隊中另外一名陳姓教練平時就會體罰踢屁股、拉耳朵、捏肚子、連坐處罰趴拱橋。調查小組卻沒有進一步釐清整個球隊受暴力侵害之狀況,也未能及時進行通報乙教練體罰,至2023年3月3日由當事家長自行提出檢舉後才啟動。

且陳姓教練體罰案之校事會議調查結果,對於陳教練「捏肚子、拉耳朵、踹肚子、踢屁股」行為,僅單方面採納陳教練的說詞,完全忽視有兩位學生指出陳教練確有前述體罰行為;甚至該調查報告結論還反攻擊檢舉家長「在申訴之前都知道(教練違法管教)」、「似有默許、不願主張權利之嫌」,並列為不成立體罰之理由。

案例三、台北市某中學分組連坐體罰案

台北市某中學王師體罰不當管教狀況:

  1. 黑板上登記「禁 」者不得下課,喝水、上廁所都需要得到老師同意;登記「體」者表示要受體罰。
  2. 王師將全班分組,若小組分數被扣到負分會全組連坐處罰,扣分理由包含:打瞌睡、上課講話、上課吃東西、自習時間桌上無書本、禁止下課期間學生離開座位..
  3. 處罰內容由小組自訂,若沒有當天完成隔天會加倍。處罰方式諸如: 開合跳 跳繩 波比跳 等等 。老師若認為小組自訂的不夠,會加跑操場3圈。
    學校調查報告中訪談學生表示實際被體罰的狀況:有500下跳繩、棒式3分鐘、開合跳200下。

4/21學生因為跳繩次數累積到1500下,主動向王師反映因天氣無法去操場跳繩。王師改要求甲生在教室內開合跳2000下、跑操場9圈,須當日做完,否則再加3圈罰跑操場。家長致電王師表明不接受體罰。王師反問學生是「你是要不合群是不是? 」並在全班面前制止在罰跳開合跳地甲生,說:「不要跳了,有人要告我們」讓全班知道孩子去申訴

經學校調查,縱使學生皆表示有因小組分數遭體罰,報告卻沒有糾指出王師違法處罰,反而肯認王師利用小組榮譽競賽,拉近學生向心力;甚至認為小組連坐罰中的跳繩、開合跳等體罰,是「教育活動設計」而非體罰(調查報告p.22)。甚至稱因為老師是初犯,連懲處都沒有。

另外學生4月21日遭老師要求跳開合跳2000下部分,調查報告隻字未提。

案例四、新北市某國小要求學生打巴掌100下

新北市某國小低年級孫姓導師會要求學生打巴掌100下,並要求部分學生打大力一點,並且在學校啟動校事調查後,誘導學生更改記憶,阻礙調查。

經該校校事會調查小組調查,認定孫師確實有以下行為:
「孫師要求班上學生自打嘴巴100下,並要求部分學生打大力一點」、
「用課本從高處揮擊甲生頭部」、
「強制力拖拉丙生出教室,並要求於教室外罰站」、
「踢倒丙生書包」、
「因丙生未完成作業要求丙生於講台上向全班道歉,要求全班不可以跟丙生玩」、
「案件進入調查後,於課堂上就「打巴掌」一事誘導學生記憶、應答,阻礙調查。」

調查報告內容認定孫師「要求班上學生自打嘴巴100下,並要求部分學生打大力一點」並且「甲生於試卷寫完後將課本拿出,孫師以課本從高處往下揮擊甲生頭部」屬於不當管教之違法體罰;但對於「因丙生課業未完成,要求丙生於講台上向全班道歉,且不得下課,亦要求全班學生不得與丙生游玩。」,以及「孫師常要求功課未完成同學上台向全班道歉,並不得下課」竟認定為屬於適法之管教

並且調查報告處理建議竟稱「孫師於訪談過程中配合本小組之調查,且坦然面對學生的指控,尚屬存有反省檢討之心」,因此僅建議移請教師成績考核委員會依權責給予適當之懲處。

事後因為孫師分別被社會局以違反《兒少保法》開罰、地檢署起訴妨害幼童發展罪,學校有啟動教師評議委員會決議是否有解聘、停聘、不續聘之必要,但兩次會議結果皆是沒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