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森林小學

森小綠皮書

1989/10/21
第一次記者會
第一次公開說明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耕莘文教院為森林小學召開記者說明會,說明創辦森小的理想和實施方案,會中氣氛十分熱烈。會後引發台灣教育界的關注和討論,據說,師範學校的課堂上,幾乎每一位教授都會提一下森林小學;教育界的朋友們見面,也幾乎沒有不談森林小學。

沒想到森林小學才一開始,就已經對教育有了貢獻:引發大家思考,促使大家提出問題,包含政策與制度,方法與理念,理論與實務,教育哲學與教育思想,以及各種微觀與宏觀的論題。

1990/03
籌備工作進行中
尋覓森林的坎坷之路-I

籌備森林小學的工作密集展開,包括培訓師資、向社會做說明、聯絡熱心支持的家長,以及設校的細部工作。然而,這「尋覓森林的坎坷之路」才剛開始,便困難重重。第一個難關:校地、校長、經費、校舍那裡來?

1990/03
森林小學開學
森林小學,第1學期,開學!

在困難重重之下,終於,森林小學在林口校地如期開學。台灣第一所以人本教育為宗旨、以批判體制為精神的民間學校,成立了!

1990/03-1992/03
蹣跚顛跛的兩年
尋覓森林的坎坷之路-II

森林小學如期開學了!然而,苦難還在後面。

一會兒說林口的組合屋是違建,由省住都局直接下令拆除;一會兒教育部來文命令立即停辦;一會兒縣督學到學校去「瞭解」。一會兒地方警察到現場「訪查」……。沒有人知道明天一覺醒來,我們的孩子(我們終於有了的孩子)是否就必須被「遣散」⋯⋯

第二個難關:校地違建?森林小學違法停辦?以及財務危機

1992/04-06
另尋校地,並爭取合法性!
尋覓森林的坎坷之路-III

就這樣,森小跌跌撞撞地走了近兩年。這時候,台北縣議會某議員先是在議會裡宣稱縣長包庇史英藉森小「斂財」,後來又說森小沒有學籍、飲水不合格)(其實學校喝的是蒸餾水)、到處都是蚊子、傷害學生身心與權益,最後終於弄明白只有「違建」一事是真正可以挑剔的。

總之,他給縣教育局和縣長很多麻煩就是了,使我們不得不更積極地解決遷校的事⋯⋯

第三個難關:另尋校地,並爭取合法性!

1992/06
遷校
遷校至汐止校地

1992/06/20 森林小學第二屆畢業典禮在汐止校地舉行

尋覓森林之路,尚未結束⋯

森林小學就是這樣地在許多硬挺的肩膀的扶持下,許多溫暖的臂膀的擁抱下,走上了一個新的階段。

當然,這只是新的困難、新的挑戰的開始,比如說,就在此刻,監察院正輪派了一位委員在調查汐止鎮和我們的租約,

以及台北縣核准「籌設森林小學期前研究計畫」的過程;而下一次縣市長選舉、台北縣市合併之後,汐止的校地又要面臨什麼樣的命運?

這些都是我們無法預期的,我們也沒有力氣去預期它。

因為,森林小學真正動人心弦的,還是在她的深刻的教育工作,而我們主要的心力,向來也一直都是投注在這上面。

 

無論如何,森林小學和台灣教育改革的路還長;

而我們這一群人,正如任何人一樣,終於會,也必須會悄然逝去。

然而,「尋覓森林」,和由之而象徵的人本教育的精神與理想,卻還要陪伴著一代一代新的「人」的生命,

在人類歷史的洪流裡繼續發展,永不止息!

以上內容摘錄自《森林小學綠皮書》,人本教育基金會 編著,1993年出版。

森林小學,做為台灣第一所衝擊僵化體制、打破國家壟斷的民間教育機構,是萬方矚目的;
三年以來,這朵「曇花」也並未如當初許多人憂心或譏諷的預料,反而從「一現」之後,更燦爛更生動地盛開著!

我們盼望透過這本書能引起讀者的共鳴,攜手努力,共同為下一代的教育理想奉獻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