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直視真相 終結傷害
建立兒童安全的未來

兒童於學校及機構受到性侵害,是國家責任,國家有義務承接與面對傷痛,並應對於建立兒童安全的未來提出真正有用之解決方法。

我們主張:政府應建立獨立機制,全面調查學校與機構內對兒童性犯罪及處理狀況

根據教育部之統計資料,93年《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後,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95年度開始計統計)為359件,每年呈倍數成長,106年台灣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高達6,910件,其中,師對生的疑似性侵之通報數量為50件;疑似性騷擾之通報數量為494件;107年台灣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高達7,876件,其中,師對生的疑似性侵之通報數量為83件;疑似性騷擾之通報數量為588件。而校園教職員對生性侵害調查屬實之件數,106年有34件;107年有42件。校園教職員對生性騷擾調查屬實之件數,106年有242件;107年有253件。

校園教職員對生性侵害調查屬實之件數,106年有34件;107年有42件。
校園教職員對生性騷擾調查屬實之件數,106年有242件;107年有253件。

這個數據只能呈現受害者出面申訴、或學校知情之受害狀況,但已足以證明台灣校園內兒童性侵害問題十分嚴重。性別平等教育法雖然促使學校負擔通報責任,個案調查程序促使有問題之教師被處理,但無法讓傷害停止。

除了學校之外,根據衛福部統計資料,108年發生於社會福利/安置照顧機構/兒少安置機構之場所之性侵害通報件數為123件,而同年度根據被害人與嫌疑人關係類別為「機構人員」之通報人數為22人。因衛福部通報數據之分類並不明確致無法確知所謂機構人員所指為何,然從上述數據均可見機構內兒童受性侵害之問題十分嚴重。

傷害一再發生
(請參附件一)

不僅有數據,監察院在這10年來調查學校及機構內兒童受性侵之案件並分別提出糾正或彈劾極多;更遑論人本基金會或勵馨基金會等民間團體協助之個案。但這些願意追訴或發聲者,卻只是少數。

108年3月,台南某國小學生出面指控被張姓導師在校內性侵,經人本教育基金會三個多月的訪查,找到18個受害人,並發現張師在兩校任教時不斷利用職務及權力性侵學生,時間超過20年。

106年5月,在林奕含事件引發媒體廣泛報導之際,人本接到許多性侵害及性騷擾案件投訴,其中,Q女透過臉書私訊表示,她於小學時曾在桃園某畫室學畫,張姓教師透過寫信、送禮等方式取得她的信任,並以認乾女兒的方式取得家人信任後,利用開車接送、寫生比賽前的過夜機會,分別在車上、家裡、畫室、旅館等地點多次性侵她,受害者並不只她一人。三十多年過去了,她們知道已經無法對張師提起任何刑事追訴,卻發現張師依舊在桃園開畫室。經人本追查後,赫然發現張師還在多所國教畫畫…

103年,人本基金會接獲某家長求助,表示他的孩子在9年前就讀屏東某國小時被郭姓教練性侵。受害學生雖然很多,卻因多數家長不願意追訴,所以校長立即辦退休,學校把球隊解散,沒有進行任何通報。這個刑事案件歷經地院、高院、更一審均判決七年,目前仍在最高法院審理中,家長卻在去年發現,郭教練仍然帶著戊國小學生在校外練球並參賽。人本立即去電戊國小林校長,校長只回應:「那是家長自己聘的,家長知道教練的事」;社會局處社工則向爸爸說:「通報時孩子已經長大,無法開罰;在判刑定讞前有人要給郭教練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們會去函戊國小請其通知家長。」

這些年發生在校園與機構接二連三的對兒童性犯罪事件,其中最令人難受與驚懼的,除了受害者眾,還有行為人持續不間斷的對不同受害者出手的犯行,從未因性侵害、性騷擾防治相關法規之修訂,或校園性侵事件之新聞揭露,或監察院的彈劾糾正案而收斂其行為。而這些案件中,受害者都是經過漫長的過程,甚至有家人協助,才有可能出面追訴,有些甚至已過了20年追訴期。

保護兒童,台灣需要再一次超前佈署

106年11月20日蔡英文總統出席「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CRC)首次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重申我國政府保障人權的決心,並強調會持續落實《兒童權利公約》,蔡英文總統表達政府兩個明確的決心─第一,我國非常願意和國際社會一起為保障人權付出更多努力;第二─兒童的最佳利益絕對是優先議題。蔡英文總統強調,政府會持續落實公約,保障孩子的尊嚴和權利。

我國確實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騷擾防治法》、《性別平等教育法》。甚至這十多年來,我們訂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身心障礙者公約施行法》、《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而《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也不斷修正擴大保護,但這些年來一次又一次,在學校、在機構內的兒童受性侵悲劇一再出現,不正代表徒有法令不足以保護兒童免於傷害嗎?

讓所有兒童不受傷害,為所有兒童打造安全的空間,讓受害者有機會知道自己不是錯的、不是髒的、不是被拋棄的,才是真正保障兒童的尊嚴與權利。國家要真正防治兒童性侵害,就必須要真誠的面對、承接那些曾經因國家保護不周、受學校或機構大人侵害的受害者,找出發生的原因,且承諾改變,否則再多的決心宣告都只是人權的空頭支票。

正如同去年蔡英文英總統在紐約面對民眾要求在女童身上簽名,總統堅持應該要徵詢女童同意一樣,每個孩子都該跟那個孩子一樣被尊重、被疼惜。請蔡英文總統莫忘初衷,讓每個孩子以有尊嚴的方式長大,而不是帶著傷痛長大。如同防疫,國家也必須在保護兒童身心不受侵害這件事情上超前佈署,不能只是口號或政策而已,而是必須嚴肅以對、找出問題、解決面對。

借鏡澳洲:保護兒童,促進他們的安全,是全國的首要之務,需要全國性的回應
(節錄自澳洲全國侵調查報告)

澳洲於1989至2016年已進行超過80份兒童性侵的相關調查。但因兒童性侵事件仍不斷在不同場域發生,其國內多年來不斷呼籲要進行全國性調查,澳洲總理茱莉亞‧吉拉德於2012年11月12日宣布要組成《機構對兒童性侵害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兒童相關組織〈如:學校、宗教機構、育幼院、青年感化院、運動俱樂部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事件,並委任六位不同領域的專家擔任調查委員。澳洲政府透過這次調查,想要知道怎麼做能阻止這種系統性的失敗再次發生,這是他們竭盡所能去保證過去發生的事不會再發生的重要方法。

澳洲總理茱莉亞‧吉拉德說:「沒有孩子該經歷這些陰險、邪惡的行為。相關的兒童所遭受的罪行應該被徹底調查。他們的聲音應該被聽到,他們的控訴應該被調查。」,她說:「澳洲必須開創一個未來,讓犯下兒童性侵的人不能躲在機構裡。我們將共同努力,找到更好的方式,來保護兒童的安全。」

歷經五年的調查,其中包括提供申訴專線、建立保密會談、提供倖存者諮商等支援資源,並為調查機構處理而舉辦多場公開聽證會、研究為何宗教場域、學校、機構會發生對兒童性侵案件、又如何被隱匿、為何這些機構沒有保護兒童,並且對這個議題進行廣泛的社會宣傳。委員會於2017年12月發表最終調查報告,其中包含各類數據及分析,並提出409項建議,讓所有不同類型兒童機構可以更有效預防、辨認、處理及舉報兒童性侵害。

這個調查,澳洲共聘請700名工作人員,花費高達澳幣三億四千多萬(約台幣70億)。
這個調查,共接聽42041次民眾來電,25964封民眾來信,進行8013場保密會談,有57場公開聽證會(共調查134個機構),其中轉介給警方的案件有2575件。

2018年10月12日澳洲政府向受害者及相關家庭發表全國性道歉,並表示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揭露了兒童性侵害是「國家悲劇」,報告的數字讓大眾深刻認知兒童性侵害的廣泛存在,而現存的體制明顯不足以預防及發現這些對兒童的傷害。

台灣如何面對兒童受害:僅是個案追訴與調查,無法呈現體制問題

性侵事件並非個別機構之單一事件,且也不只發生在過去的悲劇。如果只調查個案、懲處個案加害人,顯然無法真正解決結構性問題,無法根絕兒童性侵害事件的發生,更遑論積極預防兒童性侵害之發生。

面對兒童性侵害,人權保護與防治工作不能只是紙上談兵、表面工夫,必須要徹查學校及機構內之兒童性侵事件及他們如何處理,必須要讓受害者及其家屬願意出面揭露,才能真正阻止對兒童性侵害繼續發生。借鏡澳洲,台灣政府必須建立一個全國性的兒童於學校及機構內受性侵害之調查機制,不僅指出體制問題之所在,更重要的是,透過資訊的揭露,讓政府「有感」,透過責任的承擔,才能讓政府「有為」,一個對兒童受害有感、勇於承擔的政府,才能擔負守護兒童安全的重責。

澳洲人口與台灣相近(均約2000多萬人),澳洲為了避免兒童再次受害,傾注這麼多人力、財力。試問:

縱使知悉師對生性侵事件頻繁,我們的行政預算曾挹注任何資金於找出兒童於學校或機構內受性侵害的原因嗎?教育部之經費或哪一份研究計畫深入研究過校園為何一再發生的性侵害?

衛福部曾進行過機構內兒童性侵害之研究嗎?或對於通報數據上呈現之發生場域、不同場域之發生原因,有進行發生原因之探究或調查嗎?何時性侵害通報數字不再只是單純的數字累積,而是能讓每一個案件不要再重演?

兒童的安全,不能只靠穩固或美輪美奐的校舍,也不該是那些堆疊裝觀的研究報告。我們國家該付出多少力氣與經費在保護兒童免受性侵害,該如何承接這些倖存者之痛苦,政府該給答案。

政府應成立國家層級之全面性學校及機構兒童受性侵害調查機制,是全民共識

人本教育基金會於去年9/24於行政院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出「面對兒童性侵害--直視真相、不再沉默、終結傷害」一案,要求政府應成立國家層級之《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調查兒童於各種教育及照護機構(如:各類型學校、宗教機構、兒童運動競技訓練場所、兒少福利機構、及前述機構辦理之營隊、少觀所、少年監獄等)內受性侵害、性騷擾之狀況,及上該組織如何面對與處理兒童性侵害性騷擾事件,並據以研究兒童受性侵害之系統與文化性問題,以落實兒童之保護(附件二)。

這個提案,短短一天就超過1000人附議,七日即有5000人附議,根據「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實施要點」,權責機關應於去年11/30日前回應。

行政院雖就本案召開二次諮詢會議及一次協作會議,所有與會之相關權責單位公務人員對於澳洲全國調查報告均高度讚揚,且均同意台灣應有機制讓受害者出面,並同時提供諮商支援。然會議結束迄今已將半年,對於具體實現全面兒童性侵調查卻毫無進展與規劃。

因此,我們再度要求政府立即回應人民之要求,建立國家層級之全面調查機制:

一、 建立被害者現聲管道

根據澳洲調查報告,參與保密會議之倖存者,平均花23.9年才能告訴他人被虐待的事。男性揭發的時間通常比女性更久(男性倖存者平均需25.6年,女性為20.6年),有些受害者一輩子都不會揭露。

保護兒童於學校及機構中不受性侵害,是國家責任。不論法律如何進步與推展,對於那些曾經受傷、未能及時獲得協助或支援的受害者,國家都有責任提供管道,讓他們得以陳述自己的遭遇,檢視法規、機制與機構的問題,並且提供療傷支援。故可借鏡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採取專線電話、保密會談之方式使更多受害者願意出面,也面對了受害者面對兒童性侵害傷害普遍存在的延後揭露的困境。

二、 透過調查行動,檢視學校及機構處理兒童性侵害之機制及文化問題

全面兒童性侵害之調查行動,其目的並非為了要揪出加害者或進行司法追訴,其真正目的係透過調查,檢視學校、機構及政府單位面對兒童性侵害之處理方式及困境,並深究其原因,包括法規、體制、文化、教育、工作人員意識與態度等問題及如何解決。

三、透過調查行動,檢討法規與機制之漏洞,訂立吹哨者條款及保護機制

性別平等教育法已於民國93年制定公布,期間修正數次,然校園師對生之性侵害事件頻仍,顯然法律與機制仍有不足;且許多長期之校園性侵害事件常有知而不報或包庇之問題,故須透過個案之具體調查及檢視,檢討及修正當前法律與機制之疏漏,真正阻斷犯罪者利用法規或機制之漏洞,侵害兒童。另因學校與機構之文化與封閉性,常常導致隱匿的問題,故應訂立吹哨者條款及保護機制,使更多學校及機構能有被監督之機會,方能全面保障兒童安全。

四、建構平反機制,包括被害人諮商服務、及康復支援方案

學校及機構內之兒童性侵害,是保護不足,是國家責任。故台灣需要透過調查行動使被害者有機會為自己發聲,並應建構支持被害者及親族之支援系統及平反機制。支援系統之建立,不僅讓受害者有能力出面述說,讓國家能更充足調查學校及機構內兒童性侵害之問題,更重要的是輔導與諮商支援系統的建立,讓國家透過實際行動去承擔對犯罪被害人及兒童之保護義務。

五、建立兒童安全的未來

全面性侵調查之最終目的,係透過國家對於過去錯誤之承接、真相調查、復原支援,最終做到反省與改進,及落實改變。它不僅能重建被害者之尊嚴,更是讓人權徹底扎根於我國的重要機會。當兒童之安全係建立於國家對於他們權利與尊嚴之重視,而不僅是福利與照顧,這樣的國家才能真正承諾兒童安全的未來,也才值得人民的託付。

終結體制對兒童造成的暴力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老師是代表體制執行公權力。
其暴力行為,並非只是個人失控、個人行為,他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