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

每當聽聞有校園性侵害事件發生,大家總是感到氣憤:「老師怎麼可以這樣做」「學校怎麼可以放縱這種事情」?

但校園裡發生這些不能被容許的事件,並不是個案或偶發。

根據教育部統計

性平
通報數大增

0
93年
性平通報
0
106年
性平通報

107年
師對生性平事件眾多

0 通報
師對生
性侵性騷擾
0
老師受解聘
不續聘處分

面對兒童性侵害
政府應全面調查及檢視
我國各級學校與兒少機構內兒童性犯罪及處理狀況

根據教育部之統計資料,93年《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後,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從該年度359件,每年呈倍數成長,106年台灣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高達6,910件。而107年,教師對學生之疑似性侵害之通報數量為83件;疑似性騷擾之通報數量為588件;因調查屬實被解聘、不續聘之教師有80位,被考績懲處的教師有73位。

今年3月,台南某國小學生出面指控被張姓教師在校園內性侵,經本會三個多月的訪查,訪查到18個受害人。並發現張師在擔任二所學校教師時,均不斷利用職務及權力性侵學生,期間已逾20年,且前所校長知情卻未處理,反而協助張師調校,繼續侵害學生。這個嚴重的師對生性侵害案件,不僅不是今年唯一校園師對生性侵害事件,從長遠的時間序來看,它也只是本會多年來處理校園性侵害的其一事件。

這些校園中接二連三的性犯罪事件,最令人難受與驚懼的,除了受害者之眾,還有行為人持續不間斷的對不同受害者出手的犯行,且從未因性侵害、性騷擾防治相關法規之修訂或校園性侵事件之新聞不斷被揭露而收斂其行為。

面對問題,才能終結傷害。故本會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要求國家應全面調查學校及機構內兒童受性侵問題。目前已經有51位社會各界賢達及11個民間團體連署支持(附件一),其中還包含立法委員李麗芬、吳思瑤、陳曼麗、洪慈庸、張廖萬堅,及許多多年來關注台灣性平教育及兒童性侵害之重要人士。

為什麼要國家應該進行全面性學校及機構內兒童性侵害之調查?

直視真相–校園性侵害防治不能只是表面工夫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騷擾防治法、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防治準則已分別於民國85年、94年訂定,明訂性侵害、性騷擾防治之各種防治工作,然而,校園及機構內兒童性侵害之情形並未因而減少。

顯然,面對兒童性侵害,「防治」工作不能只是紙上談兵、表面工夫,必須要徹查學校及機構內之兒童性侵事件及他們如何處理,必須要讓受害者及其家屬願意出面揭露,才能真正阻止對兒童性侵害繼續發生。

不再沉默–讓受害者發聲,讓體制停止沉默

學校及機構內之兒童性侵害事件,常因為場域之封閉性、受害者與加害者之年齡差距、權力失衡等因素,以致常常被隱蔽,難以發現,受害者也難以求助、發聲。故當國家以守護兒童之名進行全國性調查,並透過制度提供受害人、家屬及證人被保護之管道及後續支援系統,使他們能安心行使權利、控訴施暴者、或提供資訊,將有助於揭發隱蔽,讓體制停止沉默。

從監察院歷年之校園性侵害調查報告可知,學校及機構常常隱匿未通報、包庇犯罪行為人,擴大傷害。故國家應全面性調查相關組織如何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使加害者不再能躲在機構裡橫行、繼續傷害兒童。

終結傷害–不再恐懼

國家應對兒童性犯罪進行調查及研究,並公告調查及研究結果讓國人知悉要怎麼預防校園性犯罪,例如,如何預防兒童性誘騙?如何有效辨識兒童性犯罪?如何提供兒童及擔負保護兒童責任之人充分且專業之教育,使其得判斷危險的角落與警訊?學校與機構應該如何處理?這些重大議題,方足以使我們有能力面對兒童性侵害,而台灣政府責無旁貸。

他山之石—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之調查報告讓澳洲政府承認兒童性侵害是「國家悲劇」

澳洲於1989至2016年已進行超過80份兒童性侵的相關調查。但因兒童性侵事件仍不斷在不同場域發生,其國內多年來不斷呼籲要進行全國性調查,澳洲政府終於2012年依照皇家調查法組成《機構對兒童性侵害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兒童相關組織〈如,學校、宗教機構、育幼院、青年感化院、運動俱樂部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事件,並委任六位不同領域的專家擔任調查委員。歷經五年的調查,於2017年12月發表最終調查報告,其中包含各類數據及分析,並提出409項建議,讓所有不同類型兒童機構可以更有效預防、辨認、處理及舉報兒童性侵害。當時澳洲總理表示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揭露了兒童性侵害是「國家悲劇」,報告的數字讓大眾深刻認知兒童性侵害的廣泛存在,而現存的體制明顯不足以預防及發現這些對兒童的傷害。澳洲政府更於2018年10月12日向受害者及相關家庭發表全國性道歉。

兒童性侵事件並非個別機構之單一事件,且也不只發生在過去的悲劇。如果只調查個案、懲處個案加害人,顯然無法真正解決結構性問題,無法根絕兒童性侵害事件的發生,更遑論積極預防兒童性侵害之發生。

澳洲經驗向我國展示一個全國性的兒童性侵害調查報告,不僅能指出體制問題之所在,更重要的是,透過資訊的揭露,讓政府「有感」,透過責任的承擔,才能讓政府「有為」,一個對兒童受害有感、勇於承擔的政府,才能擔負守護兒童安全的重責。

國家應承擔責任

2014年台灣公布施行《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宣告以國際兒權保障規範為標竿,全方位構築守護兒童身心健康發展的環境。然而,多年來面對學校及機構內兒童性侵害事件一再發生,卻無法提出終結傷害之解決方案。保護兒童是國家責任,政府應即刻建立國家層級之《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 ,對學校及相關機構進行通盤的調查及檢視,不要再漠視兒童安全,否則就是背棄兒童權利公約。

本會已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提議,並通過檢核,開始進行附議。依平台提案規則,需要60日內完成5000個人附議之門檻,行政院方會回應我們的提案。

保護兒童刻不容緩,請大家踴躍參與連署、期能在最短時間內要求行政院回應我們的要求,儘速組成專案調查委員會進行兒童性侵害之全面性調查。

單日連署破千,加速台灣不再沈默、終結傷害。
(20190925 14:00 更新)

人本教育基金會9/24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出「面對兒童性侵害--直視真相、不再沉默、終結傷害」一案,訴求我國政府應全面調查各級學校與機構內兒童遭受性犯罪及處理狀況。

甫經一天,「全面調查」提案就得到超過1000個附議!目前也累積有14個團體、超過60名關注社會公益的社會賢達連署支持。(名單附於後)
可見此議題是國人心中極關切之痛。

對於一天內可附議破千,我們既感動又沈重。社會對兒少權益的關注,具體顯現。我們不僅要努力促成此案,更要努力使其發揮最佳效益!

呼籲支持提案的朋友們,繼續轉發、邀請、呼籲外界來連署。也懇請尚未附議的朋友趕緊加入。連署達標的速度越快、連署的人數越多,政府也勢必要更認真妥善的回應我們的提案。

謝謝大家,我們繼續努力!直視真相、不再沉默、終結傷害。

建立一個直視真相、終結傷害的國家
「全面調查」附議達標!
(20190925 14:00 更新)

人本教育基金會9/24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出「面對兒童性侵害--政府應全面調查我國各級學校與兒少機構內兒童性犯罪及處理狀況」一案,要求政府應籌組國家層級的委員會主動調查學校與機構內兒童遭受性犯罪之狀況。

經過7日之附議程序,「全面調查」的提案已有超過5000個附議!根據「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實施要點」,本案已成案,權責機關應於11月30日前回應。

這麼短時間達標,顯示這個議題是國人心中極關切之痛,也是政府應立即承擔之責任。

行政進行全面調查之責無旁貸

根據2017年兒童權利公約國際審查委員會提出的結論性意見,其中對於暴力侵害兒童之部分,委員會提出:「參考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第 13 號一般性意見( 2011 年)提出的 指引及建議,繼續加強現行及其他措施 並制定及施行一個預防及保護兒少在所有環境(包含家庭)免受一切形式暴力 的長期性國家綜合行動計畫」。而兒童權利委員會《第13號一般性意見》特別提及國家之預防手段應包括「查明」之責任:「包括查明特定個人、兒童群體或照顧者的風險因素(以便啟動專門預防措施),以及查明實際虐待行為的跡象(以便儘早啟動適當干預措施)。」

政府不應再拿個案性平調查處理或監院糾正等來迴避全面調查的必要性,不要再拿性平法、防治準則、防治作為來濫竽充數。沒有查明體制問題,防治只是假動作。這些超過5000名的聲音要的是答案要的是國家負起「全面性調查」的行政責任,是找出為什麼校園及機構層出不窮的對兒童性犯罪事件的真正原因,並就調查結果提出解決方案。

請大家繼續附議,讓政府無法迴避

雖然附議已達標,但仍然需要更多的音量讓政府正視這個問題。請大家繼續參與附議,並轉傳給更多關心兒童安全的朋友一起參與!

連署文全文

面對兒童性侵害–直視真相、不再沉默、終結傷害

政府應全面性調查及檢視我國各級學校與兒少機構內兒童性犯罪及處理狀況

連署提出人:人本教育基金會

鑒於台灣校園及機構內對兒童性犯罪之問題嚴重,為督促政府確實面對問題、提出解決方案,負起保護兒童之責任,人本教育金會將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議,要求政府應全面性調查及檢視我國各級學校與兒少機構內兒童性犯罪及處理狀況,並提出調查及研究報告。

邀請您參與本案之連署附議

提議內容及建議事項

政府應組成國家層級之《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調查兒童於各種教育及照顧兒童之機構(如:各類型學校、宗教機構、兒童運動競技訓練場所、兒少福利機構、及前述機構辦理之營隊、少觀所、少年監獄等)內受性侵害、性騷擾之狀況,及各該組織處理兒童性侵害性騷擾事件之狀況。

利益與影響

一、為什麼台灣應進行全面性的學校或機構內兒童性侵害調查?

(一)校園性侵害問題嚴重

根據教育部之統計資料,93年《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後,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從該年度359件,每年呈倍數成長,106年台灣校園性平事件通報件數高達6,910件。

其中,校園內教師對學生之疑似性侵害之通報數量為50件;疑似性騷擾之通報數量為494件;因調查屬實被解聘、不續聘之教師有71位,被考績懲處的教師有38位。107年,師對學生之疑似性侵害之通報數量為83件;疑似性騷擾之通報數量為588件;因調查屬實被解聘、不續聘之教師有80位,被考績懲處的教師有73位。

這個數據顯示出台灣校園內兒童性侵害問題嚴重,性別平等教育法雖然促使學校負擔通報責任,個案調查程序促使有問題之教師被處理,但並無法讓傷害停止。

(二)傷害一再發生

99年,監察院提出調查報告指出,台中某國小97年發生謝姓教師性侵害多名男學生之案件,校長、學務主任隱匿未通報、毀損證據,而教育局未積極處理之嚴重校園性侵事件。
101年,監察院提出調查報告指出,國立臺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前臺南啟聰學校),自93年起至101年1月15日間發生164件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學校長期隱匿未通報、教育部中部辦公室未積極查處,致92名學生身心嚴重受創之嚴重校內性侵害事件。

106年8月,台中某一知名機構夏令營爆發志工性侵四名聽障學童。9月,台北市某明星女中發生賴姓教師長期性騷擾女學生之性平事件,有8人女學生出面指控,學校最後才解聘賴師。

107年3月,一名體操隊選手出面控告遭高雄市光華國小梁姓體操教練性侵長達十年,且目前有二名受害者出面指控。7月,監察院提出調查報告指出2014年至2016年3月間,南投某安置機構發生21起收容司法少年相互性侵案件。

今年3月,台南某國小學生出面指控被張姓教師在校園內性侵,經人本教育基金會三個多月的訪查,已訪查到18個受害人。並發現張師在擔任二所學校之教師時均不斷利用職務及權力性侵學生,期間已逾20年,且前所校長知情卻未處理,反而協助張師調校,繼續侵害學生。4月,新北市某安置機構發生生輔員性侵五名收容少年。9月中,監察委員高鳳仙調查桃園市青溪國中棒球隊黃姓教練涉性侵7學生、性騷22學生,並就學校違法聘任黃教練且未依法調查、通報等事,糾正青溪國中。

這些發生在校園與機構接二連三的性犯罪事件,最令人難受與驚懼的,除了受害者之眾,還有行為人持續不間斷的對不同受害者出手的犯行,從未因性侵害、性騷擾防治相關法規之修訂,及校園性侵事件之新聞揭露而收斂其行為。

縱使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騷擾防治法、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防治準則分別於民國85年、94年訂定,並明訂性侵害、性騷擾防治之各種防治工作,然而,校園及機構內兒童性侵害之情形並未因而減少。顯然,要進行的不能只是「防治」,必須要找出真正的問題,必須要徹查學校及機構內之兒童性侵事件及他們如何處理,才能真正阻止對兒童性侵害繼續發生。

二、為什麼需要組成國家層級《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進行全國性的兒童性侵害調查?

(一)他山之石

澳洲於1989至2016年已進行超過80份兒童性侵的相關調查。然因為兒童性侵事件仍不斷在不同場域發生。澳洲政府終於回應其國內多年來之呼籲,於2012年依照皇家調查法組成《機構對兒童性侵害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兒童相關組織〈如,學校、宗教機構、育幼院、青年感化院、運動俱樂部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事件,並委任六位不同領域的專家擔任調查委員。調查委員依法可以調查警方如何辦理兒童性侵害的申訴、調閱任何機構的檔案、證人給予錯誤或誤導的訊息會面臨刑責。澳洲政府甚至修改皇家調查法,使受害者可自願在不公開、不用宣誓、不用接受交叉詢問的環境下向調查員述說自己的遭遇。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歷經五年的調查,於2017年12月發表最終調查報告,其中包含各類數據及分析,並提出409項建議,讓所有不同類型兒童機構可以更有效預防、辨認、處理及舉報兒童性侵害。當時澳洲總理表示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揭露了兒童性侵害是「國家悲劇」,報告的數字讓大眾深刻認知兒童性侵害的廣泛存在,而現存的體制明顯不足以預防及發現這些對兒童的傷害。澳洲政府更於2018年10月12日向受害者及相關家庭發表全國性道歉。

(二)個案調查無法呈現體制問題
性侵事件並非個別機構之單一事件,且也不只發生在過去的悲劇。如果只調查個案、懲處個案加害人,顯然無法真正解決結構性問題,無法根絕兒童性侵害事件的發生,更遑論積極預防兒童性侵害之發生。

一個全國性的兒童性侵害調查報告,不僅能指出體制問題之所在,更重要的是,透過資訊的揭露,才讓政府「有感」,透過責任的承擔,才能讓政府「有為」,一個對兒童受害有感、勇於承擔的政府,才能擔負守護兒童安全的重責。

三、國家層級《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之組成及調查,將帶來下列重要影響及利益:

(一)不再沉默—讓受害者發聲,讓體制停止沉默

學校及機構之兒童性侵害事件,常因為場域之封閉性、受害者與加害者之年齡差距、權力失衡等因素,以致常常被隱蔽,難以發現,受害者也難以求助、發聲。

故由國家以守護兒童及性侵害受害者之名進行全國性調查,透過制度提供受害人、家屬及證人被保護之管道及後續支援系統,讓他們能安心行使權利、控訴施暴者、或提供資訊,將有助於揭發隱蔽,讓體制停止沉默。

(二)包庇即是罪行

兒童性侵害事件中受害者之眾,顯示出這些場域之性侵事件並非個別機構之單一事件,常常牽涉體制對於加害之嚴重包庇。從監察院歷年之校園性侵害調查報告即可知悉學校及機構常常隱匿未通報、包庇犯罪行為人,擴大傷害。

包庇兒童性犯罪即是犯罪!國家應全面性調查相關組織如何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使加害者不再能躲在機構裡橫行、繼續傷害兒童。

(三)不再恐懼—終結兒童性侵害,是國家責任!

國家應對兒童性犯罪進行調查及研究,並公告調查及研究結果讓國人知悉,例如,如何預防兒童性誘騙?如何有效辨識兒童性犯罪?如何提供兒童及擔負保護兒童責任之人充分且專業之教育,使其得判斷危險的角落與警訊?學校與機構應該如何處理與調查?如何避免程序造成兒童及家屬二度傷害?
政府應為這些重大議題提供答案,我們才有能力終結傷害。

|已連署附議名單|

幸佳慧 金鼎獎特別貢獻獎得主/兒童文學家/《蝴蝶朵朵》作者
吳思瑤 立法委員
李麗芬 立法委員
林昶佐 立法委員
洪慈庸 立法委員
陳曼麗 立法委員
張廖萬堅 立法委員
金仕起 政治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王曉丹 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
劉定基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林佳和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林佳範 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及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
葉德蘭 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暨研究所教授/臺灣大學人口與性別中心主任
柯格鐘 臺灣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呂明蓁 臺南大學教育學系助理教授
謝小芩 清華大學教授兼學務長
涂予尹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
曾光宗 中原大學建築系教授
徐偉群 中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陳利銘 中山大學教育所暨師培中心副教授
胡博硯 東吳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楊佳羚 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楊巧玲 高雄師範大學教育學系教授兼教育學院院長
游美惠 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
釋昭慧 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系主任
姚孟昌 輔仁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
紀惠容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郭馨美 台北市學習障礙者家長協會常務理事
謝國清 台灣全國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
吳福濱 全國家長教育志工聯盟理事長
葉大華 台灣少年權益及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
黃嵩立 國立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專任教授/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委員
陳啟利 中華民國各級學校家長協會理事長
李黛宜 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理事長
賴靜嫻 寶島新聲董事長
吳律德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青少年諮詢會顧問
廖浩翔 教育部課審委員學生代表
吳君婷 律師
張祐齊 律師
王怡今 律師
許秀雯 律師
詹順貴 律師
邱顯智 律師
郭怡青 律師
連郁婷 新竹縣議員
留佩萱 美國執業心理諮商師
詹益宏 醫師
吳慷仁 演員
朱詩倩 電影導演
楊力州 電影導演
郭復齊 公民教師
黃惠貞 板橋高中教師/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發言人
陳潔晧 《不再沉默》作者/《蝴蝶朵朵》繪者
徐思寧 《蝴蝶朵朵》繪者
諶淑婷 生動盟理事長/作家
花栢容 作家/編劇
平路 作家
朱宥勳 作家
李屏瑤 作家
林蔚昀 作家
番紅花 作家
簡莉穎 作家
陳昭如 作家
厭世姬 圖文創作者
臥斧 文字工作者

中華民國各級學校家長協會
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
台灣少年權益及福利促進聯盟
勵馨基金會
台北市學習障礙者家長協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性別公義委員會
台灣多元教育家長協會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台灣永社
台灣露德協會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
現代婦女基金會
許秀雯律師事務所
青平台基金會
社團法人台灣防暴聯盟
婦女新知基金會
屏東縣家長協會理監事會
高雄心家長協會
公民與法治教育基金會
廢死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