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島秘話
人本教育札記361期

好姻緣不分你我 靈驗如響的姻緣之神

文︱阿祉

當人們在神明面前,雙手合十閉上眼,喃喃傾訴出心願,通常都會祈求些什麼呢?希望身體健康遠離病痛、希望家庭和樂平安順遂、希望金榜題名升官發財,或是希望求得一段好姻緣呢?這些願望光是靠人的努力不見得能達成,所以會將心願寄託於神明的庇佑,在祈求過後,像是有一股來自神明的力量支撐,讓人感到安心。

而像好姻緣這樣的心願,更是需要一些氣運,姻緣與感情並不只有一種樣貌,它有不同的階段,像是未婚和已婚會祈求的神明是不同的,而不同的性傾向也會有相對應的神明庇佑。說到庇佑感情的神明,大家下意識會先想到月老,但庇佑情感的體系是如此龐大,不單只有月老而已。本篇將會以姻緣的不同樣貌與狀態,來介紹不同的姻緣之神,希望大家能依照各自的需求,去祈求神明的庇佑,求得一段金玉良緣。

成年後單身者的情感庇佑:月老與七娘媽

大家對於月老都有這樣的想像吧?可能是留著長鬍子的慈祥老人,手裡的紅線能牽起一段良緣,而老人、紅線這樣的形象塑造,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李復言寫的小說《續幽怪錄》裡的〈定婚店〉,故事是這樣講述的:在唐朝永貞三年的時候,有一個叫做韋固的人,他住在宋城南店,準備向清河司馬潘氏的女兒求婚,和媒人相約在九龍寺前。

在第二天早晨,天空還能看見斜月的時候,遇到一個倚著布囊、對著月亮看書的老人,韋固問了才知道,老人看的書是天下婚書,老人的布囊裡有紅線,是用來把夫妻的腳繫在一起,韋固藉機問老人求婚潘氏一事,老人說潘氏不是韋固的妻子,他的妻子是賣菜陳婆三歲的女兒,等到她十七歲的時候,就能娶她。

天色漸亮到了早上的時候,和韋固約好的媒人沒來,韋固便隨著老人到菜市,老人指著一個婦人抱著的三歲女孩說:「這是你的妻子。」說完之後就不見了,韋固氣道:「這老鬼妖妄,我是士大夫家族,怎麼會娶這樣的女子!」說完就叫家奴刺那三歲女孩,家奴刺傷了女孩眉間。

十四年後,韋固擔任相州軍司戶,刺史將十七歲的女兒嫁給他,女兒貌美,但眉間常貼一個花子,原來她是刺史的姪女,生父在宋城當官早逝,在襁褓時,母親和哥哥也過世了,她和乳母陳氏生活,三歲被抱到菜市場時,被狂人刺傷眉間,眉間有疤痕所以用花子覆蓋,韋固才知道現在娶的女子,真的是當年月下老人指的女孩。

在這樣的小說裡,反映了當時人們相信姻緣是由天定,就算不信命最後還是會證明姻緣安排的奇妙,而在小說中虛構的角色在月下看婚書、背著裝有紅線布囊的老人,就這樣成為了人們心中的頭號姻緣之神,因為信仰的力量,讓一個小說中的虛構人物晉升為神祇,受人膜拜也承受著人們祈求姻緣的心願,可見人們對於姻緣的重視,仍相信姻緣天注定,千里姻緣一線牽的道理。

而在台灣關於月老的記載可以從一九二一年(大正十年),片岡巖撰寫的《臺灣風俗誌》一書可見,「月老爺在台南萬福庵內右側,恰與我出雲大社緣結神同樣,是陰陽結合神,庇佑男女姻緣結合。」從書中就能看出在一九二一年的台南已經有供奉月老,到了現今,府城對於月老的祭祀仍是很看重的。台南是文化古都,保有許多廟宇與宗教活動,月老在台南也是受到眾多信徒祭祀,在台南還會舉辦「台南七夕愛情嘉年華」,以月老為號召,打造愛情城市的形象。而在台南說到月老,會將七夕出生的七娘媽放在一起討論。

七娘媽,七星娘娘,玉帝的第七個女兒,也就是人們耳熟能詳的織女。在台南說到姻緣庇佑會將兩位神明放在一起,像是台南安平靈濟殿辦理「做十六歲」成人禮時,會迎請七娘媽和月老兩尊神明到廟中,七娘媽多會被認為是保佑孩童平安長大的神祇,而在一些傳說與耆老流傳的口述中,七娘媽也會將成年的男女造冊呈報給天庭,這本冊子就是所謂的姻緣簿,而月老則會依照姻緣簿來牽紅線,這樣的記載在《臺灣風物》中己酉生寫的〈月老公的故事〉能看見:「農曆七月七日過後,七星娘娘(七娘媽)將凡間達成年的男女分別造冊,呈報天庭。月老公接到名冊,合併到每年存下名冊後,分配適當的配偶,趕造配偶名冊,手塑男女土偶,以一紅線將男女腳縛者在一起。」類似關於七娘媽和月老的敘述,也能在《中國民間俗神》和《歲時的故事》等專書中看見。

但其實七夕這個節日,又稱乞巧節,是七娘媽的生日,原本是女性向織女祈求手藝精巧的節日,到後來因牛郎織女鵲橋一年相見一次的傳說,漸漸演變成情人間的節日。在七夕時,人們也會更加祭祀月老,在農曆八月十五日月老誕辰時,也是祭祀月老的旺季。

從小說中虛構的月下看婚書的老人,和原先是庇佑孩童後來又加上姻緣簿功能的七娘媽,可以看出人們對姻緣的渴望。希冀有關神祇的庇佑,這也可以看出姻緣安排的慎重。七娘媽會先將成年男女造冊,呈報天庭後,才會讓月老來牽紅線,人們會希望自己的姻緣被好好看待,才會產生這樣的現象。

同性姻緣何處求?兔兒神靈驗如響

在今年五月同性婚姻終於通過了,臺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這背後代表的意義重大,不同性傾向的人們能得到相同的尊重,不再被歧視能夠享有與異性戀婚姻同等的權利,臺灣社會長達三十年的同志運動,終於開花結果。但回顧過去,同性戀者的處境是多麼的艱難,從庇佑同性戀者的兔兒神自身的故事就能看見。兔兒神在成神前,是一個叫做胡天保的男子,在那個年代,他對同性的戀慕,最後換得被傾慕之人賜死的下場。

有關兔兒神的故事,是記載在清乾隆五十三年(一七八八年)袁枚的文言小說《子不語》中卷十九〈兔兒神〉,故事是從一個年少貌美的御史巡按福建時,被一位叫做胡天保的男子傾慕開始,每當御史辦公時,胡天保會躲在一旁偷看他。御史一開始覺得奇怪,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其他的官吏也不敢說,後來御史巡按其他地區時,胡天保竟然也一起去了,偷偷躲在廁所看御史的臀部,御史更加疑惑,找他來問話。一開始胡天保什麼都不說,被刑求後才坦言:「看見御史貌美,心不能忘,明知天上桂,豈為凡鳥所集,然神魂飄盪,不覺無禮至此。」御史聽見胡天保的告白,勃然大怒,將胡天保斃命在枯木之下。

胡天保死後托夢給里人,他因為非禮御史而死,畢竟是一片愛心癡想,和尋常害人而死不同,但到了陰間,地府的官吏都笑他,但他被陰官封為兔兒神,專門掌管男性傾慕之事,可以為他蓋廟招香火。在閩南福建地區,本來就有聘男子為契兄弟的習俗,所以聽聞托夢一事後,都爭相集資立廟,果然兔兒神靈驗如響,想要偷偷約會的、所求而不得的人都會到廟裡祈求兔兒神庇佑。

像這樣因特殊事件死於非命的人成神的傳統,是可以在其他故事中被看見的,像是水鬼城隍這樣的例子,胡天保死後成神庇佑與他相同處境的同性戀者,讓其他同性戀者因為庇佑,而不至於跟他一樣下場,也算是對胡天保的寬慰。而兔兒神庇佑同性戀者的故事,還可以在清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年)林維丞編輯的《滄海拾遺》卷二十九〈兔兒爺〉中能看到。

故事的主角是聰明俊美的萬人迷殷善,他和駐防守軍耿漢,是會牽手逛市集、解衣共臥的「好朋友」,鄰里的村婦會偷看他們心中暗自羨慕。有一天賊兵包圍城作亂,七日後城破,斬殺了城中權貴,賊王好色想強擄殷善,城中又瘟疫盛行,回到城裡的耿漢聽到這個消息痛心憂慮,想不到辦法,只能半夜在庭院對天上月亮祈禱,希望能守護殷善,突然天上華光萬丈,五色光雲中一個神人緩緩而下,是一個俊秀的少年,他自稱是月宮兔神,降臨人間是要贈擣藥月餅治療瘟疫,聽到耿漢的祈求心生憐憫,所以下凡相助。月兔神人將幽蘭幻化成純金,叮囑耿漢將金蘭捐給賊軍,贖回殷善,事後,耿漢與殷善長跪感謝兔兒神,兔兒神祝兩人相伴不離,終生廝守。

這則故事同性戀者終於在兔兒神的庇佑下,有了好結果。在《滄海拾遺》中還能發現對於兔兒神的形象,好似月宮擣藥的玉兔。月亮這樣的意象,聯想到月老故事中也是在月下看婚書,其實自古以來就有拜月習俗,從月亮的陰晴圓缺與女性的月經週期,讓月亮與生育有了關聯,而生育的前提是要有姻緣的結合,與月亮有關的姻緣之神就這樣有了連結。

在臺灣,唯一祭祀兔兒神的廟在新北市中和區的威明堂,臺灣的同性戀者會到威明堂祭拜兔兒爺,希望感情順利求得好姻緣。兔兒神雖在故事中專司男悅男之事,但女同性戀者也會到威明堂祭拜兔兒神,相信兔兒神也會庇佑她們尋得好姻緣。

 

 

 

神明配祀夫人庇佑夫妻情感:城隍夫人與西秦王夫人

在前面提到月老時,有說到一篇在《臺灣風物》裡己酉生寫的〈月老公的故事〉,裡面提到月老接到七娘媽的配偶名冊後,手塑男女土偶將紅線繫在他們腳上。而有一次連日大雨,土偶曬不乾都快發霉了,好不容易放晴,月老公將土偶搬到庭院曬乾,突然又再下起大雨,月老公手忙腳亂來不及把土偶收回,大雨一淋面目全非紅線亂湊,自此,凡間開始有婚變、賴婚、離婚的現象發生。

好不容易求得了一段好姻緣,結為連理後大家都想百年好合,但也許是因為月老公那批因大雨面目全非的土偶,姻緣亂湊,在婚姻關係裡遇到磨難出了問題時又該怎麼辦呢?在清朝有些太太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根據《臺灣日日新報》的記載,在清光緒十九年(一八九三年),台北大稻埕的霞海城隍廟就開始奉祀城隍夫人,女信眾相信城隍夫人會請城隍老爺代為管教她們的丈夫,從清代以來,女信中會來祈取城隍夫人的信物回家,當作管教丈夫的法寶,希望家中男人不要進出風月場所,早點回家,家庭能夠和樂,這個法寶就是城隍夫人腳下的繡花鞋。還記得月老的紅線是綁在腳上嗎?鞋子除了有「和諧」的諧音以外,也是穿在腳上之物,紅線繫在夫妻的腳上結成一段姻緣,要維持下去,讓丈夫不要趴趴走去風月場所,城隍夫人的馭夫鞋是妻子們的法寶。

有一說是清朝有位婦人和丈夫感情差,到廟中求城隍夫人庇佑,後來感情變好了,但婦人沒錢供奉,便親手縫製繡花鞋敬獻給城隍夫人後,將城隍夫人的舊鞋帶回去,從此城隍夫人的鞋子能馭夫便傳開來了。後來,霞海城隍廟的管理人員為了方便信眾祈取城隍夫人的信物,便定期請中國的老太太縫製夫人的弓鞋,老太太去世後,由媳婦接手。城隍夫人的弓鞋被稱為「馭夫鞋」或是「幸福鞋」,保佑夫妻關係和睦,畢竟牽起了一段姻緣喜結連理,是多麼不易的事,有了城隍夫人幸福鞋的加持,好好處理婚姻中的難題,攜手共度一生。

像是城隍爺夫人這樣配祀神祇的姻緣神,還有西秦王爺夫人,與城隍爺夫人不同的是,西秦王爺夫人是成神前西秦王的后妃,昭和九年(一九三四年)鈴木清一郎撰寫的《臺灣舊慣習俗信仰》中寫到,西秦王是唐玄宗,西秦王夫人可能是后妃。而在《臺灣風物》中〈台灣住民之家神及其對神之觀念〉也推測西秦王是歷史人物,當然有配偶,生前定有妃子。由這些文獻可以推斷,西秦王夫人是西秦王生前的配偶。西秦王爺是臺灣亂彈戲、布袋戲、北管西皮派與南部北管子弟所信奉的神祇。而西秦王爺究竟是誰,也有諸多說法,有說是鈴木清一郎認為的唐玄宗,也有說是唐太宗、後唐莊宗、姓莊人士等說法,但可以確認的是西秦王夫人是西秦王生前的配偶。

西秦王被封為戲神,戲神的家眷對藝人(泛指從事演員、樂師等演藝工作的人員)和家屬也起了心理庇佑的作用,藝人們相信能得到好妻要拜西秦王爺夫人,要求子則是拜西秦王公子。西秦王夫人算是特定職業類別的姻緣神,是只有從事演藝工作的人會去祈求的對象,一般大眾祈求姻緣並不會去特別祭祀西秦王夫人。

雖然城隍夫人多是信眾依城隍爺意思,尋求的配偶,而西秦王夫人則是生前的配偶,兩者略有不同,但也都是屬於配祀神種類的姻緣神明。配祀神多在後殿,以女性形象為主,而這些神祇的夫人會被當作祈求姻緣、感情圓滿的對象,這跟她們的女性形象有關,像是在婚姻遇到困難的妻子會傾向求助城隍夫人,可能是同為女性,較能理解彼此的處境與心理的壓力,進而找出解決方法,而西秦王夫人庇佑藝人姻緣一事,可能也是女性給人能夠傾吐、傾聽的印象,讓藝人能將心底祈求姻緣的願望,傾訴給西秦王夫人,進而祈求一段好姻緣。

姻緣天定?人也需盡力

筆者也曾在家鄉的普天宮拜過月老星君,當我跪在神像前,跟著廟中女性工作人員一句一句唸出向月老星君祈求姻緣的詞語時,那一刻我感到很平靜,也許是看著月老星君的神像慈祥,也有可能是說出祈求姻緣的詞語時,語言的力量,讓我相信自己的姻緣是被庇佑的,感到無比的安心,在茫然時會拿出求得的籤詩來看,能得到一些力量。

本篇依感情的不同階段與樣貌,簡介了各方姻緣神祇,讓有心祈求姻緣的各位,能找到一個方向,誠心地祈求過後,得到神明的庇佑,也需要自身的努力,敞開心房走出家門,多去認識人增加機會。感情的開始從過去的媒妁之言、相親、聯誼等方式,到現在演變成運用科技在線上交友軟體聊天認識,感情的開展已有所不同,但相同的是自古以來都想有一段好姻緣的心願,筆者在此也祝福各位,在想求得姻緣時,能順利繫成一段歡喜塵緣。

參考資料:

1.《臺灣風物》第20卷第1期,己酉生〈月老公的故事〉

2.《臺灣風物》第9卷第2期,忠華〈台灣七夕習俗今昔觀〉

3. 鈴木清一郎,1934年日文初版,《臺灣舊慣習俗信仰》,臺北:眾文圖書中文譯本。

4. 蕭名君,2011年,《台灣月老信仰之研究》(碩士論文),臺北,銘傳大學。

5. 陳益源,2016年,《府城四大月老與月老信仰研究》,臺北:里仁書局。

6. 王琰玲,1994年,《城隍故事研究》(碩士論文),臺北,文化大學。

7. 徐亞湘,1993年,《臺灣地區戲神:田都元帥與西秦王爺之研究》(碩士論文),臺北:文化大學。

8. 溫子霈,2012年,《「台灣民間俗神」插畫創作研究》(碩士論文),高雄:師範大學。

阿祉︱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1期

 

《人本教育札記》試圖用一種較寬廣的視野和角度來解讀「教育」。
每一期,我們都準備了特別企劃、親子教養、親師關係、教育時事評析等內容。期待為讀者帶來結合教育與家庭的人本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