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8教育消息

歧視妥瑞生校長遭監院彈劾
朱毋我將移送懲戒法院

臺北民權國中校長朱毋我,曾經違反性平法程序,以公審方式處理學生性平案,並且因當事孩子本身有妥瑞氏症,朱甚至在會中說出要小孩去吃藥等歧視性語言;之後更以性平會名義,對他施以強迫退出社團、假日禁足、禁止放學自行回家等處置,甚至將孩子連續多天,整日抽離至學務處。

在學務處期間,孩子遭受生教組長罰站、大聲謾罵、要求90度鞠躬道歉。甚至頻繁的被公然詢問「吃藥了沒」等羞辱。孩子最終在一次和班導師的管教衝突後,在自家頂樓跳下並不幸過世。

基金會協助家長陳情後,監察院於2019年糾正民權國中,認定在性平事件處理程序不當,對於孩子的處置非但未符合《兒童權利公約》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的『合理調整』原則,甚至部分違反輔導管教學生辦法。請臺北市政府教育局重新檢討校長與相關人員疏失責任。

然而最近監察院委員追蹤本案的後續進展,發現朱毋我校長不但對記過懲處提出了申訴;臺北市教育局更在申評會尚未有結果前,就直將朱毋我的懲處降為「申誡2次」。

對於這樣公然違法護航的行為,監察院提出糾正台北市教育局;對於朱毋我在本案的重大違失,更在13:0一致同意的票數,同意彈劾朱毋我,並將他移送懲戒法院處理。

我們認為,以朱毋我眾多迫害孩子的惡行,已經完全喪失擔任校長,擔任教育人員的資格。我們呼籲懲戒法院能做出對於教育界最有利的決定,不要縱放危害兒童之人,更不要讓此劣幣逐良幣。

這個案件讓人心碎的不只是孩子的逝去,還有台北市教育局拖延、迴避和包庇的態度;對於出面申訴要求制度改進的家長,更曾帶來二度傷害。監察院的彈劾和糾正,承接住了這些心碎與傷害。我們期許我們自己,在這些基礎上,繼續監督台北市政府,繼續努力不讓朱毋我等不適任人員在校園戕害小孩,繼續用各種方式,要讓每一個進到校園的孩子,都可以免於暴力和歧視的對待。

終結體制對兒童造成的暴力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老師是代表體制執行公權力。
其暴力行為,並非只是個人失控、個人行為,他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