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解聘性騷擾累犯
全面清查並協助被害人

某軍事院校的一位兼任所長的教授,長期對多位學生有性騷擾行為,包含多次摸女學生腰部及大腿,甚至曾用力摟肩並將磨蹭學生頭,將其臉頰碰學生臉頰,更會講黃色笑話、詢問學生是否有和男友發生性關係。學生受傷極深,卻只能畢業後才提出性平調查申請。經學校性平會調查,受害學生多達三位,且多位學長都出面證實,經調查認定性騷擾屬實。

性騷累犯 記過就放過?!

國○醫學院某科系主任兼所長甲教授對三名學生為以下性騷擾行為,均經性平調查委員會查證性騷擾屬實:

  1. 甲教授於107年4月,見被害人乙獨自留在實驗室,竟以手掀開乙生之T恤,又隔衣上下撫摸乙生之腰數秒。
  2. 甲教授曾於乙生獨自一人到做實驗,竟正面環抱乙生,說「早!很棒!很早做實驗」等語,乙生雖閃躲並以右手推但推不開,致乙生左胸與甲教授身體相貼。
  3. 甲教授利用討論實驗、共看螢幕之機會,以手游移撫摸乙生之背、腰、大腿上側,並將手停留在乙生之腰或大腿,次數約有10至20次。並曾多次用力摟乙生肩膀並將頭靠近、磨乙生的頭,致臉頰互碰之情況。不只對乙生如此,受害人丙生亦於申訴時表示有2-3次與甲教授討論時被摟肩、頭靠頭、臉碰到臉頰等情形。
  4. 甲教授曾於與乙生討論時,突然解開褲頭皮帶,脫鞋盤腿而坐,讓乙生感到害怕。
  5. 甲教授曾要求乙生站遠一點繞圈給他看,亦曾要求丙生撥開頭髮讓他看衣服上胸前之字母。
  6. 甲教授曾與丙生討論實驗計畫時握住丙生的手說:「手怎麼那麼冰?」
  7. 甲教授曾詢問乙生與丙生與男友之親密程度,包括問:「到幾壘了」、「有沒有親吻?」、「有沒有擁抱?」、「有沒有全壘打?」……
  8. 甲教授曾上下打量丙生身材,並說「沒有變胖,身材很好」「長得很漂亮,男友有沒有珍惜?男友應該很幸福」等語。
  9. 甲教授曾於拍照時,把左手拳心向上放在戊生的大腿上面。
  10. 該校多位學長姐曾於調查中表明自己曾目睹甲教授對乙生摟肩,乙生身體縮著。甲教授常講黃色笑話,包括教授對某學姊說:「搞不好錄到你的A片」,討論女生身材等,甚至還在群組中有人傳胸罩做成口罩之新聞底下發言表示「不只有隔離效果還有奶香味」(附件一)

從上述調查報告及上面可知,甲教授已是性騷擾累犯,且情節嚴重。

然而,性平調查委員卻只建議學校性平會予以記過一次之懲處、免除所長之行政職務(五年內不得兼任主管)及接受八小時性平課程。

眼見國○醫學院將於6/20(六)召開教評會,而被害人卻耳聞甲教授表示他根本不怕教評會,方才決定要出面揭露甲教授之惡行。

性平會不該容認行為人之言行對於被害人二次傷害

學校性平會不僅未完全考量到甲教授性騷擾之嚴重程度、累犯,對於甲教授於調查中所提的迴避之詞及提出:「誠摯、衷心的道歉及誤會補充說明」,例如,甲教授於調查過程中多次為自己辯稱自己幽默、風趣、熱情,係因對於學生過度關愛導致誤會。又稱其行為只是打氣、關心學生感情,係在實行導師任務;甲教授甚至在補充說明中寫道:「她們倆平時對我還是有說有笑,甚至跟平常家人互動般親近,所以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及嚴重誤判狀況」,並於道歉信中提到「畢竟我個人三十多年的教學是非常重視因材施教,只要有一點點地暗示和來自你們的反應,一定非常快的自我修正…我多們希望情況是那樣的,這種令人傷心的誤會與遺憾就不會發生了。」(附件二)。甲教授這些迴避之詞形同責怪受害者。

甲教授甚至還於知情被申訴後,請助理打電話給二位受害者,受害者因恐懼不敢接聽,上情均有經受害者於性平調查中提出。然而,學校性平會調查報告不僅未明確指出甲教授上述言行之謬誤,形同指責被害人之嚴重性,學校竟然是直接將甲教授之上述道歉信轉傳給被害人,造成被害人之二次傷害,後續也未甲教授之上述言行判斷其性騷擾之嚴重程度,只建議學校應予乙次記過懲處,顯然性平會之認定與處理均有嚴重違誤。

甲教授師為性騷擾累犯且情節嚴重,目前仍繼續擔任指導教授。國○醫學院應予以解聘

被害人及學長姐均指稱,多年來多次聽到甲教授對學生說:「你要再多一年喔」、「你們畢業都是靠我決定喔」這些展示權力之話語,顯然甲教授多年來有權力濫用之狀況。且甲教授所為之性騷擾行為(摟肩、掀衣、磨頭等)均只對女學生做,故學長姐表示甲教授絕非只是熱情或關懷,因為熱情與關懷之行為未曾展現在男同學身上,顯見甲教授對於性騷擾行為並非完全沒有意識的。

甲教授已兼任所長及系主任二屆,依據規定也不能再續任主管職,故目前性平會調查報告之懲處建議對於甲教授而言根本沒有任何懲處效果,且根據上述甲教授迄今仍然覺得其行為只是關愛、熱情,這些不具效果之懲處方式亦不可能讓甲教授對於其性騷擾行為及造成被害人之傷害有任何反省之可能。

為了避免下一個學生受害,請國○醫學院務必重新審酌性平會調查之內容,應納入甲教授之累犯行為,及其於調查中之言詞及對被害者之二次傷害等情,解聘甲教授,勿讓受害人還要被指責是自己沒有拒絕,更要避免下一個學生受害。
我們要求國○醫學院勿包庇性騷擾累犯:

  1. 於教評會評估甲教授之性騷擾嚴重情節及犯後態度,解聘甲教授。
  2. 全面清查並協助受害者提出申訴或提供心理支援。

20200619人本教育基金會會後新聞稿

國○醫學院某科系主任兼所長甲教授對三名學生為以下性騷擾行為,然而,性平調查委員卻只建議學校性平會予以記過一次之懲處、免除所長之行政職務(五年內不得兼任主管)及接受八小時性平課程,仍可繼續在研究所內從事教學。原學校將於6月20日召開教評會,被害人卻耳聞甲教授表示:「他根本不怕教評會」,因此決定要出面揭露甲教授之惡行。

學校竟然違反保密義務,意圖阻礙受害人揭露

然而,就在本會於決定於今日(19)偕同受害人及林昶佐立法委員召開記者會,國○醫學院立即將教評會提前到同日早上八點,並且頻繁透過所長助理、教師等與本案無關者,致電給受害學生及其家長,意圖說服他們不要開記者會聲張。今日,受害人在記者會上沉痛反駁,他站出來陳述並不會損害校譽,真正損害校譽的應該是加害人。

被害人痛陳受害經驗,拜託委員保護爸爸

受害人表示,她多次被甲教授假借「不經意」的舉動性騷擾,甚至曾被掀開上衣、撫摸腰部,她驚嚇之餘立刻拒絕,老師卻還嘻笑帶過。更有被假借打招呼正面熊抱,力道之大令他難以掙脫;甚至在研究室討論報告時坐在她旁邊時,解開皮帶,要求她靠近一點。受害人痛苦不堪,卻礙於甲教授是指導教授,不敢舉發,在學期間只好吞忍,經常以淚洗面,睡覺時也常惡夢纏身。

畢業以後,她發現甲教授還會在研究所群組內散播黃色笑話,顯然沒有任何改變。為了保護未來的學妹,決定要與同學一起向學校檢舉。

然而檢舉以後,甲教授不但試圖找出是那些同學協助作證,更在一封給受害人的道歉信中,指責受害人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被騷擾,毫無悔意。

受害人最後表示,他最擔心的是有軍職身分的父親被秋後算帳,因為昨天記者會前他的父親收到很多各方的關切電話。他質疑為何性平會洩漏了他的事件給無關的人,也拜託林昶佐委員一定要幫忙,確保爸爸不會被報復。

委員痛批學校輕輕帶過,將要求全面清查

林昶佐委員開頭就質疑,性平會雖然建議免除甲教授的主管職務,但事實上甲教授的所長職務早就要期滿、要下任了,因此事實上的懲處是非常輕微的。

委員也質疑學校為什麼要騷擾當事人?他一直以來很在乎國防單位的人權事件,雖然最近案件數字有下降,但是處理的方式是什麼?是輕輕帶過、二度傷害嗎?委員表示,甲教授就是累犯,性平會中站出來作證的同學都證實了,也表示有其他學姊受害。學校應該要進一步的訪查了解甚至提供輔導協助,而不是去騷擾受害者的家人!

委員更痛批這個老師在道歉信函中,推託他把學生當家人看待所以才會有這些性騷擾行為。委員嚴厲譴責,即便是家人也不能任意到動手動腳!這種道歉信怎麼有臉給被害人?

他呼籲校平會要出最嚴厲的懲罰處,並且盡速全面清查還有哪些受害人,才能真正保護學生的安全,避免這樣的事件再發生。並且會監督學校及國防部不得再繼續騷擾,甚至報復被害者及其家人!

醫學院:「本學院將秉持勿枉勿縱原則,召開教評會,研議適懲,以敬效尤」。

國○醫學院已在本會記者會後發出回應,然而內文什麼都沒有說明。不但沒有承諾是否會解聘甲教授、是否會全面調查受害者,也未說明為何受害者會收到關切電話,完全沒有回應本次記者會之訴求。

本會再次呼籲醫學院,不要再迴避、粉飾問題,正視在此次性騷擾事件中的處理問題,解聘甲教授、盡速啟動全面調查,協助被害人。不要再讓更多的學子受害了!

(附件新增國防醫學院新聞稿)

終結體制對兒童造成的暴力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老師是代表體制執行公權力。
其暴力行為,並非只是個人失控、個人行為,他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