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7 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教保員體罰竟然無法可管!?
教育部應立即修法 「解凍」幼兒保護機制

又傳幼兒園體罰,新北市政府卻說程序被「凍結」?!

今年2月中,新北市中和區某私立幼兒園一名蔡姓教保員(下稱蔡師)因為班上A幼童「沒有自己乖乖吃飯」、「沒有好好畫畫」,便體罰A童致其左前臂共計四處瘀青,小小手臂幾乎被瘀青佈滿。A童家長發現後,趕緊就醫、驗傷、通報113,並以Line訊息詢問蔡師,蔡師坦承施暴;而家長再以line訊息告知園長關於蔡師體罰一事,並詢問調閱監視影像後,卻發現蔡師竟將承認施暴的訊息收回,而稍晚園長即告知無監視器(然而,家長當初就是在參觀園所時看見園所有監視器,才會願意讓孩子就讀)。

這已不是第一次A童家長目睹蔡師對孩子施暴。去年底,A童家長曾看見蔡師因為孩子書包沒背好,就大力扯孩子的書包背帶,讓孩子差點跌倒;蔡師要把孩子的書包拿下來,竟是直接用手掌用力壓孩子的後腦勺。家長曾以委婉的方式提醒蔡師孩子可能會被他的某些行為嚇到,並同時決定要把孩子轉到公幼,沒想到在等待公幼名額的期間,孩子已被老師體罰成傷。

本案發生後,家長對園長提出質疑,園長卻只是說他有去勸導老師,但老師會說他們有自己管教孩子的方法,園長也難以干涉——身為園長,沒有任何的監督與輔導,只是放任老師繼續「照自己的方式」對待孩子,默許每一次孩子受到的傷害。

本會協助A童家長向新北市議員戴瑋姍陳情,經議員協助向新北市教育局查詢,教育局回覆本案確實有體罰,所以移請社會局處理……

新北市教育局說:無「法」處理……

本會曾電詢教育局,承辦人員說:因為幼兒教育及照顧法(下稱幼教法)第25條僅只規範「負責人」和「其他服務人員」不得對幼兒為體罰與不當管教,沒有規範「教保服務人員」,所以他們無法直接把老師解聘。目前能夠處理教保服務人員的法規只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必須由社會局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下稱兒少權法)開罰之後,教育局才可以依照《幼兒園不適任教保服務人員之通報與資訊蒐集及查詢辦法》,要求老師不得繼續在幼兒園服務。

我國的幼教制度竟然容忍一個把三歲幼兒手臂打到瘀青的教保員,在沒有任何輔導、究責的措施下,可以繼續轉任不同園所,繼續接觸小孩。

新北市社會局說:「一事不二罰」,所以「凍結」本案

A童家長因擔心監視錄影事證消失,趕緊在事發隔天向警方報案。然而,社會局得知家長提告後,竟以「一事不二罰」為由將本案「凍結」起來,待訴訟結果出爐,才會依訴訟結果進行處置。

事發至今二個月,蔡師已轉任新北市另一私立幼兒園

事發後數天,蔡師傳line訊息予A童家長表示「以離職處分自己」並離開園所,但A童家長卻發現蔡師目前正在園長親友經營的另一間幼兒園任教。

受害家長曾問社會局承辦人員:「老師在這個期間(查處尚未有結果前)可以教書?」、「你不保護其他的學童?」,社會局承辦人員的回覆竟然是:「您這邊是還有發現他有其他不當對待的事實嗎?」

要幾張驗傷單才能開啟中央與地方政府對於幼兒身心安全的重視?!

幼兒園體罰事件一再發生……教育部何時能正視幼兒安全?!

去年一月,新竹立人幼兒園發生同一教保員踩幼兒腳、又連續打幼兒巴掌及手心的事件,本會與新竹市議員召開記者會指責市政府對於本案之調查懲處一再推延,新竹市政府教育處發新聞稿表示:「教保服務人員條例目前針對教保員不當管教未有明確規定」,且表示針對法規適用疑義已函請教育部釋示,確認幼教相關法規是否適用罰則。教育部於108年2月21日回函新竹市政府表示幼教法僅針對負責人及其他人員予以規範,意即幼教法第25條不得對幼兒體罰與不當管教之規範未一體適用於教保服務人員。

不僅新竹市立人幼兒園之體罰案件,本會去年(2019)底亦接獲家長申訴高雄市某私立幼兒園老師會將小孩脖子抓至破皮紅腫、以棍棒體罰、捏小孩耳朵之事件,最後高雄市教育局的處置是請園方限期改善,辦理給老師的研習、園所宣導等。當本會同仁問到「這樣真的能確認老師有改善嗎?」、「只有針對園方要求,那老師呢?」教育局承辦人卻說,現行幼兒教育及照顧法無法針對老師個人做處置,只能交由社會局;但社會局最後卻因為沒有驗傷單、沒有受傷照片,只有幾位孩子表示自己曾被老師打過,而認定雖有打人事實,但情節輕微,老師沒有違法,可以繼續當老師。

連給孩子最基本的「安全」保障都做不到的幼兒園,存在意義何在?但,不僅地方政府繼續容忍這些體罰的幼兒園,沒有停招、減招,教育部迄今對於法規漏洞也沒有任何修正。

法規是保障幼兒安全的底線,漏洞卻長久被視而不見

幼教法於2018年修法後,將對教保服務人員的規範全部移至《教保服務人員條例》,幼教法僅規範「負責人」、「其他服務人員」、「教保服務機構」,也就是幼教法中對於體罰、不當管教的規範,並不適用於與幼兒最親近的「教保服務人員」;而規範教保服務人員的《教保服務人員條例》,卻完全沒有關於體罰、不當管教的約束條文,僅規範教保服務人員有「性侵害、性騷擾、性剝削」、「虐待兒童行為,經判刑確定或通緝有案尚未結案」、「行為違反相關法令,損害兒童權益情節重大,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等行為,不得在幼兒園服務,然而上述情事的主責機關卻都不是幼兒園的主管機關,也就是作為主管機關的教育局,在現存法規之下,竟然完全沒有主動啟動程序、積極保護幼兒、預防幼兒被不當對待的依據。

不僅幼教法及教育主管機關之問題,身為兒少權法之地方主管機關社會局(處)面對幼兒被暴力致傷事件,於家長提告卻以「一事不二罰」來凍結兒虐或不當對待之認定,或以沒有驗傷單等理由未對教保員開罰,如此消極之態度如何保護幼兒之安全?!

訴訟時間少則一年半載,多則數年,這漫長時間孩子的安危誰來確保?對孩子施暴成傷的老師能安然繼續從事密切接觸孩子的工作嗎?當受害家長對社會局提出前述質疑,社會局承辦人竟是一句:「您這邊是還有發現他有其他不當對待的事實嗎?」我們不禁想問,究竟需要多少孩子的身心疼痛、多少家長的自責、不捨,才能換得主管機關一次積極、審慎的處置?

體制不該繼續縱容–—「零容忍」不是口號,請政府拿出實際作為保護孩子!

我們國家的法規真的認為一個擔任幼兒主要照顧者的教保服務人員,對幼兒施加暴力是沒有違法的事情嗎?孩子會受傷才不是意外,是整個體制默許、縱容、不以為意的結果!
教育部及地方政府,不應該要把「兒虐零容忍」當口號,不要只等案件見報才急急忙忙秀魄力。魄力不是拿來交代輿論的,是在第一時間做到保護孩子、落實法治,不愧對自己的職責。

本會要求:

  1. 新北市教育局、社會局應立即啟動本案之處理,依法查處蔡師之不適任,並使其進入不適任教保服務人員資料庫。

    行政罰法第26條第1項明訂「一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者,依刑事法律處罰之。但其行為應處以其他種類行政罰或得沒入之物而未經法院宣告沒收者,亦得裁處之。」,罰鍰以外之沒入或其他種類行政罰,因兼具維護公共秩序之作用,為達行政目的,行政機關仍得併予裁處(94年2月5日行政罰法第26條立法理由第1點參照)。

    查蔡師體罰幼兒致傷應已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49條之兒虐或不當行為,即使本案已進入訴訟程序,新北市社會局仍得逕行調查並處以「公布姓名」之處分,新北市教育局應即啟動程序,禁止蔡師轉任其他園所,並納入不適任教保服務人員資料庫。

  2. 新北市教育局應審酌該私立幼兒園處理體罰之不當與消極,並調查園所是否有容忍體罰、不當管教,依法裁處並限期改善。
  3. 教育部應立即修正幼教法及教保服務人員條例,並即送立法院審議:

     

    (1)幼兒教育及照顧法第二十五條「不得對幼兒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四十九條規定、體罰、不當管教或性騷擾」之規範主體應納入「教保服務人員」,並應明確規範違反者應予解聘及納入不適任教保人員資料庫。

    幼教法之立意為「保障幼兒接受適當教育及照顧之權利,確立幼兒教育及照顧方針,健全幼兒教育及照顧體系,以促進其身心健全發展……」,然於 2018 年幼教法修正時,刪除條文中之教保服務人員之規範,讓幼教法中禁止傷害兒童之重要規範僅適用於教保服務機構之「負責人」、「其他服務人員」,以及「教保服務機構」,但卻無法適用於與幼兒密切接觸之教師、教保員、助理教保員。

    而「教保服務人員條例」迄今仍停留在2017 年的版本,未同步更新,致於二規之規範無法對照,且造成教保服務人員未受幼教法第二十五條之規範,且違反體罰、不當管教之教保服務人員無法依此法規被解聘並登載於不適任教保人員資料庫,顯與幼教法之立法目的相違背。

    (2)教保服務人員條例第十二條,關於教保服務人員之解聘應納入體罰、霸凌、不當管教等之明確規範,使教育局承擔認定及監督之責任。

    觀諸教師法明訂有「體罰」「霸凌」之解聘規範,然教保服務人員體罰、霸凌、不當管教幼兒卻未明確規範應予以解聘,顯然不足以保障幼兒之身心健康。

    且依教保服務人員條例及幼教法,性侵害、性騷擾需待「判決確定」或「主管機關查證屬實」、或行為違反相關法令「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等,要解聘不適任教保人員均仰賴其他機關之調查認定,以致於教育局說要等社會局調查結果,社會局說要等司法判決,而各機關之認定標準並不一致,常常要等家長訴諸媒體,主管機關才會有積極處理。

    不適任之教保人員之認定與判斷應為教育主管機關之專業,教育主管機關豈可把保護責任均推往其他單位認定?!故教育部應更明確修訂教保服務人員條例關於應解聘不適任教保人員之規範,並使對幼兒體罰、霸凌及不當管教之教保服務人員於解聘後納入不適任教保服務人員資料庫。

    (3)教育部應研擬教保服務人員之「聘僱契約」,將體罰、羞辱、不當管教等納入解聘事由;並規範園所負責人依上開聘約約定解聘教保服務人員時,應通報不適任教保服務人員資料庫。

  4. 衛福部對於幼兒被暴力傷害衍伸之兒少權法與刑法適用上一事不二罰疑義,應發函各縣市政府,以確保幼兒受到即時且完全之保護。

終結體制對兒童造成的暴力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老師是代表體制執行公權力。
其暴力行為,並非只是個人失控、個人行為,他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