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基金會

人本論壇

人本教育不奇怪

文/史英

說來奇怪,台灣一直會遇到奇怪的問題;最近比較奇怪的是,無論什麼奇譚怪論都有人相信。而且,主事者也相信有很多人相信,所以就會手忙腳亂得非常奇怪。

那一天,大大小小的幾個小孩在沙坑玩。不知道為什麼,幾個大的合起來指責那個小的,說他闖了紅燈,應該要開罰單;小的有一點不進入狀況,大概還搞不清罰單是什麼,繼續在沙坑中推他的吉普車。那幾個自封的交警很不高興,聲音就大了起來,這卻得罪了小弟的哥哥;爭辯到後來,哥哥急得哭了出來,一面哭喊「這裡根本沒有紅綠燈啊」,一面環顧四周,想要尋求無論誰的支持。

老師過來了,說:假定這兒真有紅燈,誰能証明他真的闖了呢?哥哥本來還不願意,堅持那是不存在的東西。於是,老師慢慢教他做「假設性」思考,對談了許久,終於讓他明白:即使真有違規,也無法証明証明那幾個人有權開單;即使他們有權開單,也無須聽那些碎碎唸;即使聽他們唸了,聽過就算,也不必把那些話當真……

在這樣一連串的「假設」之中,哥哥也就慢慢想通而不那麼生氣了。然而,老師還不放過;又教他做「後設性」思考:也就是跳出當下的情境,從「後台」去檢視這事情最原始的起因。等他終於明白,凡人都有掌控別人的欲望;最無須付出待價的方法,就是讓某個別人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又隔一陣子,這位哥哥才真的得到解脫而高興起來。

這樣,我們便為台灣的未來培養了一位深具「批判思考」潛力的公民。「假設性」思考,與「後設性」思考,並不是什麼高深的哲學;和語言一樣,其實是人與生具來的本能,只要受到適當的啟發,都能發展為守護「弟弟」(廣義的)、守護自己、以及守護台灣的利器。

說來奇怪,人們會相信沒根據的事情,往往是因為他很少真的相信什麼,尤其沒有機會相信:在假設和後設的條件下思考,真象其實就在眼前。在沙坑裡走一遭,我們就知道人本教育將會解決這些問題,並沒有什麼奇怪。